口水鸡排加盟,喜姐炸串加盟

不久前,“网红”连锁炸串品牌夸父炸串和喜姐炸串分别获得大额融资,资本不断入局小吃赛道,又一新生市场正在崛起。接地气的小吃品类以标准化经营新姿态出现,为人们带来了食品安全标准提升和消费升级的新体验。

“网红”炸串店频获融资

把“路边摊”做成连锁品牌,夸父炸串受到资本青睐,不久前宣布完成数千万元A2轮融资,由金鼎资本独家投资,蔚澜资本担任独家财务顾问。这也是其半年内连续完成的第3轮融资,累计融资金额超1.5亿元。据悉,本轮融资将用于全链路数字化建设、供应链升级、品牌影响力建设和团队扩充。

另一家炸串连锁品牌喜姐炸串也在不久前获得单笔亿元的A轮融资,资金将用于供应链升级、团队扩充和数字化建设。目前,喜姐炸串已在全国累计签约超过1400家门店,每月大约新开100家门店,遍布江苏、浙江、安徽、江西和广东等省份。

全链条配送复制化经营

根据不同的消费场景,夸父炸串在一至五线城市的商圈、街边等多种场景开出自选店、社区型门店、走食小店等不同类型的店面。店铺装修和包装文案中,着重体现“国潮风”,受到消费者欢迎,并且在去年餐饮业深受疫情打击时实现逆势扩张。

喜姐炸串则通过中央厨房和全产业链配送实现门店复制化经营,在全国拥有40多家合作工厂,后端供应链能支撑至少2000家门店。创始人王宽宽透露,目前单店月均营业额近15万元,按总门店数1400家计算的话,月营业额2.1亿元,年营业额超25亿元。

创业品牌成为爆款、资本市场频频抛出橄榄枝,让炸串赛道迅速走红。前不久,茶饮品牌蜜雪冰城也在河南开出首家体验店,跨界做起了炸串生意。天眼查数据显示,仅去年我国炸串企业注册量就达到近8000家,同比上一年度大增。

小吃赛道竞争加码

“在这开个炸串店,你别看现在没啥顾客,还是能躺着赚钱”。

口水鸡排加盟,喜姐炸串加盟

这家新开在北京昌平的夸父炸串店,还没有什么客流,店员还是自信生意可期。这位店员并不懂新消费,也不了解他们加盟的母公司融了多少钱。但他相信,这个价格和这个客流,未来能赚钱。

不仅行业相信,现在资本也热捧炸串等小吃行业。能让年轻人“口嗨”的小吃,似乎正在掀起新的风口热度。

“我们这轮拿到了100多家投资机构的咨询意向,其中不乏红杉等大机构”,喜姐炸串创始人王宽宽告诉Tech星球,炸串赛道现在火的不行。

夸父炸串也同样如此,拿到这轮融资后,是夸父今年以来的第三轮融资,此前拒绝过他的投资人,又回来主动想投资了。

被资本热捧的炸串小吃,发展速度也与融资速度匹配。喜姐炸串目前2年开出了1400家店,夸父炸串截至10月份开出了1800家店,大家都对未来实现“百城万店”很有信心。

二次创业涌入小串赛道

炸串赛道有多火,喜姐炸串和夸父炸串两位创始人放弃原来的事业,从重新创业做小串的故事中也可见一斑。

熟悉喜姐炸串创始人王宽宽的朋友都知道,此前他创办的“王贵仁麻辣烫”,2年开出了1500多家店。但对于王宽宽来说,这份生意却做得有点乏味。

王宽宽告诉Tech星球,麻辣烫生意不是不赚钱,只是缺乏想象力。“你知道,不管杨国福还是张亮,现在就5000多家店,开出几百家再死掉几百家,这个生意有明显的天花板。”

基于“开更多的店”的思路,2019年王宽决定将麻辣烫生意交给合伙人做,他自己全身出来创业做喜姐麻辣烫,“这次要做出一番事业来。”

重新创业后,袁泽陆用10个月时间考察了炸鸡、火锅等20多个品类,最终判断小串是最具“万店基因”的品类。

“我们开始不想接受投资,因为自有资金足够,所以想开出上千家店再说。”王宽宽告诉Tech星球,当时源码资本的投资人常凯斯却没有放弃,邀请他以外码的身份参加“码会”。这一趟去了,王宽宽对上市等资本的事情有了更多了解,也慢慢打磨出了现在的打法。

同期的夸父炸串,袁泽陆告诉Tech星球,他总结出了10字真言打法:“小门店、大连锁、全供应链”。也即都采用20-30平米的小店,几乎没有堂食;所有食材采用中央厨房集中供应,各地设置前置分仓的供应链模式;全部开放加盟,以实现快速占有率。

正如B资本董事长王岑所言:“现在餐饮正在往小的方向走,小店,小菜单,现在考验的是菜品上新率”。很难想象后续的小吃会走“直营、大门店、分散供应链”的模式,这样很难短时间内做大规模。

相似的模式,唯一的出路?

口水鸡排加盟,喜姐炸串加盟

这是现在几家知名的炸串品牌普遍的门店形式,大多在商超的临道小店面,没有堂食,现场外带和线上外卖是主要消费形式。“工作日大概一天卖40-50单,外卖差不多10多单。”这家炸串店的店员张锋告诉Tech星球,由于是新开业一个多星期,单量还没有做上来。

在完成李强这单期间,没有第二个消费者,只有一单线上订单。但张锋并不担心营业情况,“好的时候一天能做到3000元营业额。”这个商场周六日客流量很好,所以不担心盈利问题。

据喜姐创始人王宽宽介绍,他家的加盟费为4、5、6万元三个档次,还有每年一万的管理费。算上商场不菲的租金以及人力成本,每家小小的炸串店运营成本并不低。但无论喜姐,还是夸父炸串的店面扩张速度都异常迅速,一年开出上千家店,演绎了一番当年瑞幸咖啡的开店速度。

之所以能够此规模快速开店,是因为这些炸串加盟店都采用了统一货品配送,加盟店只要考虑选址和日常运营的问题,企业也能够长期通过供应食材做品控,并且以“类似软件订阅”模式长期收费。

目前,喜姐在全国拥有八大仓储配送中心及自有工厂,覆盖29个省级行政区域和304座城市,夸父炸串也已完成1-5线城市,街边和商场、外卖等诸多场景布局。

为何不做店食,而是普遍采用小门店的模式?让年轻人消费完即走?

据了解,夸父也曾做过“大炸院’的模型,类似烧烤店的模式太重,成本要上百万,开店速度会很慢,后来就没发展这种模式。王宽也强调喜姐的开店成本会控制在30万以内,走精品小店模式。

不想做大店,没有其他原因,就是这种模式不利于开店拓城,不是资本最爱的“万店模型”。

网红餐饮品牌如何常红?

在创业过程中,王宽宽也考虑过一个问题,便是网红店为何容易消亡,王宽认为很多品牌“盛名之下其实难副”是根源。所以王宽总结的解决办法是,炸串领域要从健康和国潮两个领域做文章,改变炸串等小吃“有类无品”的局面。

之所以更加注重健康,也是为减少炸串在年轻人中不健康的印象。从大众点评搜喜姐和夸父炸串这两家品牌的口味评分来看,基本都是在4.3分的合格分数线附近。当然,这比一些街边小吃油炸的炸串评分高。

另外,在如何建立炸串店品牌这一点上,二者都选择了做IP化。

口水鸡排加盟,喜姐炸串加盟

“设计出来我不太满意,就当8万块设计费打水漂了。”王宽宽提到,没想到他的合伙人很喜欢,后来将就用了下来,没想到消费者还挺喜欢,有女孩子会主动拿着袋子合影。而夸父炸串最早想叫“乐山炸串”,后来觉得我国古代的神话故事夸父,更有文化内涵,袁泽陆当时花了六七十万买下了夸父商标。

国潮小吃最终要承担起这届年轻人的消费自信,让年轻人左手拿着装炸串的国潮袋,右手拿着新茶饮。要是实现这一目标,虽然已经卖出上亿串的喜姐和夸父,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小吃能吃出千亿赛道吗?

在实现最终目前之前,喜姐和夸父最大的难题是,炸串这一赛道被资本催热后,会转瞬跌落风口吗?

毕竟,新消费赛道没有常青树,从咖啡、餐饮、小面到低度酒的四大风口,新消费热门赛道一个接着一个,炸串等小吃品类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可以说,小吃赛道最容易实现“百城万店”的目标,但如今资本显然不想等待15年,复制瑞幸咖啡速度才是大家想要的结果,而炸串等小吃相比新消费四大风口,也确实有它的优势。

接着是奶茶赛道,喜茶、奈雪、蜜雪冰城不断上市或者开出万店,资本眼中的新茶饮赛道甜蜜蜜;这一赛道比较强调资本重金投入,炸串仅需2亿投资杠杆,就可以开出上千家店。

然后是和府捞面、遇见小面、五爷拌面等品牌的小面赛道被资本热捧,行业集体寻找下一个麦当劳肯德基;炸串和小面的逻辑非常像,但炸串可以像咖啡那样,外带/外卖占很高的比例,王宽宽就提到,未来会做小程序,拥有喜茶那种预定的模式。

当然,炸串小吃模式虽然在资本眼中确实非常好,但也普遍存在炸串店生命周期短,复购频次不够高的问题。更重要的是,炸串小吃如何保证加盟商赚钱,毕竟网上还是有部分加盟商亏本的吐槽。

而袁泽陆给到Tech星球的平均数据,为回本周期控制在10个月以内,合格优秀的加盟商单月利润在万元之间。这些数据对于行业人士来说,还需要结合自己实际情况看这门生意。

本文来自小泽说投稿,不代表一阔营销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kuo.com/59837.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联系我们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