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地震预言,地球有可能发生12级地震吗

一、2022年10月1日开始发生的地震统计

1、2022年10月1日23时2分(当地时间10月2日0时2分)在日本九州岛附近海域发生5.7级地震,震源深度30千米,震中位于北纬度,东经度。

2、2022年10月2日23时37分在上海闵行区(北纬度,东经度)

发生M0.8级地震,震源深度7公里。

2、2022年10月3日15时0分(当地时间10月3日5时0分)在南桑威奇群岛发生5.3级地震,震源深度10千米,震中位于南纬度,西经度。

3、2022年10月3日01时49分,在河北省石家庄市平山县发生M4.3级地震(北纬度,东经度),震源深度10公里。

4、2022年10月5日8时21分(当地时间10月5日3时51分)在伊朗发生5.6级地震,震源深度50千米,震中位于北纬度,东经度。

5、2022年10月5日16时26分(当地时间10月5日3时26分)在秘鲁发生5.6级地震,震源深度30千米,震中位于南纬度,西经度。

6、2022年10月5日3时17分在四川雅安市石棉县发生3.7级地震,震源深度18千米,震中位于北纬度,东经度。

7、2022年10月6日1时42分在青海海西州都兰县发生3.4级地震,震源深度11千米,震中位于北纬度,东经度。

8、2022年10月7日0时36分(当地时间10月7日0时36分)在琉球群岛发生5.7级地震,震源深度200千米,震中位于北纬度,东经度。

12、2022年10月12日18时2分在青海海西州都兰县发生3.4级地震,震源深度10千米,震中位于北纬度,东经度。

13、2022年10月13日15时56分在新疆伊犁州昭苏县发生3.1级地震,震源深度10千米,震中位于北纬度,东经度。

14、格林尼治时间2022年14日零时53分54秒,在贝加尔湖地区发生地震现象,震中位于北纬、东经,体波震级(Mb)5.0,震源深度10公里。

16、2022年10月16日23时2分在新疆阿克苏地区沙雅县发生4.6级地震,震源深度22千米,震中位于北纬度,东经度。

20、2022年10月23日23时27分在新疆和田地区皮山县发生3.0级地震,震源深度22千米,震中位于北纬度,东经度。

21、2022年10月23日23时06分在新疆和田地区皮山县(北纬度,东经度)发生5.1级地震,震源深17千米。

22、2022年10月24日6时58分在新疆和田地区皮山县发生3.4级地震,震源深度21千米,震中位于北纬度,东经度。

23、2022年10月26日5时8分在青海海西州茫崖市发生3.6级地震,震源深度10千米,震中位于北纬度,东经度。

24、2022年10月29日8时9分(当地时间10月28日19时9分)在秘鲁沿岸近海发生5.5级地震,震源深度10千米,震中位于南纬度,西经度。

二、具体分析:

1、2022年10月2日爆发太阳耀斑,证明在2日前早期太阳内部就已经产生了新的磁场。

2、2022年10月2日爆发太阳耀斑,证明太阳外部产生了新的太阳风暴和地球周围产生了新的太阳风暴电离子旋转云磁场。

3、地球内部各地震带板块下面的铁流体依次自东向西开始切割相遇的太阳磁场或到达地球附近的太阳风暴电离子旋转云磁场。

4、所有板块尤其是地震带板块下面客观事实地存在有高纯度高温度的铁流体熔岩浆,各个地震带板块下面的铁流体与相遇的太阳风暴磁场形成空间切割关系后,使部分形成切割关系的地震带板块下面的铁流体内部产生涡流热能,铁流体温度升高,铁流体体积膨胀,在铁流体的热膨胀力作用下,板块受到浮力作用,使地震带板块产生隆起运动。于是,从10月2日开始,各地震带板块上依次由东向西发生了多次地震。

6、随着太阳风暴磁场强度变小,地球的各地震带板块发生的地震级数逐次降低。本轮地震,最大的是2022年10月20日19时57分(当地时间2022年10月20日6时57分)在巴拿马以南(北纬度,西经度)发生6.6级地震,最小的是2022年10月2日23时37分在上海闵行区(北纬度,东经度)

发生M0.8级地震,震源深度7公里。发生海洋地震5次,陆地地震19次。其中,陆地地震6级以下到5级(包括5级)以上6次,5级以下13次。

2022年地震预言,地球有可能发生12级地震吗

乘车从成都市去往泸定县磨西镇,胡凯衡几乎一路都在往窗外看:道路相对畅通,远处的山体看上去只发生了小部分表层的崩塌。这表明,前一天发生的地震可能没有引发严重的地质灾害,胡凯衡想。

此前,山地所的研究人员已经对这次地震作出评估速报,根据震级、强度和震区人口等数据,套用以往的地震经验模型和公式,估算了伤亡情况:可能造成10-60人死亡。

深入震区后,胡凯衡发现,地震引发的后果比预估的严重:地质灾害多发,崩塌、滑坡切断了道路,影响抢险救援,“就像放大镜一样”,次生地质灾害加剧了泸定地震带来的损失。

后来不断更新的数据佐证了这一点。截至9月9日12时,泸定地震已造成88人死亡、30人失联、400多人受伤。

从磨西镇出发,往大渡河下游走,胡凯衡看到了连片的滑坡、崩塌,几乎切断了通过乡镇的道路。直到抵达石棉县王岗坪乡,这段40多公里、惊心动魄的路程才结束。胡凯衡回忆,“地震把坡体震松了,掉下来砸坏了房屋和汽车”。

山地所公众号9月8日发布的公开文章说,根据无人机影像解译的震后滑坡结果,湾东村调查区有151处地震滑坡,大型滑坡数量较多,滑坡面积达到平方公里;磨西镇有704处滑坡,滑坡面积2.5平方公里。根据多源雷达的检测,石棉县草科乡疑似崩滑区17个。

地震后,滑坡和崩塌是最常见的地质灾害类型。这些突如其来飞降的落石、土块能砸毁车辆、破坏道路,加大了泸定地震的救援难度。

这是每天地球发生的上万次地震中的一次,由两个板块挤压、碰撞引起。地壳的运动会让经常发生地震的地方出现断裂带,由地面形成的断层以及两侧岩块组成。

根据胡凯衡目前的调查,泸定地震造成的活动断裂带约二三十公里长,南北走向,从海螺沟延伸至王岗坪乡,滑坡和崩塌也集中分布在这条活动断裂带两侧5公里范围的地方。

泸定地震属于“走滑型”地震,就像两辆车面对面交错而过,两块板块接近水平滑动,位置和距离变了,高度没变。先滑动的板块叫主动块,与另一个被动块发生摩擦。

胡凯衡走访发现,此次的滑坡和崩塌集中在主动块一侧,在断裂带的西侧。

“大规模的滑坡和深层岩质的滑坡很少,大多崩塌和滑坡发生在浅层。”他担心,未来可能发生的余震和降水,会导致原先松动的山体继续失稳,形成更严重的泥石流。

胡凯衡认为,在未来建筑规划和道路选址时,尤其应该避开岩体松散的斜坡“隐患点”。那是地质灾害的易发区。

他分析,农村缺少紧急避难场所,很难防御地震引发的地质灾害,未来应该把地质灾害的群测群防和地震的群测群防结合起来,要写进防震减灾的预案里。“做好农村的地质灾害防御工作,这是最后1公里。”

泸定地震发生在活跃的鲜水河断裂带

多位接受中青报·中青网采访的地震、地质专家均表示过,泸定地震曾被预测,震级6.8,在专家预估的区间内;泸定县在鲜水河断裂带的中南部,在这条断裂带上,6.8级不算小也不算大。

翻阅此前的若干研究,鲜水河断裂带一直是四川境内地震活动最频繁的断裂带,自1700年至今,发生过8次7级以上地震,平均40年发生一次。

许强说,在泸定发生6.8级地震之前,许多专家都预测,这条断裂带会发生级地震,“随时都可能发生”。毕竟,这一带上一次地震是1973年炉霍县7.6级地震,至今已49年,超出有记录以来的平均时间间隔。

摊开四川地图,那些地震多发的地区像一个Y字形,主干从安宁河、则木河一路向北,到康定市、石棉县附近分成两条岔路。一条岔路叫龙门山断裂带,往东北延伸,经过绵阳市、广元市;另一条是鲜水河断裂带,通往西北,从康定一路延伸至凉州。

鲜水河断裂带最著名的一次地震,发生在1786年6月1日,就在康定至磨西一带。

然而直到今天,科学界依然没能完全掌握鲜水河断裂带的运动规律。

预警和预报不是一回事

前述那位研究者回忆,2008年“5·12”地震发生后,他和同事是在5月13日北川通讯恢复、报告情况时,才知道北川受灾严重。“当时只知道震中的情况,但震动强度的分布情况做得不准。”

如今,地震发生后两分钟,地震烈度速报就能勾画出震动强度较大的范围,方便救援队伍确定救援方案。

一次地震中,主震一般持续10多秒。成都高新减灾研究所所长王暾介绍,如果人们能在地震发生后提前3秒收到预警,伤亡人数可以降低14%,提前10秒收到预警,伤亡人数可以降低39%,提前20秒,可减少63%。

但地震预警存在盲区范围。王暾说,此次的泸定地震中,成都高新减灾研究所预警系统的盲区是以震中磨西镇为圆心、半径约为15公里的圆形。在这个范围里,民众会先有震感,才收到预警信息。

在地震波还没抵达前,离震中越远的地区,民众收到预警越早:康定市提前7秒收到预警,雅安市提前20秒收到预警,成都市提前50秒收到预警。

想要减小盲区,需要缩短系统响应时间、优化通讯信号。在过去10年里,成都高新减灾研究所地震预警网的平均响应时间从9秒下降到5秒内。

更理想的状态是实现地震前的地震预报。成都高新减灾研究所计划在四川、云南建设2000个地下云图监测站,目前,已经建成650个。

在这些余震中,除了42次3.0级及以上余震,绝大多数是地下10千米的微小运动。未来,这些数据也有利于推算地下应力和能量变化过程,实现地震预报。

提高高风险地区的房屋建筑抗震水平

应四川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要求,四川建筑科学研究院专家雷杰在9月6日凌晨3点到达磨西镇,进行房屋建筑和市政基础设施应急评估。镇上没电,只有帐篷周边微弱的光亮,照着道路上的建筑毁坏残留物。

第二天排查时,雷杰发现许多自建房缺乏专业指导、结构体系存在问题,受损情况严重,大部分临街商铺一楼都没了:这种头重脚轻的建筑,上面三层或者四层用的是砖混结构,下面就靠几根柱子来支撑。如果改成墙体,使用面积就会减少,餐馆、超市追求经济效益,往往不会采用。

成都理工大学副校长许强说,山地所贡嘎观察站就设在震中区,一楼震塌了。他解释,震源是在16千米深的地下,地震波在震中区竖直往上传播,震中区的居民会感觉强烈的上下震动,就像青蛙跳一样,房屋也会竖向震动。

2008年,北川也发生过类似的房屋倒塌情况:几层楼因上下震动叠成了一层。

9月8日,他到和镇子直线距离只有几公里的柏秧坪村进行房屋评估,道路以盘山公路为主、村民的主要交通工具是摩托车,道路受滑坡落石破坏严重,他从镇上去村里要花费两个多小时。村里“几乎没有剩下完整的房屋”,土坯房和老砖房基本倾斜或坍塌,两位老人在坍塌中遇难。

村里一些房屋建在滑坡地带,院内的地皮已经出现裂缝。“那边的山都比较陡,在仅有的一块平地上修房子,平地外面出去一点就是很陡的山坡。”但即使房子被贴上“禁止使用”,很多人仍然不愿去镇上的安置点,在山上用彩条布和塑料布搭一个临时的棚子,因为“那种故土难离的情结”。

王暾介绍,地震导致的破坏有两种,一种是震动导致的房屋坍塌,一种是断层强大的拉力,将位于断层上方的房子直接摧毁,“相当于是把刀,把布剪坏”。他说,泸定地震震中很多损毁房屋就建在活动断层附近。

雷杰说,“小震不坏、中震可修、大震不倒,这是抗震设计的基本目标。”他介绍,四川建筑科学研究院准备针对农村房屋修建编制相关指导,将建造成本增加控制在10%-20%内,在经济成本合理的情况下尽量增强房屋的抗震能力。

他认为,只要严格执行抗震设计,即便遇到震级比较大的地震,至少也能保证房屋不倒塌,不出现大面积的人员伤亡。

雷杰已经从泸定回到成都,他从同事那里得知,震区活动板房已经准备开始搭建,帮民众支撑到家园重建的那一天。他在朋友圈写道,“逝者已逝,生者如斯,愿天上人间共安好”。

本文来自小泽说投稿,不代表一阔营销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kuo.com/59471.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联系我们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