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巧机动队怎么念,攻壳机动队无罪

最近,网飞爸爸的日本动画发布会举行,有多部日本动画将会在网飞平台上播出,甚至还是独占播出。

攻巧机动队怎么念,攻壳机动队无罪

攻巧机动队怎么念,攻壳机动队无罪

作为喜欢看日本科幻动画经典系列《攻壳机动队》的观众来说,拾部君更为期待的就是《攻壳机动队》的新作动画《攻壳机动队SAC_2045》,早在之前宣布动画化制作决定的时候,拾部君就很期待了,即使知道新作动画将会是一部3DCG的作品。

《攻壳机动队》动画系列一共有三个分支,这对于喜欢看《攻壳机动队》动画系列的观众来说是一个很简单的常识。

攻巧机动队怎么念,攻壳机动队无罪

攻巧机动队怎么念,攻壳机动队无罪

第一个分支是由日本著名动画导演押井守执导的两部《攻壳机动队》的剧场版动画构成的

,这两部剧场版动画在日本以及海外的声誉都十分高,一部是《攻壳机动队95》,另外一部就是真正的烧钱大作《攻壳机动队无罪》。

《攻壳机动队无罪》当中所展现的数码技术动画制作效果,仍然是现在日本大部分3DCG动画没有办法比拟的,这部剧场版动画除了拥有当时先进的数码制作技术以外,还体现了日本二维手绘动画的超强优势。

攻巧机动队怎么念,攻壳机动队无罪

攻巧机动队怎么念,攻壳机动队无罪

攻巧机动队怎么念,攻壳机动队无罪

第二个分支是由日本另外一名著名动画导演神山健治所执导的

攻巧机动队怎么念,攻壳机动队无罪

第三个分支则是黄濑和哉执导的《攻壳机动队Arise》系列

而这一部《攻壳机动队SAC_2045》新作动画,则是神山健治版《攻壳机动队》的延续,这部动画是由神山健治与在日本动画业界很擅长制作3DCG动画的荒牧伸志共同执导。

攻巧机动队怎么念,攻壳机动队无罪

不过,对于拾部君以及不少的《攻壳机动队》忠实观众来说,

这部动画所公开的预告片,表现还是挺让人失望了,尤其是动画的制作质量

预告片所展示的内容,就是在一片比较荒芜的地方,我们的女主角草薙素子开着一辆载有塔奇克马的汽车在荒芜的马路上行驶着,然后,少佐从车上走了出来(

赛博朋克秒变废土朋克?

攻巧机动队怎么念,攻壳机动队无罪

攻巧机动队怎么念,攻壳机动队无罪

攻巧机动队怎么念,攻壳机动队无罪

攻巧机动队怎么念,攻壳机动队无罪

有网友看到了这样的预告片,直接表示:

这样的画面风格难道不像那些3D制作的黄油吗?

攻巧机动队怎么念,攻壳机动队无罪

攻巧机动队怎么念,攻壳机动队无罪

在龙之子和WITSTUDIO之后,终于等到它。“只要是看动画,就不会没看过它家作品的动画制作公司“里,必须有I.G的名字。本次

渣翻

的对象是一手创立起I.G的社长石川光久,不再多做赘述,直接感受I.G的前世今生吧。

攻巧机动队怎么念,攻壳机动队无罪

向“这么低的预算怎么可能”不断挑战

ProductionI.G社长石川久光的原点和理念

ProductionI.G(以下简称I.G),是一家以《攻壳机动队》系列、《心理测量者》系列等等前卫动画,吸引到海内外大量粉丝的动画制作公司。《攻壳机动队》第一部和第二部的押井守监督、《东之伊甸》《机动奥特曼》的神山健治监督,很多可以代表时代的创作者和I.G做出了可以代表时代的作品。此外,I.G也是制作《进击的巨人》的WITSTUDIO,和制作《生日乐园》的Signal-MD等动画公司的源头。

I.G对动画业界的影响力不可估量。

本次采访请到的是I.G极有才干的石川光久社长,I.G杰作频出正是因为由他带领,让我们听他道来这家动画公司的前世今生和未来愿景。

[取材·构成=いしじまえいわ]

攻巧机动队怎么念,攻壳机动队无罪

“动画,90%取决于动画人”

——石川老师是从老牌动画制作公司龙之子入行的,最初是什么契机决定要做这行的呢?

石川:

我原本是在一个“车人形”木偶剧的剧团学习,剧团要在各地巡演,有一次要去海外巡演的时候,我想休息一下就没去。

在等待剧团从海外演出回来期间,我碰巧从打工杂志上看到龙之子在招人的信息,也不知道会做什么工作的就入了行。

所以,因为不可思议的缘分,让我深陷进动画世界。

回想起来,比起由人演绎的歌舞伎,我还是更喜欢人形净琉璃木偶戏的魅力。即便我也很爱看真人电影,但更沉迷于动画似乎也是必然的。

——在龙之子主要做了哪些工作?

石川:

特别是做制作进行的1年多时间里,睡眠严重不足,但是因为能接触到很多原画和动画,又过的非常快乐。我想这是我的动画生涯里最开心的时期吧。

——这种重视动画人的风气,和能有如今的I.G是有直接关系的啊。

攻巧机动队怎么念,攻壳机动队无罪

支援了I.G独立的动画人和京阿尼

——在龙之子时期还得到其他的什么东西么?比如说受人尊敬的经营者应该具备的经营手腕之类的。

石川:

这方面啊……。当时还是太年轻,觉得“难得有这么多优秀的动画人,经营者却很无能,尽是打高尔夫宴会上吃吃喝喝,老家伙们真的不行啊!”

甚至还曾很不逊的找到九里老师面前去(九里一平,当时龙之子的代表取缔役社长,担当过《无比敌》人设等),“社长您作为创作人我很尊敬,但是作为管理者太无能了吧”“你对我到底有什么怨恨”,说过的这些话我都记得(苦笑)。

——竟然这样说(笑)。该说是热血,还是直率好呢……。

石川:

现在我自己也变成负责经营的人,对于九里老师当时的心境和想法也就能理解了。虽然说当时的我是年轻人血气方刚的主张,但是自己到底说了些什么呢……。

——所以是以此为由离开龙之子的么?

石川:

是的,看着在大公司工作的优秀动画人在不断离开,感觉感受到了组织的极限。

另一方面,《阿基拉》的作画监督中村孝老师邀请我参加《未来警察》的项目,监督真下耕一老师还特别把我的名字也放在了片头,各位创作者们真的非常好。

这也是其中一个原因,当时考虑的是“反正辞职我也能接受,以后就去做以这些能支撑起动画业界的富有活力的年轻创作者们为中心的作品吧”。

此外,对我很关照的京都动画方面也表达了要参加的意向。

——对于动画制作人来说,和这么多优秀的动画创作者一起工作是非常有价值的事情。和京都动画又是怎样联系上的呢?

石川:

八田老师(京都动画社长)这样说,“石川来做社长不就行了么”。他们对于I.G创立的支持以及出资,真的让我感激不尽,直到现在依然很感谢。

——还没负责过哪部作品就得到这样的认同了么?顺便问一下,当时的年龄是多少呢?

石川:

石川:

营业方面的人也说“让石川他们试试吧,会不会做出很有趣的东西呢”,但是最后还是在公司边大哭边谈判,最后是以“I.G龙之子”的形式独立出来完成了这部作品。

那还是第一次在众人面前大哭(苦笑)。资金是必要的,所以还相继跑去跟父母、哥哥借钱。

——明明已经拆分出来,当时的公司名字还带着“龙之子”的理由是什么呢?

石川:

“I.G”是后藤的提案,分别是我和他名字的罗马音第一个字母。放入“龙之子”是我要求的。

有加上去会更容易完成工作之类的理由,不过,还是为了表示对龙之子的感激。人的内心,总是拥有相反的两面。

攻巧机动队怎么念,攻壳机动队无罪

动画人是动画的主角

——独立之后最开始的一段时间主要是在做外包制作吧,这一时期有什么印象深刻的作品么?

石川:

丸山老师教给我们思考问题时不要向企划、设定这些东西妥协。

在《超能力魔美》《超能大耳鼠》等作品中,从SHIN-EI动画的许多年轻动画人那里也得到很多照顾。《超能力魔美》是我个人非常喜欢的作品,特别是贞光绅也(《蜡笔小新》监督等)负责的第46集“下雪的街道”。

这个时期I.G的目标是做“最好的外包制作”。

——这怎么讲?

石川:

能够严格保持品控、遵守日程表并且控制预算,制作方无论是谁都想找I.G帮忙,10年后也是个谁说都会承认的优秀工作室。

——是一个动画职人集团的感觉吧。

石川:

是的,但是在继续制作《机动警察》的OVA和第一部剧场版的时候,我渐渐意识到演职人员表写着“制作协力”的,才是实际制作的公司,但是最凸显的名字都是元请公司。

这个时候就觉得“别搞笑了吧”(笑)。

两种纠结的心思再度出现,纯粹的一面在想“我要做最好的外包制作”,另一面也开始想“靠这么低的预算还怎么吃饭”。

因此,从《地球守护灵》开始我们也成为元请公司了,并在制作《机动警察2》的时候出资成立了别的公司。

——从在《机动警察1》中的外包公司,到《机动警察2》的制作方,甚至出资做投资了。

石川:

无论对人还是对作品,投资时全凭我的本能。通常情况下结果都还不错。

——I.G对人的投资,果然说的是押井守监督吧。

石川:

我当时看《机动警察》第一部剧场版押井守监督的分镜时,身心就被震撼到,居然可以把镜头切的这么有意思,但是心里还是把动画当作是漫画的延伸。

但当我看到第二部剧场版的分镜时,却好像是看到了真人电影,甚至是超过了电影。达到这个程度,无论被怎样阻拦都会坚持投资的吧。

——然后就是《攻壳机动队》的诞生了,有给押井守监督提案么?

石川:

没有,讲谈社方面说过数次要动画化的事情,但是当时是拒绝的。

原作漫画押井守监督也看过,还说过这部漫画很难映画化。但是在BANDAIVISUAL的渡边繁老师(《王立宇宙军:欧尼亚米斯之翼》企划等)不断推动下,还是接手制作了。

押井守监督如果想做什么东西的话,会自己带着企划来,根本不需要我们给什么提案。

但是,一旦押井守监督无论什么“想做点什么”的时候,我们要做好准备实现它,特别是他可能会想用的作画人才,无论怎样我们都能打到招呼,这方面我们是很有自信做到的。

结果就是做出了非常杰出的作品。押井守监督的分镜不用很费力,平衡做的很好,西久保老师的演出实力和黄濑的原画能力也是有的。

这部作品被国内外很多人喜欢,押井守监督也由此成为巨匠,这其中也有他知道该把作品交给什么样的人制作的原因吧。

——名作和名监督都需要有其他动画人的支持,I.G从创业初起就很看重这一点呢。

石川:

也许只是我单纯觉得动画创作者的工作很帅气、很美的缘故吧,所以才跟他们这样接触。

没有优秀的动画人就做不出优秀的作品,动画人才是动画的主角和演员。我觉得他们比电影或者电视剧中的演员都要厉害。

不断变化的公司组织和不变的“I.G”风格

——在《攻壳机动队》和《攻壳机动队2:无罪》两部押井守监督的大作之后,从进入2000年代开始,《攻壳》TV版、《BLOOD+》、《精灵守护者》等TV元请制作的作品开始增加。发生这种变化的转机是什么呢?

石川:

押井守监督的《攻壳》剧场版之后,以《攻壳》TV版为中心,又在游戏、电影等领域广泛产生了一批作品。

《攻壳》TV动画化是直接与原作版权所属的讲谈社签的合同,在组成制作委员会的时候,I.G就掌握了主导权。

——从下请公司变成元请公司了呢。

石川:

结果证明这个判断是正确的,很多资金进入到I.G,才有了TV系列、游戏制作等等活动大幅增加的契机。

说点题外话,我最尊敬的制作人是丸山正雄老师。丸山老师对于前述企划以及设定的完善真的非常厉害,没有一百年我不可能达到他的水平。

如果说丸山老师的后继者,我认为是骨头社的南雅彦,我做不到成为他那样的人。

——在结构变化这一点上,成立控股公司IGPort,合并出版社MagGarden,设立电子内容配信公司リンガ·フランカ,以及与Netflix的全面业务联盟,不断的在扩大业务线。

石川:

IGPort是为了上市成立的。动画公司明明做了那么多帅气的事情,还老被说“动画公司挺穷的”“不好过”。我想改变这个成见。

为了一直致力于新事物,成立各种各样的公司,不是很有趣的事情么?

如今制作的作品,比起我想做的,优先级更高的是年轻动画人和制作人们的意向。

2000年代以后,TV动画和改编《少年JUMP》原作的东西在增多,就是如上所说的结果。

——确实,进军TV动画后,I.G的作品阵容和以前的气氛有点不一样。另一方面,为什么每部作品都能给人一种“I.G风格”的感觉呢?除了经常被说的高品质之外。

石川:

这不就是因为重视动画制作者么。一部好作品必须有一个好监督,但为了体现出监督的能力,又需要其他动画人也一起发光。

创作让动画人闪光的平台,这个愿景从没变过,为此所做的投资可以毫不吝惜。

——从还是“I.G龙之子”时代就没变过呢。

石川:

关于品质,因为我们是以制作剧场版作品为基础的,所以无论是TV动画和动画人,都继承了这一标准。

我觉得能连作4期的东映动画等公司,所具有的是另一种品质。

攻巧机动队怎么念,攻壳机动队无罪

动画制作的效率化是不可避免的问题

——关于工作计划,现在最关心的点在哪里?

石川:

这不仅是对于I.G,我对动画制作方式本身很有危机感,不从根本上效率化已经不行了。

比如说,现在花在制作上的人事费比给监督的费用还要多,何况还有一半时间是在等待。效率太低了。

——是指等待原画完成的时间吧,确实需要想办法更有效的利用时间呢。

石川:

要解决因为低效造成的赤字问题,只靠彻夜拼命或者增加人手都是在做无用功。而是要通过引入AI智能和工作流程来对动画制作系统本身进行再次改造,花在这部分的时间和人力成本,最终是能获得质量和收益的。

在这一点上,我觉得神风动画做的非常棒,不加无谓的班也不降低对品质的要求,对待员工和作品都充满感情,很让我尊敬。

——神风动画还开展了与海外公司的合作,提高业务效率对开展海外活动是必须条件吧。

石川:

我认为是的。韩国或者台湾地区的公司一周内能做完的背景美术或者人物设计,在日本要花2、3个月。

与这样的海外工作室竞争或者合作的时候,如果制作效率还不提高,可能就要没饭吃了。

而且每个人好像都很擅长外语,说不定5年之后就没人给我们工作机会了。

——一直在考虑面对危机的情况吧。

石川:

值得庆幸的是,I.G如今还能接到很多委托,各种收益也在上升。

但是如果继续还在做一样的事情的话,是看不到未来的。所谓“危机的状况”也就是指这样。

反过来说,正因为现在是最棘手的时期,如果此时积极应对一定可以看到逆转的时机。我不太喜欢忍耐这种词,但是现在是时候好好为胜负做准备了。

对于作品也是同样的,最近2、3年发表的作品,制作时都经历了很痛苦的过程,因而也就有了能打动观众的自信。

所以现在是最痛苦的时候,也是最快乐最产生价值的时候。

——非常期待新作品!

攻巧机动队怎么念,攻壳机动队无罪

“我想成为填补缝隙的小木棍”

——最后想听听石川老师个人的未来展望。

石川:

我刚刚有提到危机的情况和制作过程中的痛苦,但是站在个人立场来考虑,应该说是没有人让我随心所欲的做自己想做的东西。

当然,如果抛开业界客观条件所限,全凭随心所欲也是不负责任,但是面对一个作为个体的人来说呢?

年轻的时候,我是个把别人当成过“老家伙”的人,站在这个立场上,我希望现在的我能为年轻人做些什么。

——石川老师之所以是动画人育成事业“动画之卵”的牵头人,支持I.G建存档室保存资料,都是为了对下一代人吧。

石川:

首先,是我们公司出现了负责归档的像山川道子这样,珍惜保管动画相关资料留给未来的人,以及动画协会里也有一心想培育动画人的人们。

为了这些人,如果我的存在和名字能用得上,就让我成为能填补缝隙的小木棍吧。

——是“想要为这些人做出支援和贡献”的意思么?

石川:

不是这个意思,说支援或者贡献都有点太不知深浅了。当满怀热情全力在做事情的人们,碰到“哪里好像缺点什么”的时候,我能做点什么,就想成为这种小木棍。

——是跟之前所说的“老家伙”完全相反的存在啊。

石川:

正是,希望今后能多做点在我的立场上想做的事情。

攻巧机动队怎么念,攻壳机动队无罪

【原文】「こんな低予算では食っていけない」挑戦し続けるProductionI.G·石川光久社長の原点と理念

本文来自小泽说投稿,不代表一阔营销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kuo.com/59565.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联系我们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