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i换衣服请你画一幅教师节的画,教师节又简单又漂亮怎么画又可爱

?老师您辛苦了!感恩教师节

9月10-12-?日礼谢师恩!

教师到店购车享额外惊喜!

宏光MINI???元贷回家

电话:0773-2262288小郭

mini换衣服请你画一幅教师节的画,教师节又简单又漂亮怎么画又可爱

还差一名守门员

汤静怡第一次打电话给朱燕英时,朱燕英一口回绝了。

“这怎么可能,小孩子这么小,我自己身体也恢复不过来。”朱燕英今年41岁,她知道,参加全运会可是要代表省里,和平时踢友谊赛不一样,得面对长时间、高强度的运动量,搞不好会支撑不下来,还有可能受伤。

汤静怡碰了壁,球队的教练还有朱燕英的师妹也过去试了试,朱燕英被磨得没办法,说“我跟我爱人商量一下吧”

汤静怡心里也没底,但实在没招了,球队的姐妹们都说,再去问朱燕英一次吧。她硬着头皮又打了个电话:“我也不好意思跟你说,因为我确实知道你的情况,刚生完孩子去踢比赛也不实际,但是我们也确实需要你。要不你再考虑一下?看有什么方法……”

其实,决定参加全运会前,作为行政队长的汤静怡也有过犹豫。

为了备战全运会,汤静怡每天偷偷跑十二层的楼梯,一次跑四五组。她拼命练脚部的力量,是想让自己没那么容易受伤,这样做“对家人才是负责任的,对比赛也是尽了全力的”。

球员庄美兰是做保安工作的,庞开新在一家电脑城做销售,为了今年的全运会,她们也都做了权衡,向单位请了假。

“你跑慢一点,别那么猛”

犹豫再三,朱燕英最终还是同意参加今年的全运会了。

为了解决孩子吃奶的问题,集训期间,朱燕英的婆婆抱着孩子、坐20多分钟的车,来到球场边,等燕英中途休息时喂奶。后来,因为疫情,场地实行封闭管理,孩子不到半岁,还是断奶了。

朱燕英说,最终决定加入,是想圆姐妹们一个心愿。“她们第二次又来找我,是实在找不出合适的守门员了。”

在所有姐妹里,朱燕英结婚较晚,2017年才成立家庭,随后怀孕生子,“三年抱两个(儿子)”。谈恋爱时,朱燕英没怎么跟丈夫提起运动员的经历,有了孩子后,两人之间的话题也多是围绕着带娃。因为全运会,她才跟丈夫聊起过往未竟的梦想。

她后来问丈夫,怎么会一下子就同意她打比赛。丈夫说,我要是说不同意,你肯定也想去啊,还不如不要你纠结,干脆就同意你去。

要踢全运会,谭华燕也得到了丈夫的支持。

谭华燕从小文化课不好,但因为体育特别突出,全校都知道她。13岁的时候,谭华燕曾想过放弃踢球,那是外婆去世的前一年,老人劝她,家里穷,如果踢伤了,没钱看病怎么办?她听外婆的话,每天放学后就回家,看别的同学训练“脚痒”,也没再踢。那期间,她报名参加了区里的田径比赛,代表学校拿了三个项目的冠军。

教谭华燕踢球的老师知道了这事,就找到她家,做家访,鼓励她别轻易放弃。谭华燕家在农村,离训练场远,老师跟她说,没有单车是吧?我买给你。谭华燕妈妈一看谭华燕这么受重视,也鼓励她,就这样把她又劝了回来。这位老师后来成了谭华燕的丈夫。

生完孩子后的一个月,谭华燕就回到场上踢球了。妈妈在场边跟她说,你跑慢一点,别那么“猛”,谭华燕完全听不见,她的注意力全放在带球上了,等下了场,才知道妈妈在喊什么。

谭华燕把这股“轴”劲也带到了工作里。去年,她拿到了本科文凭,成为了一名小学体育老师兼副班主任,带一年级。每当班上的小朋友跟她说“老师好”,或是教师节收到花束,她的心里都充盈着成就感。每天中午学校11点05分放学,谭华燕都会在接送点等到11点30分,等所有学生都被家长接走后才离开。如果自己有事情要先走,她会给还没来的家长打电话。

自己给自己的快乐

由于产后恢复时间短,比赛又需要高强度、高密度的对抗,朱燕英腰痛得厉害,往往一场比赛结束后,腰都弯不下来,睡觉时也只能平躺。球员们各自带着新伤和旧伤,每场比赛下来,队医梁高哲都会为她们处理伤痛,常常忙到凌晨1点钟。

梁高哲也为球员们做情绪疏导,他发现,聊到比赛当天丢掉的球,她们会比较纠结,反思没做好的地方。庞开新能感觉到,当时的团队里,大家“真是拧成一股绳子了”,“所有人想的都是一样的,就是你有什么困难,我毫无理由顶上”。

上初中时,汤静怡因为跑得快、灵活,被教练选中,进入赤坎区的球队,后来又进入湛江市队。当时有个助教,觉得汤静怡有天分,对她要求比较严苛。“那时候我们一天有三练,放假特训的时候,早上5点到7点练,吃完早饭,8点到11点又练,下午就打比赛,打完又加练”

离开球队后,汤静怡开了家美容院。她也遇到了喜欢的人,走入婚姻,生了两个儿子。那段时间,美容院顾客和家庭占据了她生活的全部。忙得焦头烂额的时候,她坐在马桶上想,我是不是把自己给弄丢了?

她说,踢球时的体验就“像是回到了童年”。而那种纯粹的快乐,除了自己,别人给不了她。

最终还是归于生活

在微信上约庞开新采访时,她说,觉得自己是小人物,没啥好采的。她的工作没有双休,每天晚上6点是她下班的时间。这个时候,这位46岁的妈妈会骑着电瓶车回家,给家人做饭。平时,她会拍些美食或者踢球的照片,发在朋友圈里。

回家的路上庞开新感慨说,到了人生这个阶段,健康是首位,不过她很难想象自己跳广场舞的情景,她实在是不喜欢。

四个月前的贵州,最后一场对决天津的比赛,下半场第28分钟,汤静怡接过队友的传球,晃过门将,稳稳将球送入球网。赢球之后的她像个小女孩一般兴奋,挥舞着双手,雀跃着扑到谭华燕的怀里。

她们以8:4战胜了对手,赢得了金牌。像做梦一样。那天晚上,她们喝酒、聊天、不停回看直播,没人能睡得着。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一个过程,最终还是归于生活嘛。只不过茶余饭后大家聊起来说,唉,对,拿了个全运会冠军。”朱燕英说。

供图/本文受访者

【编辑:王禹】

本文来自小泽说投稿,不代表一阔营销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kuo.com/59251.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联系我们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