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论坛情感天地土哥还是土哥,天涯 土哥还是土哥

我们的社交圈:越开放还是越狭小

编者按

手机上的小程序,可以瞬间让我们在任何地方找到新朋友,但同一屋檐下的室友,却可以几天见不到一面;网络上汇聚了五湖四海的朋友,但各种“圈子”却将外人屏蔽在外;有人宁愿将时间消磨在宠物身上,也有人享受“宅”的乐趣,还有人忙到没时间交朋友……多元而分散的都市社交,年轻人在欢乐与孤独中,寻找与他人与自己相处的方式。

这不,最近“985相亲局”的话题在网络上走红。大家没想到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解得了高等数学题、写得了情诗小作文的名校毕业生,居然会为谈恋爱发愁,并且选择相亲。

电影《爱在日落黄昏时》里,女主角席琳说:“当你年轻的时候你会相信你将认识很多人,但后来你才会发现能交流的人其实很少,何况你又不能保证和他们好好相处,就这样,失去联系了。”一句话早已道明了一切。缘分很浅,有些人仅仅一次遇见,就是此生的最后一面,遑论发展出更多的故事。

很多人可能会觉得相亲就是一种妥协,但相亲并不意味着将就,只是多了一个邂逅人生伴侣潜在的可能。诸如“985相亲局”的出现,反而是因为不愿意将就,所以年轻人选择将主动权放置到自己手中,去把握自己的幸福。

对于相亲态度的转变,实质上也指向了年轻人对待爱情的矛盾与纠结。一方面想要寻求灵魂伴侣,甩开世俗的顾虑,只看喜欢与否;但另一方面,又不可避免在爱情之外产生了许多现实的考量。这种微妙心态在年轻人的头脑中不断拉扯。

相亲鄙视链由此顺势诞生,一般都是你看上她她看不上你,你看不上他他看上了你,很难做到双向的奔赴,达到诉求的平衡。月薪两万元的想找个年薪百万元的,而年薪百万元的想找个白富美;没户口的想找个本地人,而本地人想找个门当户对的,潜意识里,每个人觉得自己值得更好的,然后在一次次的相亲中,耗掉了时光。

有风韵地“宅”着时不时露头换口气

当年周杰伦一首《阳光宅男》红遍大街小巷。MV里的宅男让人忍俊不禁:带着黑框眼镜,穿着格子衬衫,青涩木讷。这是以往大家对“宅”的刻板印象,即沉溺于个人世界或虚拟空间,与现实格格不入。

互联网世界,很多语言都随风而逝,难以驻留。不过“宅”并没有转瞬即逝,反而语义不断地流转变迁,与年轻人的生活状态连缀在一起。

如今,“宅”代表着一种生活方式,甚至是一种积极的身份认同。起初“宅”或许只是形容沉迷动漫或网络游戏。如今的“宅”更像是自我况味,是喜欢独处的表现。宅一宅,青年人可以跳出烦恼、暂避现实,在个人的小世界里风光无限。没有贬义的“宅”,已经是年轻人“喜闻乐见”的生活方式。

词语仿佛一面镜子,映照着社会变迁。“宅”上边有个“宝盖头”,它的语义与房子连在一起,反映了家提供给人的私密庇护,这是个让人卸下防备和假面,全身心放松的时机。减弱社交联结、专心享受独处,是因为二者对人们而言有不同的意义,承载着人类不同的情感维度和现实需要。

当我和别人说我很“宅”或我想“宅”时,简而言之就是我想自由地“一个人静静”。在这个万物飞驰的年代,慢下来、静一静,对每个人都很必要。谁的生命不需要些许清静?热闹有热闹的精彩,清静有清静的味道,就好像图画需要留白,生活也需要屏蔽喧嚣。在喧嚣与热闹中给自己留一方安静天地,不仅是主动选择一种生活方式,更是自我净化精神世界。古人陶渊明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源于心远地自偏。从古至今,社会发生了沧海桑田、天翻地覆的变化,即便到了赛博社会(又称虚拟社会),人们骨子中的那份安宁清静,其实并未改变。

这届年轻人被内卷的竞争裹挟,承受着“996”的压力,半路被叫回加班会崩溃大哭,时不时还会自嘲“打工人”。如今人们不能像古人那样归隐山林、心外无物,但虽不能至心向往之,适时地“宅”一下,有助于修养身心。

有时“宅”也不纯粹是我的主观选择,而是客观条件限制。疫情期间居家隔离,我只能为了安全,服从大局地“宅”着,这是不得已的特殊情况。北京每年冬天都很冷,出门被风刮得脑袋疼,飘雪天更不方便出门,“宅”着舒服又安逸。有时,我会给自己点上个小蜡烛,躺在被窝里看看书,差不多也有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的意境。就算是被动地“宅”,我们也能“脑洞大开”,去享受别有韵味的生活。(何橘)

“伪离职”之后,终于有时间去见朋友

我没有时间。这是首要的感觉。

当亲戚朋友给我介绍相亲对象时,我的理由从来都是没有时间。北京这样大,你在石景山,我在朝阳,平时最早六点半下班,只能约在周末。周末如此珍贵,却要被用来跟陌生人进行需要背景介绍的对话,于是偶尔不想出门,最终一月至多见两三次面。所以终于明白了过去的人为什么在介绍对象时要介绍同一个单位的——因为下班顺路。

如果你的朋友住在你下班路上的某处,而且离你家不远,你们见面的频率就会呈直线上升。在你家里吃一顿饭,在对方家里看一部电影,什么事都不会耽误。下班不再只有一个去处,你们可以互相帮忙占据对方的时间和精力,以免它们被无聊且焦虑的状态侵占。但是如果住的地方相距太远,抵达对方的时间太长,这种情况的实现难度就大大提升。那些帮人在一个单位里介绍对象的叔叔阿姨们,大概是深知这种现实因素的影响,知道人的关系如何在现实中发展和维持,这是仅凭一腔爱意就盲目相信异地恋的年轻娃娃们所未能认清的。

某天偶然敲进设计总监的聊天界面,状态栏里的三个字瞬间激活了我的焦虑——“一堆事”。这位作者的稿费该结算了,那位译者该交稿了,设计师给的封面方案需要确认用纸和工艺,同时还要保证每天一定的看稿量。聊天界面开了七八个,哪怕只是坐在位置上,也总有不同的人来找你处理各种问题。虽然已经在超负荷运转了,领导却看不见或假装没看见,只不断催促看稿再快些。没有意识到问题的我主动加班,终于成了一个生活中几乎只剩下工作的人。

其中原因很复杂,有公司制度的问题,有直属领导不作为的问题,也有我自己的做事方式和沟通的问题。领导让我考虑一下,并开始被迫反思眼下的情况。我则试着放松自己,不把工作看得过重,留出更多的时间给自己。最终达成一致意见:看稿量不再做任何要求,我暂时留下。

于是继续做“工具人”。工具人不是贬义,至少对于我来说,人还是需要被占用。而且我不喜欢太费心,认真干活就是了。只是经过这一番波折,我也慢慢找准工作的节奏,开始准点下班。我的朋友也搬到了离我家不远的地方,事情在慢慢变好。但情况这样幸运变好的可能只有我,因为前几天约这位朋友看电影时,她说工作事忙,只能下下周了。(李奔)

宠物社交:小猫对我施展了时间的魔法

此时此刻,写着这篇文章的我,正和一只小猫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刚见到它时,它才一个月大,圆圆的眼睛只让人觉得楚楚可怜。那时的我并不知道,为什么它那蓬松凌乱的毛发和沾着猫砂的小鼻头,乍看不算精致,却瞬间融化了我的心。直到和它相处一年多后,我才突然觉得:它应该是会魔法吧,不然怎么能让我一见到它,就有满眼满心的幸福呢?

记得前几天,另一个养猫的朋友和我说:“很多时候,我觉得人不如猫。”当时,我大概只用了不到一秒钟时间惊讶于这个惊人的论断,就立刻想起了家中小猫的面孔,不由得对朋友的想法赞同了起来。回想起来,我虽然说不出人有什么不好,但自从养了猫,我在闲时出门social(社交)的频率明显低了不少。好几个阳光明媚的周末,我只想待在家里陪着猫咪,不想离开它身边半步,在那段安逸、温暖的时光中,我感受到的是零距离的信任、放松与坦然,而这些东西,在再好的人类朋友身上恐怕也很难找到。

剥开我自己对家中小猫的喜爱不谈,我想:之所以会发生这样的事,不仅与小动物们本身的魅力有关,恐怕也与围绕在我们这一代人周遭的社会压力有关。有人说,这是一个过度竞争到“内卷”的时代,从小到大,每分每秒,我们都在与同龄人竞争,试图胜过、超过其他人。因此,和别人打交道固然是一件能够满足社交需求的事,但同时也在潜意识中附带着某种负担。当人们感到紧张、焦虑的时候,第一反应当然是找到一个倾诉的对象,但是,再亲密的人,也很难让我们卸下一切防备与距离,而小动物们却可以。

其实,从小到大,我在身边的人看来一直是外向的。我从来都不排斥社交,也并不害怕和别人打交道。但是,虽然朋友不少,我却依然觉得小动物能给我带来一种独一无二的交流。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并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在和小猫相处的过程中,我突然好像明白了什么——这种无法用人际社交替代的幸福,可能恰恰来自于我们的难以沟通。

说回“云吸猫”,养猫之前,我也热衷此事。然而,“云吸猫”和养猫终究是不一样的。对“云吸猫”的大多数人而言,喜欢猫更多的是喜欢看它们可爱的样子,作为一种释放压力的自我愉悦方式。但是,那种独特的情感交流,只能在朝夕相处中才能体会。如果你问我要不要养一只自己的小动物,我会确信地告诉你:去拥有,去爱吧。我不敢担保建议正确,但请相信,这100%出自我的真心。(陈了了)

网络社交:从大广场到小隔间

如今,如果说摄影圈、汉服圈、粉圈还算较为“出圈”的小众群体,常常出现在大众视野,那么“舰娘”等词汇就让人摸不着头脑了。时下不少年轻人的社交圈子正在以闭环形势自我发展,从过去的公众讨论广场演化为一个个封闭隔间,圈外人难以理解。

从天涯、猫扑等论坛到博客、微博等社交媒体,网络社交前期呈现的是“大广场”的特质——话题广泛、参与人数众多,每个参与者都会对不同领域的话题发表自己的看法。如今,网络社交却开始“隔间化”——人们以各类社交媒体为依托,根据不同的兴趣爱好结成稳固的小圈子,把“大广场”切割成了一个又一个的“小隔间”:“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听圈内声”“兄弟们把XX打在公屏上”“阿伟死了”等圈外人无法理解的话,却会让有同样兴趣爱好的人相视一笑。

从“大广场”到“小隔间”,人们的网络社交套在不同圈层里,在代表主流文化的大圈子和亚文化的小圈子里恣意跳跃。而小圈子因为人数少、文化特征突出、成员间得以建立起强关系,甚至有更强的向心力与感召力。

整体而言,对于社交“隔间化”的社会现象,还是应当营造宽松包容的文化氛围。若只因为圈子“大”或“小”就对其横加指责评判,将会造成小圈子愈发封闭,以致野蛮生长的状态。每个人合法的兴趣爱好都值得尊重,每个人都有追逐爱好的自由,对小众文化报以包容态度,让社会的精神与文化世界更加丰富多元,多姿多彩。(申竹月)

在天涯看了那么多奇葩家庭奇葩事,想着昨天发生的事情,有种想说说发生在我自己亲戚家的家事的冲动。回忆的思绪一旦打开就像决堤的洪水,一发不可收拾。。。先从昨天发生的事情说起吧。

昨天听妈妈说大表哥在夜里上吊了,震惊与诧异之余了解到的情况是在父母家喝多了酒,打骂父亲未果后回到自己家,对处在青春期的女儿说不许谈恋爱,并威胁说让她女儿自杀,然后他上吊(他老婆已于去年患癌去世)。意思是一家三口在那边团聚。

说点画外音,去年去世的是他的第二个老婆,他的第一个老婆也是患癌去世的,第一个老婆是离婚了以后得的癌,第二个老婆倒是没离婚,但也没逃过癌症的魔爪。

女儿当然不会自杀,任爸爸胡闹了一会就回了自己房间,过了一会觉得爸爸那边好安静,就过去看他爸爸,然后就看到已经在那吊着了。

紧接着是电话叫120,还喊来了奶奶,喊来了叔婶和邻居。。。因为住的不远,我爸妈他们是早上就听到了邻居们的闲言碎语。

听妈妈说完后我的心里五味杂陈,曾经的大表哥也是仪表堂堂,谈吐尤佳的,曾几何时,只听说他刚结婚时蛮幸福,还有了儿子,小日子应该挺美的。但是,但是,但是!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他有个奇葩的妈!!!

姥爷家在农村,姥爷是远近闻名的泥瓦匠,手下有一众徒弟,在当地也是小有名气。那个年代没有什么生活质量,只有生存。就算姥爷有手艺有徒弟,日子也是紧巴巴的,因为他的儿女多,不算没长大就夭折的,一共生了6个儿女。大表哥的爸爸是老大,下面依次是几个女儿,最小的是我的小舅舅。

因为如果舅舅当初死活不同意这门婚事,而是选择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也许他家的生活轨迹就不是现在这样了。

从我懂事以来,就没看到舅舅高兴过。对父母不管不问,在自己的小家里说发脾气就发脾气,打老婆对小孩子瞪眼都是常有的。至于我的舅妈,小时候对她没什么了解,上了学之后就觉得她特别像老电影里一哭二闹三上吊的那种女人,公婆不闻不问,还喜欢在街上拉老婆舌,无中生有说些没影的事博同情。

等我渐懂一些人事了,就会想,舅妈也许没结婚的时候不是这样的,她也是受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害。违心的接受了这门婚事,和我的舅舅一样,他们是恨父母的,恨父母不体谅他们,恨父母的自作主张,所以破罐子破摔,摔给父母看。

大表哥二表哥都是60后,老三是70后,转眼到了80年代,大表哥好像也是经人介绍认识了表嫂,不同的是他们两个自从开始认识就互有好感,结婚时感情是很好很好的,表嫂漂亮,也会维人处世,结婚不久就有了宝宝。因为是农村,大表哥新盖的房子和父母的房子只相隔100米不到,距离大表哥的爷爷家(也就是我的姥爷家仅仅几十米之遥)。应该是想着离得近点互相能有个照应。那时我的舅舅每天下班就会抱着小孙子在街上溜达,脸上也有了笑容,让人看着都有一种含饴弄孙的甜蜜感觉。

说实话,那个时候我们都忽略了我那个舅妈,或者是被她家幸福的表象给蒙蔽了,又或者是因为那会我也不小了,大概15、6岁,整天忙着上学,忙着和同学出去玩,总之就是各种忙着自己的事情,觉得好像好久好久都听不到有人说舅舅家又怎么怎么了。

我家其实也住得距离姥爷和舅舅家不远,就在某天傍晚的时候,家家都在做饭吃饭的时候,感觉听到外面有吵架声,开始就是一两句的,后来声音越来越大,言语也是越来越污,我和妈妈出来一看,原来是舅妈和表嫂!这时街上已经站满了看热闹的人,一个个的一边伸着好奇的脑袋往舅舅家那边看,一边还不时的交头接耳的讨论着,脸上的表情是我当时所不能理解的那种说不上的表情。

对于这个表嫂,虽然不是特别的了解,但是我们了解舅妈啊,她就是这么一个能搬弄是非的人啊,所以到现在,我也是觉得是不可能的。

我妈在他家一直待到很晚才回家,对我们的询问也是避重就轻,毕竟我家都是女孩子,这种事让我妈怎么和我们张口说啊。

从那以后,舅妈和表嫂就变成了仇人一般,见面就骂。而表嫂和我舅舅一家就像是断绝了关系一般。

因为距离表哥的爷爷家近,所以表嫂平时下班没事就会去爷爷奶奶那里,和他们说说话,搭把手干活什么的。我的姥姥也就是大表哥的奶奶一辈子老实巴交,只会一心一意伺候着我的姥爷,对舅舅家的事从来都不插手,也不敢插手,她那个大儿媳她是惹不起的。然后我那个舅妈就又开始甩闲话了,说我的姥姥姥爷有眼无珠,偏向着孙媳妇,以后老了动不了了也别想让她伺候之类的。把老两口给气的,说来奇怪,舅妈这么作,却从来没见舅舅出面澄清或者辟谣,就任凭舅妈在外胡说八道的,是他对她早就死心了?就像常说的那句:哀大莫过于心死?反正后来就没再见他抱着孙子在街上溜达了。唉,想起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就会有种我怎么会有这种亲戚的感觉。

没过多久,表嫂就带着孩子回娘家住了。走之前是和大表哥发生了战争,用脚后跟想也知道,我表哥和表嫂一定是有隔阂与解释不清的误会了,而制造这一切的就是大表哥那个无中生有的妈

其实开始的时候我们私底下也会猜表嫂和舅舅是不是真的,但左想右想都觉得不可能,这么多年来,唯一能得到印证的就是舅妈的各种无中生有各种作和越是这样,舅舅越是对她的各种冷落。

大概是过了1年吧,他们离婚了,孩子判给了妈妈,我大表哥成了孤家寡人一个。

这里单表一下,我舅舅家这三个孩子和姑姑们的感情在当时看起来还是不错的,我妈妈那会年轻能干,家里家外都尽量帮着他们家,比如大表哥家院子里种的树是我妈给找的树苗栽上的,他们的衣服会拿我家来让我妈帮忙熨烫,甚至茶叶和做菜的佐料没了,也会跑来找我妈先要点回去。总之我妈这个姑姑是真的把他们当成了自己的孩子。

也正是因为我妈对大表哥他们的疼爱,使她在表嫂带孩子回娘家时做了一件我认为很不对的事。离婚后表嫂要将孩子带回娘家,我妈妈知道了以后怒冲冲的挡在他家门口,死活不让她们娘俩走,还说走可以,孩子不能带走。当时表嫂就那么无助的哭着抱着孩子面对着这边我妈,婆婆,大表哥等一大堆人,孩子也哇哇的哭着,最后表嫂还是抱着孩子走了,不知道当时我妈是怎么想的,哎~~~

事情过去了这么多年,今天回想起来还是那么记忆犹新,还能想起表嫂当时委屈无助的眼神。

至此,他们家算是消停了一段时间,虽然期间舅妈这个奇葩也有过小打小闹的作,但总归是没出啥大乱子。

又过了差不多2、3年,轮到了二表哥盖房子娶媳妇生孩子,这次二表哥的房子距离舅舅家算是有了一定的距离,一个在村东,一个在村西。有时候真的是距离产生美吧,二表嫂他们过的相对的相安无事,我妈照例对他们疼爱有加,帮我二嫂找了工作上了班。

因为农村十里八村的相隔都不是太远,乡办企业也就那么几个,所以消息传到了这边。怎么说呢,当时只是感叹表嫂命不好,好不容易逃离了这个窝心的家,身体又垮了。

再后来,舅舅和大表哥的脾气都很大,动不动就嚷嚷,喝酒喝多了就摔东西,好像舅舅有次因为和舅妈吵架还离家出走了,发动了一大家子人去找,最后很晚了二表哥在他爸的同学家隔着玻璃看到他和老同学在喝酒,人家不是离家出走,是去躲清闲了。反正他们家就是这样,稍微消停一点就会又闹出点事情来。

我的姥爷于90年代中驾鹤西去,享年80有3。在农村算喜丧,要办丧事的,舅舅家以没钱为由,拒绝掏一分钱,当时听我妈他们这么说的时候就很纳闷,舅妈说没钱,舅舅就真的听她的话不出钱吗?事实是真的没出。

没准舅舅还对姥爷包办他的婚事耿耿于怀呢吧,心里没准说,这不是你给我找的媳妇吗?她说没钱就没钱!

下班刚到家有点累,晚上不打算更了

这时就知道什么是白眼狼了,亏得我妈平时对他们3个那么好,关键时刻也不问问怎么回事就都站在他们的妈一边说姑你别冤枉我妈,我妈不会拿。。。把我妈气的直接回了家,从此我家和舅舅家也决裂了。

但房子还是要翻修啊,怎么办,没办法只能忍气吞声把房子弄完了,期间舅舅家没有一个人过来帮忙照看一下,这是最另我爸妈寒心失望的,因为我2个表哥结婚用的房子我爸妈都是出过力的,现在轮到我们家了,他们连一个过来看看的都没有,而我的二表哥当时就在乡基建队上班,对造房子是很有经验的。

哎,提起来就伤心又难过,恨自己不是个男儿郎,恨自己当时年纪小不能帮爸妈扛起家中的艰难。。。

继续写,大概2002年,看到大表哥谈恋爱了,个子小小的,白白的,那个夏天的晚上,下班回来经常能看到表哥拉着姑娘的手一起散步,有说有笑。当时还在想,爱情的力量真是大啊,大表哥看起来不邋遢了,谈吐也正常了。不到一年,他们结婚了,转过年来生了个女儿。同样是白白的,模样也是结合了他们两个人的优点。

后来这孩子就时不时的离家出走,今天去某个寺院明天又去另一个,但时间都不长就被赶回来了,原因不言而喻,他根本不是一个真正的佛教徒,而是一个精神病患者,刚去寺院时人家不知道还好,时间长了就看出了端倪,行为举止都和正常人不一样。

后来他妈妈还给他介绍过一个小女朋友,妄图通过这个拴住他,处了3天半就吹了,托关系上班也是没上几天就自己不去了。上个月听说在马路边站岗做辅警,这个月又不见去了。。。

忽然想起舅妈各种作的过程中的一件挺好笑又挺恶心的事儿。

不知是做饭作烦了还是不愿意伺候他们了,我这个舅妈开始无中生有了,有人会问了,我是怎么知道的呢?

真不知她的嫉妒心从何而来的。好像我的舅舅她的老公是个人见人爱的公子哥,随时会被人拐走一样。

既然没人看也无所谓,反正开贴的时候就只是想满足一下自己的诉说欲。

还是那句话,原生家庭的影响最大。

我的舅妈他的奶奶,在我的印象里除了会做饭,从没有给过家人别的什么正面的影响。都是多疑、猜忌、无中生有、骂街、和对老人的不敬。所以她的儿子从她身上习得的都是自私自利,唯自己独尊。对自己的妈爸也是说话没好气,更没有什么情感交流。

可是这又怎么能全怪她的,刨根问底,不是应该怪这包办的婚姻吗?

这几天特别忙,一点更的心情都没有,今天总算有点空闲,继续!

想起去年初,二表哥的儿子去了南方的一个寺庙,听说寺庙挺大的并且收留了他,每天在寺里就是干活,也不诵经也不念佛。二表哥和表嫂觉得这个地方有吃有住挺好的。

因为孩子在家的时候按二表哥的话来说就是一颗定时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爆炸,

因为在家的时候就闷在屋里谁也不理,要不就是话不投机就冲动的要和爸妈干仗。说是孩子,其实也是个大小伙子了,真动起手来,二表哥他们两口子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为此二表哥为了防止发生冲突,还在外面租了房子住了好多天。

这下孩子去了外地,还是在寺庙里,感觉就像是有人帮他们管着孩子,他们的心可以稍微的放下了。

没多久这孩子回来了说是寺庙不让他住了。估计也是寺庙怕再惹出什么事来,不敢收留他了。

至此二表哥家的事没啥可讲了。二表哥下岗,二表嫂退休,他们的孩子20多了还傻傻愣愣的在家呆着,可以想象一下他们的日子,反正我是想想都愁得慌。

刚听说的时候我是不信的,因为这话是从二表哥嘴里说出来的,二表哥说他亲眼看到大表嫂和牌友眉来眼去,还看到他们偷偷出去约会。当时我就觉得这个二表哥怎么和他妈妈一样啊,都这么爱八卦,而且八卦的都是家里人!

那段时间这件事在家族里面传的有鼻子有眼的,虽然开始大家都是不信,说没看到真凭实据,但是二表哥就说他看到了,还偷偷跟踪他们了。再加上大家也知道大表哥的脾气,觉得表嫂那么远嫁到这里,身边再没其他亲人,也许是受够了气,也许是想找个能倾诉的对象,反正就是传闻出轨了。

2013年我的姥姥也去那边陪我姥爷了,90多岁的老人在农村当然是喜丧,要大办丧事。舅舅家的老三因为很早就出去混了挣了些钱,这次就主动先拿出钱来给他的奶奶办丧事,办完事大家再分摊支出。这本来是件值得传颂的好事,但是他的妈妈不这么想,觉得这钱一定要不回来了,这样样就便宜了姥姥的其他子女,然后各种要死要活的不让老三往外拿钱。然后他家的老三就顺势按照他妈妈的意思把钱收起来了。可能他本来也只是做做样子也未可知。

反正姥姥的其他子女也压根就没想让他家老三先拿钱的,就每家先拿出些钱放一起,等事情结束了再算帐。当时就觉得我家怎么会有这样的亲戚啊,搅屎棍一样的存在啊。

2017年我的第二个大表嫂去世了,留下了还未成年的女儿。

我们都以为这个女孩子会和奶奶一起住的,因为她爸爸爱喝酒爱骂人爱冲动啊,但是没有,她那个奇葩奶奶让这个孩子陪着她那个有酒精依赖的爸爸一起住。当时真的很为这个孩子捏了一把汗的。

也许有人会说这有什么的,孩子就应该和父母一起住,但前提是母亲没有了,爸爸也不算正常好吧。

2018年,我的舅舅坐上了轮椅,据说也是因为喝酒导致全身浮肿,双腿发软无法走路。

舅妈因为骨折也住了几次医院,说是一不小心就会骨折,骨折就必须住院,二表嫂去伺候她还遭嫌弃,嫌这嫌那,把二嫂气回了家。老三来气了,说他妈老不死的怎么这么难伺候,再骨折谁也别管她。

目前来看,舅舅家这3个儿子就老三混的有些模样,住的远很少回来看望他们二老。有时回来碰到了给人的感觉也是财大气粗不把人放眼里的样子。

反正我觉得喝酒无非就是2种,一种是高兴了庆祝喝酒,一种是借酒浇愁的喝酒。大表哥一定是属于后者,不然也不会出现本贴开始时的那一幕。

舅舅家的事情差不多讲完啦,大表哥因自杀住院还没回来,他的女儿暂时被奶奶收留。二表哥家一如往常地面对着神经不太正常的儿子愁眉苦脸着。三表弟还是偶尔过来看一下,看看就走。

2019年,大表哥从医院回来了,生活恢复了平静,就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真希望这孩子在高考的时候也能拿考到好成绩,然后上到一个比较满意的大学,然后像凤凰一样飞上枝头,像《都挺好》里的明玉一样。

楼主:就爱老大921

都说一个女人能影响三代人,别人不信我是信了_情感天地_论坛_天涯社区

本文来自小泽说投稿,不代表一阔营销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kuo.com/59043.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联系我们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