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限咏宁是故意失手吗,吴咏宁失手原因分析

极限咏宁是故意失手吗,吴咏宁失手原因分析

极限咏宁是故意失手吗,吴咏宁失手原因分析

吴咏宁说:“我每天都在爬,我是在玩儿命。至于未来的计划,我什么时候残疾了、动不了了、死了,就不玩了。”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谈及吴咏宁所从事的这项极限运动,就不得不提“注意力经济”这个关键词,近年来,移动互联网的迅猛发展为草根一族提供了相对便捷的成功路径,如运营自媒体、开直播等等。它们的共同之处在于,你可以通过制造各种吸引眼球的内容积累足够的人气,之后就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通俗点说,这是“生产内容——积累人气——商业变现”的过程。

吴咏宁就是其中之一。在从事了一段时间的群众演员工作之后,他并未获得理想中的成功,也许是嫌这种平铺直叙的发展模式效率太低,他选择了剑走偏锋,通过完全无保护的高空攀爬挑战来赢得注意力,直播间的粉丝打赏和电子游戏一样,通过短时间高强度的激励,让玩家产生飘飘然的满足感,吴咏宁很快走红,他的冒险也越来越大胆。

吴咏宁的悲剧,和他自身不顾一切的冒进态度,和他对注意力经济的疯狂迷信有直接关系。注意力经济成就了吴咏宁,也成了致其死亡的原因。如果不是因为他捕捉到互联网世界对注意力经济的青睐,用户对奇闻异事的强烈好奇心,从而决定铤而走险一步登天式求得短时间内发展和成名,并取得相应的商业收益,他大可选择一些安稳的方式。

今年10月,吴咏宁曾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一定是玩得最狠的那个,因为我每天都在爬,我是在玩儿命。至于未来的计划,我什么时候残疾了、动不了了、死了,就不玩了。”

吴咏宁悲剧拷问平台良心

不少平台踩着监管红线上位,赚得盆满钵满,受害者却不计其数。吴咏宁的悲剧,拷问着平台审核机制和价值观

要让悲剧有意义

除平台需要强化审核机制之外,相关部门也应当落实对这类平台的政策监管,对平台进行有效的引导和约束,并遏制网民制造触犯法律法规的内容,从源头根除隐患。去年12月1日,《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开始施行,这一规定对直播平台的内容管理、网络直播信用体系等提出了具体要求。但从目前来看,有许多地方仍然有待规范。

对网友来说,一旦发现某些平台上存在不健康、负能量的内容,最好动动小手,积极举报。人海战术是监督机制的核心,让每个用户都参与到平台监管中。毕竟网友属于平台的消费者,如果出现不良内容,也是直接影响消费者权益的。

悲剧是有力量的。吴咏宁悲剧告一段落,如何避免类似悲剧再次发生?需要平台有良知,需要凡人有理智。(文/袁国宝,NewMedia新媒体联盟创始人,新媒体营销和品牌传播专家)

案例简介:

裁判要旨:

第一,在特定情况下,网络服务提供者对生命健康权有安全保障义务,但义务的履行范围仍限于网络空间。

裁判文书

北京互联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京0491民初2386号

原告:何小飞,女,1970年2月24日出生,汉族,无业,住湖南省宁乡县。

监护人:周运新,男,1962年10月5出生,汉族,无业,住湖南省宁乡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铁华,湖南商管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陆晓聪,湖南商管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北京密境和风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甲10号3号楼15层17层1701-48A。

法定代表人:张鹏,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霄,女,1987年8月3日出生,汉族,北京密境和风科技有限公司员工,住北京市朝阳区。

原告何小飞诉被告北京密境和风科技有限公司网络侵权责任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何小飞之委托诉讼代理人李铁华,被告北京密境和风科技有限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张霄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2017年11月15日吴永宁的遗体在长沙明阳山殡仪馆进行了火化。长沙明阳山殡仪馆出具的的火化证明书上载明:“逝者吴永宁,男,现年26岁于2017年11月15日在我馆火化,情况属实,特此证明。”

再查明,2018年度北京市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每年67990元;2017年度北京市职工月平均工资8467元;2018年北京农村人均消费支出应为每年20195元。

一、网络服务提供者是否应对网络用户承担安全保障义务

二、被告是否构成侵权

(一)被告是否对吴永宁负有安全保障义务

(二)被告是否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被告存在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行为,且吴永宁的生命权确实受到损害,故被告是否应承担侵权责任的关键在于侵权的因果关系及被告是否存在过错。

关于吴永宁的死亡与被告未尽安全注意义务之间的因果关系。就因果关系的认定,应是对特定事实之间的关联程度进行判断的过程。这种认定不能单纯依靠理论进行,还要根据个案的具体情况结合一般常识及社会经验综合得出结论。本案中,被告的上述行为并不直接导致吴永宁的死亡这一损害结果,但并不意味着二者不存任何联系。

综上,由于被告未对吴永宁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其应该对吴永宁的坠亡承担相应的责任。

三、被告承担具体侵权责任的认定

(一)被告承担责任的程度

虽然被告应对吴永宁的死亡承担责任,但结合本案具体案情并考虑本案所涉的过错和因果关系,被告具有应减轻其责任的情形,其所应承担的责任程度较小。

本案中网络服务提供者无法在实体空间内对吴永宁采取安全保障措施。吴永宁的冒险活动在何时、何地以何种方式进行,完全由其个人掌控,被告作为网络服务提供者,并无法实际控制吴永宁在实体空间进行的危险活动。

综上,吴永宁本人应对其死亡承担最主要的责任,被告对吴永宁的死亡所承担的责任是次要且轻微的。

(二)被告承担的具体责任

综上所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条、第六条、第十五条、第十六条、第十八条第一款、第三十六条第一款、第三十七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三款、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一款、第七条、第八条第二款及第十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北京密境和风科技有限公司赔偿原告何小飞三万元;

二、驳回原告何小飞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被告北京密境和风科技有限公司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535元,由被告北京密境和风科技有限公司负担,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副本,上诉于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如在上诉期满后七日内不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判长陈访雄

审判员刘书涵

审判员张博

二〇一九年五月二十一日

本文来自疯狂小石头投稿,不代表一阔营销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kuo.com/58527.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联系我们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