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放弃抵抗我们成了夫妻,来吧我已经放弃抵抗了

如果她大意了,把没来上学的孩子当作一次普通的迟到;如果她犹豫了,没有第一时间骑着电动车冲到学生家里:如果她胆小了,只等待救援而不是自己翻过两米多高墙……很难想象10岁的小凡和他母亲的命运会如何?幸运的是,她是老师李春苗,“如果”没有发生。

母亲放弃抵抗我们成了夫妻,来吧我已经放弃抵抗了

“救人要紧,顾不上怕”

11月26日早上7点半,李春苗准时走进教室,学生也陆续到校,唯独小凡,左等右等都不来。

李春苗赶紧拨打了家长电话,一直无人接听。“小凡他比较乖巧,一般不迟到,别是有意外!”她越想越揪心,一边联系小凡同村同学的爷爷贺大叔,请他去小凡家看看;一边协调同事帮忙代班。

贺大叔电话回过来,说小凡家大门紧闭、没人应声;李春苗立马骑上电动车往村里赶。到了小凡家,敲门没反应;望着两米高的墙头,李春苗做了个决定:“叔,找个梯子来吧,我得进去看看。”

“现在想,确实怕,但当时现场全是七八十岁的老人,我又是老师,找不到学生,就顾不上怕!”她翻过墙头,跳进院子。透过窗帘缝隙,李春苗看到小凡妈妈趴在地上,奄奄一息。一番大声呼叫后,她挣扎着起身开门;屋内煤气弥漫,小凡已神志不清。

母亲放弃抵抗我们成了夫妻,来吧我已经放弃抵抗了

“不能让孩子们吃亏”

“做一个老师应该做的事”,这是一个老师的朴素信仰。

李春苗出生在一个农村家庭,从小,只上过一年学的父亲就对他们兄妹三人说:“不管家多穷,你们都得上学!”或许是父亲的耳濡目染,2002年毕业时,她放弃了大城市的工作机会,开启了十年代课生涯。2011年,她通过招教考试转正,被分配到朱阳二小教书。

事业的顺风顺水、两个孩子的相继出生,外人看来,李春苗可以安稳下来了;可她却选择去离朱阳街30公里的深山区犁牛河小学支教。彼时,她的大女儿刚上小学,小女儿尚在襁褓。

把自己的孩子留在家里,她和山里的留守儿童同吃同住,当起了他们的“妈妈老师”。晚上,打来热水给孩子们洗脚、剪指甲;冬天提前买好手套以防他们冻手。她说:“我的手脚就是小时候冻着了,不能让小孩儿也吃这亏。”

“不能让孩子们吃亏,尤其是留守儿童”,这样的信念,或许因为她也为人母,而且孩子也是留守儿童。李春苗的丈夫常年在外打工,全家一年才能团聚一次。“我太能理解留守孩子的可怜。”她说。

陪了别人的孩子,欠了自己的孩子,这是一个老师的职业选择。

“我的学生,一个也不能掉队”

“我的语文老师,个子不是很高,略带着点白头发,眼睛大大的,戴着黑框眼镜,她对我特别好。”这是学生小松笔下的李老师。小松今年秋天刚转到李春苗班,一开始学习跟不上:“我没课本,她把自己的课本借给我用,每天下课都来问我听懂没,还给我带小零食,到宿舍陪我说话”。“他们都是我的学生,一个也不能掉队。”温柔的李春苗坚定地说。

其实,总自掏腰包给孩子们奖励的李春苗,经济上并不宽裕。她在城区没有房子,家在偏远的函谷关镇西寨村;每天往返,就是靠一辆旧电动车,从家到学校,需要三四十分钟。她素面朝天,背着双肩包,登着运动鞋,手套戴了几年不舍得换,最体面的衣服也就是几百块钱一件的羽绒服。

我再进厨房,钟已敲过十二点了。太阳当头照,我的孩子嚷饿,我去看饭熟了没。母亲竟还在切芋头,旁边的篮子里,晾着洗好的青菜。锅灶却是冷的。母亲昔日的利落,已消失殆尽。看到我,她恍然惊醒过来,异常歉意地说:“乖乖,饿了吧?饭就快好了。”这一说,差点把我的泪说出来。我说:“妈,还是我来吧。”我麻利地清洗锅盆,炒菜烧汤煮饭,母亲在一边看着,没再阻拦。

回城的时候,我第一次没大包小包地往回带东西,连一片菜叶子也没带。母亲内疚得无以复加,她的脸,贴着我的车窗,反反复复地说:“乖乖,让你空着手啊,让你空着手啊。”我背过脸去,说:“妈,城里什么都有的。”我怕我的泪,会抑制不住掉下来。以前我总以为,青山青,绿水长,我的母亲,永远是母亲,永远有着饱满的爱,供我们吮吸。而事实上,不是这样的,母亲犹如一棵老了的树,在不知不觉中,它掉叶了,它光秃秃了,连轻如羽毛的阳光,它也扛不住了。

我的母亲,终于爱到无力。

母亲放弃抵抗我们成了夫妻,来吧我已经放弃抵抗了

去年快过年的时候我带孩子回农村娘家小住,东北的三九天特别寒冷,农村取暖都是自己家烧锅炉,但总也比不上市里的集体供热,为了不让外孙子冻着,爸妈把有电视的主卧让给我和孩子,每天早早起来烧锅炉,晚上烧到很晚才停,这无形中给爸妈增加了许多活儿,我们平时睡得晚起得早,也让爸妈休息不好,他们已经习惯了每天早睡早起,即使冬天没有什么活了,这是一辈子养成的习惯,但这一切我是忽略的,更多注意力放在孩子身上,每天作业呀,吃好喝好呀,人在娘家,交心的时候却很少很少。有一天我笑着说今年我们在这过年吧,正好陪陪你们,好多年你们都是自己过年的。妈妈犹豫了一会儿说我和你爸商量一下吧。我很意外,妈妈应该开心才对,为什么是想留又不敢留的犹豫呢?第二天妈妈说你爸同意了,今年就在这吧,我能感觉出很勉强,我说是不是人多太闹了,妈妈说年纪大了,有些都成习惯了,变了就很累,也不会做饭了。妈妈说话的声音很轻很轻,稍不留神都听不见,突然之间我眼泪都出来了,如鲠在喉,妈妈的不自信和歉疚让我很心疼,这些年我都错过了什么,忽略了什么?爸妈年纪大了,张罗不动了,希望儿孙绕膝,又过惯了清净的生活。

妈妈66岁时的年我们姐妹约好回家一起过年,那个年是最热闹的,我们一起包饺子,一起准备饭菜,一起拍照,笑得特别开心,妈妈说想起我们小时候一起过年时的样子,只有女儿的家庭会感同身受吧,全家一起过年的记忆随着孩子长大出嫁就没有了,我们得有多傻,都当妈这么多年才明白。今年春节档《你好,李焕英》打动许多人的心,也有这个原因吧。贾玲的遗憾是自己有能力了妈妈已不在。我是幸福的,爸妈身体健康,我会常叨扰,多体谅,有时我会想我到了爸妈的年纪我生活的样子,将心比心,爱在当下,有时间没时间也要挤时间多陪伴,陪伴他们慢慢变老,就像当年他们呵护我们一样。

母亲放弃抵抗我们成了夫妻,来吧我已经放弃抵抗了

母亲放弃抵抗我们成了夫妻,来吧我已经放弃抵抗了

母亲放弃抵抗我们成了夫妻,来吧我已经放弃抵抗了

本文来自小泽说投稿,不代表一阔营销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kuo.com/59729.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联系我们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