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海高速江都征地方案,江都宜陵最新城建

7500年前从海中升起,自南而北,渐次涨大;

6500年前一次海退,合成一整块陆地——“扬泰古沙咀”

江海高速江都征地方案,江都宜陵最新城建

(历史时期江苏海岸变迁图)

历史就这么漫步走来,一走数千年。

它走过了尘封地下的遗址古城,走过了炊烟袅袅的田间农舍,又走过阡陌包围、绿树连荫的小村庄;它走过了商家林立的古老城镇,又走过鳞次栉比、高楼围绕的现代都市。在同样的一块土地上,历史就这样演变。

无论城市如何变革,历史始终是城市的根,文化始终是城市的本。

我们将用新闻的方式,以时间为序,对泰州城市的历史进行一次完整的讲述。把那些或消失无踪,或湮没在后街小巷的历史,一点点挖掘出来,整理成文,用今天的视角来解读历史,让今天的泰州人在惊叹于这些辉煌历史的同时,怀着敬慕之心,去重新审视这片原本认为熟识的土地。

在这里,你可以看到一座城市的前世今生。认识这座城市,就是认识我们自己。

6500年前一次海退,合成一整块陆地,古地理学称之“扬泰古沙咀”。

这里是大海。我们美丽的家园,就是在大海的汹涌波涛中诞生的。

大约8000多年前,长江走到今天仪征和镇江之间,下面是海,江面骤然开放,长江水至此放慢了脚步,与海潮相迎

长江年入海流量达1060立方千米,每年携带的4.5亿吨泥沙,逐渐沉降,垫高海底,形成水下三角洲

南缘多丘陵,多礁石。北缘多沙,所以,沙堤成为自然堤防。沙堤堆高,自扬州蜀岗而下,以至江都宜陵,最先出水成岸

沙岸中断,沙堤在水下延伸。7500年前,一个沙洲群浮出海面。自南而北,渐次涨大。6500年前一次海退,合成一整块陆地——古地理学称之“扬泰古沙咀”。

作为蜀岗余脉,从宜陵算起,古沙咀东西长约200里,南北宽约50里,略呈三角形。

扬泰古沙咀涵盖了今海陵区和姜堰区大部,东端伸入海安西北角。

这是泰州最古老的土地,我们童年的摇篮,梦里的故乡。

5000年前,这里的植被与今天差不多

成为海天茫茫中的一座鸟岛

远古的泰州四面环海。一道道沙脊和沙沟,波浪状分布。平均海拔7—8米,高于今天的平原,高低落差也比今天大。

北亚热带暖湿气候,年平均气温比今天的14.7℃高出2—5℃,年降水量也比今天平均的1049mm多出200—300mm。

明代以前,东海、黄海不分,通称东海。这里是古称东海的南黄海。扬泰古沙咀之上的太平洲,之旁的马驮沙,之下的崇明岛,皆远未生成。海天茫茫,只有这一块面积已不算小的陆地。

这是一座鸟岛。南北和东西候鸟迁徙线交会于此,数以百万计鸟类的飞翔,曾是怎样壮观的景象啊!

就像江南丘陵一样,到处是蕨类植物,凤尾蕨疯长到1米多高。

直到距今5000年前后,气温趋向温和,植被才与今天差不多。

古沙咀周围的海域,孳生着大量的浮游生物,入海河港更多淡水鱼虾,正是鲟科鱼类摄取丰富营养的理想场所。

泰州的周山河,于1960年出土了海贝壳化石。王石乡,于1982年出土了海贝壳化石,还有海螺和牡蛎等海生动物化石。这些出土的化石,说明古泰州是由海而成陆地的。

在沙咀形成初,麋鹿已泅海而来。得天独厚,没有天敌,水草丰美的湿地,自是它们的乐园。

先民们逐渐在此建立长久的聚居地

泰州从史前走进历史文明

这里成为文化交流的驿站,他们来了又去了,继续各自的漂流。也有一部分人留下来,生息繁衍。

今属南通的海安,自远古直至半个世纪前,都属泰州。讲的是泰州话,老一辈自称海陵人。

海安是泰州远古文化的始点。一行一行脚印,或深或浅,散布到古沙咀各方。

先民们先是住在海边。沿海水产最为丰富。

在大海边,发现多处鲸鱼化石,就是那时搁浅在海滩上的。

先民们在这气候宜人、地理环境优越的条件下,从事采集、渔猎和原始农业、家庭饲养业以及手工业。

大海是慷慨的,给予她的儿女以丰厚的馈赠。然而,大海又是威严的。台风、暴雨、怒潮、她的咆哮,也降下一场一场灾难。

先民们逐渐走向内陆高地,建立长久的聚居地,从史前走进历史文明。

以后,泰州就有了一个文字记载的名字——海阳。(见《战国策?楚策》)

泰州也许有一个更古老的名称,叫碧阳

碧阳是原初的海阳,海阳是扩大了的碧阳

那么,海阳这个名字,是楚人给起的,还是以前的吴人、越人?然而,难道不可以是我们自己吗?

打开远古传下来的地理著作——《山海经》。翻到《东山经》的《次三经》可以看到:这里自北而南,记载了九座山。其间距离,所计不是道里,而是水程。这些山不在陆上,是从北黄海到南黄海再到东海的近海洲岛。

我们感兴趣的是第六山。此前各山,大都无草木,多沙石。到了这里,风景忽异。

又南水行七百里,曰孟于之山。其木多梓桐,多桃李,其草木菌蒲,其兽多麋鹿。是山也,广员百里。其上有水出焉,名曰碧阳,其中多鳣鲔。

梓桐是落叶乔木,桃李是花树,菌蒲是草本水生植物。都是我们熟悉的,感到亲切的。从植物群落看,显已进入一个温暖湿润的地带。

在茫茫的海上,搜寻此山,最明显的标志,一是“多麋鹿”,一是“多鳣鲔”。

《山海经》记麋鹿,称“多”的地方不多。而这里是海上,别的岛都没有麋,只有这里,不仅有,而且“多”。

鳣鲔,即鲟科之鲟鱼和鳇鱼,是一种生活在长江下游的鱼类。

“多麋鹿”复“多鳣鲔”,交叉定位于一点,那么这个洲岛,不是扬泰古沙咀,能是哪里呢?

《山海经》上的山,是各图腾氏族的居住地,不一定是山。山名是各族自己取的,大称“某某之山”,语音差异很大。记录者仅记其音,其义已失,以后都改了地名。

水名大多已定。江、淮、河、汉、泾、渭、汾、洛、潇、湘、沅、澧……古今无异。水是公共的,流贯各山。循其水,可知其山。

“孟于之山”,远古先民的发音,今已听不懂。

“名曰碧阳”,水名很美,其义也明白。

碧阳就是海阳,海阳之名就从碧阳而来,都指大海之北,都是我们自己取的名字。

碧阳是原初的海阳,海阳是扩大了的碧阳。两个名字一脉相承。

不妨认可,比海阳更早,泰州也许有一个更古老的名称——那就叫碧阳吧。

1768年,泰州东北境划出,不再与大海相邻

但却永远留下很多海的痕迹

4000年前,古沙咀西与江都宜陵接壤,成为半岛。东端从青墩展开,分向东南和西北推进,拉出如皋—海安—东台一条海岸线。

至此,扬泰古沙咀的发育完成。江和海酝酿着下一段沙洲群的生成和整合。

汉初方士,站在如皋岸边,看见麋鹿角挑水草东游,那里就是传说中的仙山——扶海洲,今如东。

以后,从六朝到五代,东南方向,又有胡逗洲、东布洲等,陆续升起,就是今南通和海门。

3000年前,从东台北上的沙堤,和从阜宁南下的沙堤,在兴化和盐城交界的大岗合龙,将其间浅海封闭成潟湖。此后,逐渐演变为里下河平原。

秦汉之际,长江过了泰州,将入海口推移到如皋。

长江东去,淮水西来。穿过海陵区、姜堰区和曾属泰州的海安,扬泰古沙咀主脊,新老通扬运河之间,成了江、淮两个水系的自然分水岭。

随着海岸线的东移和新行政区域的形成,泰州经历了一个内陆化的过程。公元1768年,泰州东北境划出后,泰州成为一个不再与大海相邻的内陆地区。泰州人熟稔的潮声,变得越来越远。

大海远去,但在泰州人的记忆里,还保存着许多与海有关的地名。

大至海阳、海陵、海安、宁海、盐城、静海制置院、海门等;中至江海会祠、海陵仓、捍海堰等;小至海潮村、晓潮村等。

作为泰州人民对大海的最真切的一种思念情怀,重新修建望海楼成为当地人共同的心愿。2006年,望海楼重新屹立在凤城河畔,揭示了泰州人民浓得化不开的一种大海情怀。

大海的痕迹

海陵

捍海堰

大致位于今如皋、海安、东台、大丰、阜宁老204国道一线。唐大历二年(767),李承初建捍海堰,俗称“皇岸”。宋天圣二年(1024),范仲淹重修,后人亦将之称作范公堤。

望海楼

海潮村

现位于高港区胡庄镇,相传很久前,一次发大水,海水淹没整片村庄,待海水退去后,村民在潮水淹没过的地方发现了一只有草帽大小的螃蟹,大家都认为这场潮水是此蟹带来的,所以把这里称之为蟹潮村,也有称为海潮村。

海阳楼

位于青年路青年桥南路西一侧,为上世纪80年代建筑。因泰州古称海阳而得名。

“硬核”村支书沈利民,是江都战“疫”一线的典型代表之一。

驰援武汉前线,他们演绎“最美逆行”

江海高速江都征地方案,江都宜陵最新城建

冲锋防疫,涌现一批抗疫“急先锋”

在江都战“疫”火线上,从抗“疫”小夫妇到上阵父子兵,从抗“疫”母子团到战“疫”夫妻档,一个个“急先锋”谱写着动人的佳话。一批“急先锋”冲在战“疫”第一线。

江海高速江都征地方案,江都宜陵最新城建

连日来,疫情严峻,江都所有警察放弃休假,全警在岗,奔走在抗击疫情前线。巡特警大队大队长陈永祥第一时间出现在高速入口,把好人员出入关。大年初一大早,陈永祥的儿子陈寅给正在执勤的爸爸打来电话:“爸爸!带我一起去执勤吧!”陈寅是南京医科大学大三学生,已经掌握了不少医学知识,具备一定的临床能力。看到爸爸连续几天没有回家,他在心疼爸爸的同时,也想发挥自己的专长,为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役贡献一己之力。“上岗”期间,陈寅为数百名旅客测量体温,向他们普及防护知识。父子俩互相鼓励,互相支持,为夺取抗战疫情的胜利,作出自己的贡献。

区卫生防疫站退休医生周兰香申请重返岗位,并劝她的儿子韩磊坚守在国网湖州供电公司保电岗位,放弃回家团聚。“穿上这身白大褂,即使再危险,我们都应该往前冲!我有多年的防疫经验,我要继续发光发热。”她这样对老伴说。从腊月二十九开始,她一直坚守在高速公路出入口,是一位阻击病毒入侵的巾帼英雄。

江海高速江都征地方案,江都宜陵最新城建

众志成城,坚决打一场防疫大胜仗

江海高速江都征地方案,江都宜陵最新城建

各部门、各单位成立一支支先锋队,深入镇村、社区、学校、企业、商场,构建群防群治疫情防控体系。

“1+N”网格化大军穿梭在大街小巷、千家万户,随时发现疫情、随时管控疫情,成为防控阻击战的生力军。

从城区到镇村,一支支大学生支援团、老年防控队、老兵突击队和一大批志愿者团队,纷纷加入疫情防控阻击战先锋队,成为城乡联防联控的一支拉得出、打得响的战斗队。

江都,“疫战”亮剑,誓打一场大胜仗

交汇点通讯员江萱李丽

本文来自最终投稿,不代表一阔营销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kuo.com/58339.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联系我们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