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湖北佬 地下九头鸟,三个湖北佬,三个湖北人顶不过一个江西人

先说九头鸟,本是古人比喻狡诈者的形容词。后来逐步演变成为精明能干过人的形容词,以天上九条鸟与地下湖北佬相提并论,这也算是对湖北人特別聪明的一种赞誉了!

那么,“三个湖北佬,抵不了一个九江佬”的说法,又是从何说起的呢?

据说啦,100多年前,从四川到上海的长江水路航运还没有机动轮船,大都是靠扬帆的大船,在江上来来往往如穿梭一般,客货运输业十分盛旺发达。

有一次从四川重庆下来一艘人货混装的大帆船要到上海去。船上有个湖北宜昌商人从四川重庆贩了一批木耳、山笋等干货。途经湖北荆州沙市码头,又上来一个搞长途饭运生意的行商。他带了不少当地土特产品准备去上海卖。

很快船来到武汉,停泊时除了上下众客外,又上来了一个客商和所带的一些武汉出产的货物。过了两天船到九江码头,上来的是一个九江商人,他带了上百箱庐山云雾茶叶和一批景德镇贩来的瓷器,也装上了船。

再说,那个时候长途乘船的人大都是以商为主,极少是探亲访友,旅游观光客更是少之又少。船舱里很少有单间,基本上都是通铺,人们睡觉时常常是人挨人。白天坐在船舱里活动的范围又很有限,坐久了想到船码头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动一下筋骨都还要轮流排班,要想方设法,要想方便一下,更是不容易,基本上就是没有什么活动的场所。

因此,人们坐在船上人们相对岸上的人更觉单调,枯燥乏味极了,特别是这坐长途船的坐久了,就显得很无聊。所以,乘客只好互相之间侃大山,说说笑话故事,有时还吹吹牛什么的,以打发难挨的时光。

如果是一路顺风顺水,按时到达目的地还好一点。恰巧我们讲的这一条大船,在离开九江去上海的途中。偶然遇到了狂风暴雨天气,大船只能停留在江边,这时,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因此,一时间大家无处可去遛踏,都只能在船上呆着。

不知哪是个好吃的人,突然想白吃人家的,就想出了一个鬼点子:让大家来个吹牛比赛,看看谁吹的东西最高?吹得最高者不出钱,其他的全部出钱,让大家吃一顿打打牙祭。大家一致同意这个点子,那么谁带头先说呢?首先,武汉的湖北佬说,我们的船是从四川重庆下来的,那就按顺序从上到下,先让从四川下来的湖北宜昌人说起。九江人马上附和说好,好,那就继续按船的走向,接着就是荆州人,而后就是武汉人,最后自然是我九江佬了。其他的人也只好附和说好!好!这么定。

第二个轮到湖北荆州人说:“我们当地的人说,‘千年的荆州,百年的宝塔,’我们荆州有座接引天神的万寿塔,离天仅有一尺八。”好家伙,他那座塔比峨眉山还高一尺五寸呢!

哦,该轮到武汉的湖北人说了,他说:“我们武汉有座黄鹤楼,半截还在天里头,”他吹得比前面两位的都要高很多,因为他们吹的山呀、塔呀都在天底下面,而他的高楼已上升到天里面去了!

武汉人洋洋得意地望着九江人道:“现在该你说了。”心里嘀咕着,看你还能吹出比我再高的东西吗?前面两个人也都往九江人身上看,他们也都各盘算着,看你这个九江佬还有什么能耐再吹上去?

这下三个湖北佬都傻眼了,再也没办法跟那个九江佬继续吹下去了,于是,只好按三一三十一的比例出钱给四个人打牙祭,让那个精明的九江佬白刷了一顿!

令谁也没想到的是当年闷坐船上的几个生意人,偶尔玩的一场小游戏,却引出了一句流传至今世人皆知的俏皮话:“三个湖北佬,抵不了一个九江佬。”说穿了不是九江佬会吹牛,而是说谁笑在最后就笑得最甜!

前段时间,去河南参加一个活动,遇见一名湖北人。聊天时,我们提到了“天上九头鸟,地上湖北佬”这句很有名的谚语。那么,这句谚语到底是褒义,还是贬义呢?

这位湖北仁兄表示,他作为湖北人,自己也搞不清楚“天上九头鸟,地上湖北佬”是褒义还是贬义。

要搞清楚这个问题,就得先搞明白什么是九头鸟。

天上湖北佬 地下九头鸟,三个湖北佬,三个湖北人顶不过一个江西人

九头鸟,是一种传说中的神鸟,出自神话小说《山海经》。《山海经·大荒北经》中记载:“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北极天柜,海水北注焉。有神,九首人面鸟身,名曰九凤。”按照《山海经》的描述,九头鸟是大荒之中的一个神,有10个脖子,9个头,人面鸟身,名叫“九凤”。

九头鸟居住的地方大荒,位于楚地。楚人的先帝颛顼,与他的九个嫔妃都葬于此地。

天上湖北佬 地下九头鸟,三个湖北佬,三个湖北人顶不过一个江西人

可想而知,楚人视九头鸟为神鸟,九头鸟在楚国文化里尊贵至极。

细心的读者一定注意到了,《山海经·大荒北经》中记载的九头鸟有10个脖子,却只有9个头。另外一个头去了哪里?

明朝文学家杨慎的《杨升庵全集》中记载:“周公居东周,恶闻此鸟,命庭氏射之,血其一首,馀九首。”这是说,周公很讨厌九头鸟,命人射掉了一个头,变成了10个9个头。有一个脖子没有了头,伤口无法愈合,不断滴血。

天上湖北佬 地下九头鸟,三个湖北佬,三个湖北人顶不过一个江西人

周公为什么很讨厌九头鸟呢?

这与当时的历史大背景有关。在周国时期,周朝与楚国是死对头。西周时期的周昭王,还两次亲自率领大军远征荆楚,在第二次时全军覆没,死于汉水之滨。可想而知,以正统自居的周朝人,对居住在“蛮荒之地”的楚国人是恨之入骨的。“爱屋及乌”,反之亦然,周公属于周国宗族,又做过7年摄政王,当然会讨厌楚国人崇拜的神鸟,以至于要派人射去九头鸟的一个头。

天上湖北佬 地下九头鸟,三个湖北佬,三个湖北人顶不过一个江西人

这一射,尊贵无比的凤凰,顿时变成了不祥之鸟。每当九头鸟飞过时,人们就要吹灭灯火,放狗把它赶走。否则的话,九头鸟会吸走小孩子的魂气。据《荆楚岁时记》记载,至今还有一些地区,存在着保护小孩的民俗。

到后来,九头鸟有了贬损的含义。明朝文学家刘基在其所著《郁离子》一书中有《九头鸟》一文,称九头鸟“一头得食,八头争食”。这是在讽刺那种不顾大局、目光短浅,最终自作自受、自食其果之徒。

天上湖北佬 地下九头鸟,三个湖北佬,三个湖北人顶不过一个江西人

于是,一只楚人崇拜、信仰,象征吉祥幸福的神鸟,不但变成了一只吸走小孩子魂气的不祥之鸟,还变成了一个贬义词。

就“天上九头鸟,地上湖北佬”这句谚语而言,实有贬义的意味。但是,对于湖北人来说未必如此。在他们看来,九头鸟的故事,正是象征他们不畏强权(周国),崇尚自由的精神,“天上九头鸟,地上湖北佬”其实是褒义词呢。

【参考资料:《山海经·大荒北经》《九头鸟》等】

本文来自小泽说投稿,不代表一阔营销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kuo.com/59467.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联系我们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