摔碎手镯事件和解,游客摔碎30万玉镯后续

摔碎手镯事件和解,游客摔碎30万玉镯后续

摔碎手镯事件和解,游客摔碎30万玉镯后续

事主驾车坠入水库身亡,两份血液检测报告,一份酒驾,一份无酒精含量;甘肃省保监局介入调查

2018年6月12日,焦小云来到国道212线肖家店西南71米麒麟寺水库处(甘肃陇南市文县)。2年前,她丈夫王维红驾车坠入这个水库。

甘肃省陇南市文县公安交警大队调查结果显示,2016年3月15日凌晨6点多,王维红开车至上述路段时,坠入麒麟寺水库。两天后,王维红尸体被打捞上来。文县公安交警大队认定该事故“不属于交通事故”,原因是“在自主意识支配下完成”。

这个事件随后因死者身后的保险赔付问题而一波三折。两份完全不同的血液检测报告——第一次结论是醉驾,第二次结论是无任何酒精含量,更是让事件扑朔迷离。按照保险赔付规定,自杀、酒驾、吸毒不予理赔。

一审期间,案件曾停止审理,转为刑事侦查。庆阳市公安局于2017年6月27日回复庆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表示“经反复调查核实,仍无法证实该案当事人涉嫌保险诈骗罪”。

甘肃男子驾车坠入水库死亡

焦小云和王维红都是甘肃庆阳人。焦小云说,王维红出事之前,他们经营三家火锅店,三家加盟店,年收入600多万,好的时候有800多万。出事之后,家里的火锅店无人经营,全部停业,加盟店不能供应原料,也退了加盟费。

王维红去世时只有45岁。2016年3月中旬,他们在西安的新店装修完毕,定在3月19日开业。3月13日,俩人在西安市“凤城五路”的一个租车行租了一辆小型轿车,焦小云因要照顾孩子坐大巴返回庆阳,王维红则驾车前往陇南考察市场,顺便寻找更好的火锅原材料。据了解,当地盛产花椒,自古就是优质品种“大红袍”花椒的故乡。

据警方的调查记录显示,当地村民证实,3月13日晚和14日晚,王维红均出现在中庙乡桥头。14日晚,有村民询问王维红是做什么的,王维红表示昨天等的人没有等到,并向村民出示身份证。

调查报告显示,警方勘查并没有发现现场道路路面制动痕迹,“在车辆驶出路面点位置路边缘有微小痕迹,证明车辆在驶出路面之前未采取制动措施而是加速行驶。”

此外,警方现场勘查分析:“事发地路况好,道路直,视野开阔,轻微坡度,驶离路面点西侧有水泥防护墙,东侧有路边房屋,没有其他因素的影响下在此发生交通事故的概率极低。”

GPS记录显示,在3月13日至14日,王维红曾前后六次出现在事发地附近,焦小云一审代理律师、甘肃拓原律师事务所刘吉颖分析,这是王维红往返中庙与碧口镇途中的正常经过和停留。保险公司则认为,这是王维红为了自杀进行踩点。

“那条路那么多急转弯,想自杀哪个弯道冲下去都活不了,还用得着踩点吗,还在有人居住的地方?”焦小云不能接受丈夫自杀的说法。

保险公司拒赔2400万元保险金

王维红生前买有保险,出事后,焦小云第一时间联系保险公司,在随后的尸检、血液检测过程中,一直有保险公司人员参与。

焦小云说,王维红和平安保险庆阳分公司保险业务员刘江(化名)的表哥是朋友,由于自家开火锅店,刘江多次与表哥到店吃饭,熟悉后推销保险。“刘江经常来吃火锅,有时候还和同事们一起,他还有我们店的VIP卡。”

“当时我们已经买了保险,感觉不用再买了,但是平安保险的业务员说这是身份的象征,险种不一样,保的金额更多,到一定时间会返还。像我们做生意要贷款,也可以用保单贷。”焦小云说,“当时还说我老公经常在外面开车跑来跑去,买这些保险正合适。”

2015年9月,经过保险业务员一年的劝说,王维红思量,就当是理财,便在业务员的推荐下,购买“平安福”和“百万任我行”保险,受益人是焦小云。投保过程中,保险公司安排王维红进行体检,又对店面进行核查评估,一个月后,审核通过,才完成投保。

焦小云提供的投保合同显示,2015年10月26日,王维红在平安保险庆阳分公司投保了《平安福终身寿险》保额300万元,提供的保障为被保险人身故,按保险金额给付“身故保险金”,保险费每年93300元。并有附加《平安福提前给付重大疾病保险(2015)》保额15万元、《长期意外伤害保险(2013)》保额1000万元(自驾双倍赔付2000万元)和《豁免保险费重大疾病保险》,保险期间分别为终身、26年、20年,保险费每年共60619元。

焦小云说,按照《长期意外伤害保险(2013)》中的规定,被保险人以驾驶员身份驾驶或者以乘客身份乘坐个人非营业车辆期间因交通事故遭受意外伤害,并自事故发生之日起180日内身故的,除按第一项给付“意外身故保险金”外,保险公司按第一项确定的“意外身故保险金”金额给付“自驾车意外身故特别保险金”,也就是双倍赔付,共计2000万元。

2015年11月2日,王维红再次投保《平安百万任我行两全保险》保额为10万元,交费10年,每年保险费2459元,合同中举例说明保险保障为:“自驾车意外全残或身故保险金,”给付金额100万元。

当初买保险送的玉镯子还在家里放着,但王维红却不在了。焦小云说,由于王维红自驾身亡,按照保额,平安福终身寿险保险金300万元,长期意外2013保险金2000万元,百万任我行两全保险100万元,一共2400万元。

事故发生后一个月,也就是4月15日,保险公司出具“理赔决定通知书”,表示“不予退还保险合同之保险费;不予承担合同解除前发生安全事故之保险责任”,理由是“因本次事故属于条款约定的责任免除情形,以及投保人在投保时故意未向本公司如实告知,严重影响了本公司的承保决定,故解除保险合同,同时不承担给付保险金的责任”。

双方法庭激辩承保规定

而在一审质证环节,保险公司认为,车窗打开不能证明王维红试图自救,车窗密封情况下坠入水中,水不能迅速进入,更能提供生还可能,车窗打开水迅速进入车内,更能证明王维红系自杀行为。

在焦小云看来,“保险公司寻找一切理由不给赔付。”

另外,保险公司提出,王维红未如实告知在其他保险公司投保的事实、未如实告知年收入及负债情况,甘肃省庆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这一理由不予支持。

焦小云表示,自己家并没有巨额欠款,“做生意我们借别人钱,别人也借我们钱,这很正常。”

两份不同结论的血液检测报告

“不仅是酒驾,而且是醉驾。”焦小云被告知。她说,警方在调查过程中,拿着王维红的照片在一些商店、饭店询问王维红是否买酒,对方均表示没有。

焦小云不服,并提出重新做鉴定。他们最开始联系兰州一家鉴定中心,对方表示和四川鉴定中心平级,鉴定出来在法律上仍然会有争议,而且是最后一份血液标本,不能浪费,建议去级别更高的鉴定中心。

对于2份结论完全不同的血液检测报告,焦小云律师在法庭上提出质证,法院当庭没有表态,在判决书中对于这一情况也没有发表意见。

此外,焦小云的律师认为,事故唯一的目击证人葛万庄(化名)的笔录存在出入。

葛万庄开过车,他认为,“当时路边有油菜花,车停在房子后面,这个角度很难看到右边的水库。”

刘吉颖律师表示,警方出具的事故调查分析书中记录,王维红所驾车辆GPS显示,车辆并无倒车行为。

一审法院认定“非意外也非交通事故”

最让焦小云心烦的,是丈夫身亡的事故原因认定。

2016年3月17日,文县公安局交警大队出具“道路交通事故尸体处理通知书”,称“王维红因交通事故死亡,尸体已经检验。根据有关规定,请于2016年3月28日前办理尸体丧葬事宜。”

依据《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41条:“经过调查,不属于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管辖的,应当将案件移送有关部门并书面通知当事人,或者告知当事人处理途径。”

因此,焦小云说,“文县公安局如果认为本案不属于交通事故,就应当将案件移交相关部门,并告知我们处理的途径,如果认为查不清事实、判断不了成因,就应当出具事故证明,告知当事人可以提起民事诉讼。无论如何,不能出具所谓的《不予处理决定书》。”

拿到决定书后,焦小云当时并没在意,她以为只要能排除酒驾和自杀,保险公司就没有理由不赔付。焦小云说,她虽然不大理解这一结论的意义,也没有意识到应该立即申请复议,最终错过时效。

2017年4月19日,庆阳市中院在审理案件时,对于事故发生的原因界定不明确,不能精准确定民事责任,发函给陇南市公安局交警支队,要求对死亡结论做进一步明确。

陇南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于2017年5月16日回复表示“王维红系溺水死亡”,“认为本起事故不属于交通事故”,并附上了“3·15事故调查分析报告书”。

报告书显示,“根据现场勘查、电子物证、走访调查及检验鉴定,认为此事是当事人王维红在自主意识支配下完成的,不属于交通事故,不予按照交通事故受理。”

文县碧口镇交警系统一位工作人员表示,处理交通事故二十多年,从未听说过“因自主意识支配,不属于交通事故”。

一审辩护律师刘吉颖认为,驾车本身就是自主意识的表现,文县公安的报告并不敢下定结论说自杀,“这就是玩文字游戏,让人认为是自杀。”

刘吉颖认为,证据不足以证明是自杀就不能认定为自杀,排除自杀、吸毒、酒驾等不予理赔的情况,保险公司就应该赔。

2016年6月,湖北荆门11家保险公司“抱团拒赔”案中,当事人周华未解安全带,车窗未打开,被保监会认为是没有逃生自救举动。

在焦小云起诉保险公司案一审期间,法院以此案涉嫌刑事案件为由停止审理,并转为刑事立案侦查。

庆阳市公安局于2017年6月27日回复庆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表示“经反复调查核实,仍无法证实该案当事人涉嫌保险诈骗罪。”

2017年11月15日,庆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一审判决,驳回焦小云的诉讼请求。

法院认为,本案没有足以推翻《不予处理决定书》的证据,因此也认定为不属于交通事故。并认定,王维红驾车坠入水库既非过错也非意外,即王维红在其自主意识支配下驾车坠入水中既非遭受意外伤害也非交通事故,平安保险安阳分公司理赔条件不成就。

出此结果不服,焦小云提起上诉。

一审判决后,律师和焦小云偶然发现,一审法院主审法官张治辉的妻子在平安保险庆阳分公司工作,本应自行回避却没有回避。

2018年3月30日,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以一审存在审判人员应当回避的情形,未回避可能影响案件的公正审理,裁定撤销一审判决,并发回庆阳中级人民法院重审。

一审败诉,焦小云很难接受,她说,官司一定要打下去,就算拿不到保险赔付金,也要还丈夫一个清白。

起因:未拴狗绳遛狗邻居被吓摔伤

居住在禅城区一小区的林女士家中养了一条柯基犬。2018年5月18日的早上6时多,林女士与丈夫霍先生准备带着没有拴狗绳的柯基犬在小区内遛玩。此时,同一小区的陈女士也正好下楼散步。正当陈女士散步到小区内一路口时,林女士夫妇的柯基犬突然冲出电梯追赶陈女士。

虽然柯基犬只是小型犬,但因为事出突然,让年过五十的陈女士心生恐惧,马上就跑,当陈女士跑到物业服务中心门口时失去重心摔倒,昏迷不醒。门口值班人员及时发现倒地的陈女士,后与其家属将陈女士送往医院治疗。

在此次意外事故中,陈女士摔倒后左边额头瘀青肿大,手臂擦伤,手上佩戴的玉镯也摔落地上。送医后,医院诊断结果为:脑震荡,头外伤,头部皮下血肿,左上肢皮下血肿,多处软组织挫伤,且因伤需要全休一个月。事故发生后,陈女士家属报了警,派出所曾就赔偿事宜组织双方调解,但无法达成和解。

庭前:律协出面调解未能化解分歧

按照该《协议》,在双方当事人同意调解的情况下,该案在开庭前先由市律师协会律师调解中心进行调解。陈女士认为林女士夫妇应按照其起诉的意见支付赔偿,林女士方则表示对医疗费用没有意见,也同意支付适当的精神损害费用,但手镯是否在事故中摔烂的证据仍有不足,金额也有待确认。此外,林女士还认为陈女士所说的工作单位其实是其丈夫开设的公司,因此不同意支付误工费。由于双方分歧太大未能达成调解协议,案件继续由禅城法院审理。

结果:法官实地考证促成双方和解

2018年7月10日,该案在禅城法院开庭审理。庭审中,承办法官田媛组织双方在庭审中充分举证、发表意见,公正细致地分析了陈女士在举证误工费以及玉镯价值方面的诉讼风险,亦当庭向林女士释明了侵权责任法关于动物饲养人责任的相关规定,指出其确实存在未采取安全措施给狗拴狗绳的过错。

2018年7月18日,作为被告一方的林女士,向田媛法官送来了一面写着“怀爱民之心,办利民之事”的锦旗,表达了对田媛法官尽心尽责调查、耐心细致调解,妥善化解其与陈女士之间邻里矛盾的深深感谢。

提醒:犬只吓人投诉多遛狗应拴狗绳

据了解,佛山目前犬只数量约有20万只。经过佛山市法制局委托佛山社情民意研究中心进行调查,结果显示市民投诉最多、意见最大的养犬行为是犬只随地大小便,占;其次是犬只吓人()、噪音()、气味()、咬伤()。为此,佛山市法制局在时隔六年后重启养犬管理立法调研。

我国侵权责任法规定,饲养的动物造成他人损害的,动物饲养人或者管理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但能够证明损害是由被侵权人的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的,可以不承担或减轻责任。本案中林女士因未拴狗绳,遛狗时未尽注意义务导致狗只“肇事”吓倒邻居,最终与邻居对簿公堂。为了减少此类事故的发生,动物饲养人应加强安全意识,注意公共文明,带宠物外出时应佩戴绳链束缚,确保其在自己的视线范围内。

本文来自最新的寂寞投稿,不代表一阔营销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kuo.com/58004.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联系我们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