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袋购物是淘宝吗,口袋购物为什么没有了

2012,是个特别不适合预言家的年份。

此前,媒体圈流传着一个计算公式:

2011年,京东亏损超过了20亿元;2012年,如果京东销售额达到原计划,那么全年亏损将达到90亿元。两年亏损已超过京东C轮15亿美元的融资额。

李国庆掰着手指头算算,京东家的余粮差不多该没了。

但谁也没想到,这次预言会以“傻大黑粗事件”的名字,留在电商行业史上。

刘强东发微博回怼,“国庆兄又是傻大黑粗”。媒体很快就被这四字形容词吸引了过来,一家门户网站做出的标题是“刘强东:国庆兄傻大黑粗”。

不论谁先开口,“傻大黑粗”四个字显然都忽略了一个最关键的因素:时间。

某种意义上,电商创业是时间和亏损的平衡技巧。在成为最后的赢家前,淘宝连续亏损了六年,京东亏损了十二年,更早成立的亚马逊,更是亏损了二十年

在时间中挺过亏损,在亏损中赢得时间。如今已经远离主战场的李国庆应该没有预料到,自己与电商巨头的差距,其实是输在了亏损上。

在亏损中赢得时间

2005年,正值纸媒最后的黄金时代。武汉一家报纸在纸媒的黄昏来临前,突然在广告版上刊发了一篇匿名文章:阿里巴巴欲围魏救赵,淘宝网被疑成资金黑洞。

文章表示,“阿里巴巴模式不吸引人,淘宝网成了永远也无法赢利的资金黑洞,需要阿里巴巴的不断投入,本来赢利状况较差的淘宝网资金链条随时都可能断裂。淘宝这个黑洞只怕迟早会拖垮阿里巴巴。”

当然,这是后话。

至少在当时,这段话让人直接联想到另一家“个人交易网站”年,eBay坚持的“收费”策略与淘宝坚守的“免费”政策处于最后的路线斗争中。

在习惯了算账的美国人看来,搞免费路线的淘宝网走的是歪路邪路。eBay好不容易摸索出来的收费路线,已经几近取得盈利,而淘宝非要掏出4.5亿出来烧钱搞公益。

美国人大概忘了,浙江人一向擅长以时间换空间的斗争哲学,而这一回稍有不同的是,一个日本人帮助一个浙江人赶走了美国人。

10个月后,马云从软银捧回10亿元再度投入淘宝。

一年之后,美国人撤退了。

其实,eBay唯一没想清楚的是,做电商怎么能怕亏损呢?

eBay撤退六年后,深圳突然来了一个张口闭口自称老刘的男人,在一场活动现场中,老刘公然声称要10年烧掉10亿,才有可能做好电商。

这样的场景就算放在后来的中关村创业大街咖啡馆里,你也一定觉得,这位老刘是喝高了。

那时的老刘,能喝酒还是个加分项。当晚,尤里?米尔纳便决定再掏出7亿美金交给刘强东。

当然了,这笔钱同样也是用于亏损。

你们还要亏多久?

从2005年底开始,大家就开始急着替看不到盈利点的淘宝寻找商业模式。光是靠讨论淘宝何时盈利的这一话题,至少已经帮助12个大学生成功取得了硕士学位。

2006年5月10日,淘宝终于想办法尝试收费,却引发了淘宝史上最著名的一场危机。淘宝宣布建立一套“招财进宝”的网络竞价排名系统,卖家就某个关键词出价进行推广,并依据成交情况支付费用。

到了2009年,当时担任淘宝网CFO的张勇,一脸轻松的宣布即将盈亏平衡,6年里,阿里已经在淘宝烧掉了近35亿元。

这35亿元的记录,数年后会被此刻刚刚一夜白头的老刘打破。

这两个决定几乎吓跑了所有的投资人。美国回国搞VC的投资人,几乎人人都知道这两个决定意味着什么:烧钱。

成立于1998年的Webvan曾是美国生鲜电商的明星创业公司。获得融资后,创始人决定粮草先行,斥巨资自建仓储物流,两年后,这家生鲜电商巨头破产,投资人的12亿美金全都变成了巨大而无用的冷库。

刘强东自此和阎焱成了仇人。但小刘其实不必如此,阎焱只是表达了当时风险投资对电商的主流看法。就在打发走刘强东的同时,阎焱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还发表过如下看法:除了凡客诚品之外,电子商务基本上都是忽悠,都不赚钱。

为什么凡客诚品是例外?因为阎焱是凡客的投资人。

至此,“京东到底亏损了多少”?已经成了全民猜猜看。

2011年6月,李国庆在微博上出了一道“算术题”:如果已知2011年京东商城的销售毛利率为4.5%,亏损率是9%,亏损率是毛利率的一倍,换来公司200%的增长速度,那么,京东已经亏损了多少?还能亏损多久?

小刘报仇,还真得等十年。因为要解决“不赚钱”这件事,京东的确花了差不多十年,直到2017年的第一季度,各大媒体才欢天喜地等到一个标题:京东终于盈利了。

还有媒体计算,到2017年第一季度首次盈利前,京东至少烧掉了300亿。后来,在央视节目现场,刘强东当场纠正了这一数字,“我们去年按照美国会计准则来讲,是账面亏损94亿”。

当然,这一次,没人再敢怀疑老刘是喝多了。

亏损都去哪儿了?

我们来看看同期的其他互联网巨头:

1998年,谷歌在车库中成立,2001年就已经开始大规模盈利;

1998年,马化腾创立了腾讯,2001年依靠QQ实现了盈利;

2000年,李彦宏创立了百度,第二年,凭借后来的竞价排名体系实现了盈利。

与之相比,电商要惨得多。淘宝走到盈利花了6年时间,京东花了12年,亚马逊则创下了互联网公司的记录:连续亏损20年后,才不疾不徐地开始盈利。

这话总有点儿不服气的意思,似乎是说,靠比别人敢烧钱,淘宝才赢得战争。

如果只比烧钱,就能赶走竞争对手,那商业竞争反而简单了,最后赢得战争的也应该是eBay,而不是淘宝。

那么,淘宝的烧钱战术,到底赢在哪里

2005年,天涯论坛有位网友发起了一个“声讨网络流氓淘宝”运动,在很短时间内,得到不少网民支持,大家声讨的理由是,“广告老是跳出来”、“广告老是QJ眼睛”。

从前一年开始,大量在网吧上网的网民,突然发现平时上的各类网站上都出现了淘宝网的广告。有个网民更是投诉,即使是在某过气歌手的歌迷网站上,也会在页面左下角突然弹出四方形的淘宝广告,关也关不掉。

网民一不小心,就会在淘宝网的超链接中迷失自己。迫不得已,有程序员干脆专门开了个帖子,手把手教大家究竟用什么浏览器、用什么插件、或者修改host文件来屏蔽淘宝广告

后来,总有被拍死在沙滩上的中年人动辄怀念互联网的上古时代——那时候的论坛气氛真好。比如,在这些吐槽淘宝的帖子后面,总会出现一些理中客,谆谆善诱引导大家“先体验一下再说”、“支持一下民族企业”。

数年之后,《IT经理世界》才揭露了温情背后的真相:淘宝从成立之初就派专人负责监控各大网络论坛,时刻保持对网民的影响力,以“市场公关战”激励网民尝试淘宝的免费服务。

表面上,淘宝与eBay都在争夺门户网站、线下广告牌,但事实上,阿里巴巴同时又将4.5亿拆成小股部队,撒到了美国人根本理解不了的论坛里。

知道从哪里找用户,是一种天赋。当时,中文互联网的流量还没有集中在少数巨头上,大量个人网站和论坛,才是互联网的毛细血管。淘宝将有限的亏损分别用到最广泛的流量管道上,再借助市场公关战,建立品牌信任和曝光度,如此一来,淘宝的“亏损”,事实上是一种先做大蛋糕,再分走蛋糕的路径。

通过市场+公关的烧钱组合,淘宝完成了高效的用户转化。一边通过流量管道将网民转化成网络购物的用户,一边通过品牌公关手段,跟用户之间建立前期信任。

在电商的竞争中,谁能弄明白用户在哪里,谁能够吸引用户,谁能够获得用户信任,谁就能赢得战争。这才是烧钱的根本逻辑。

这一路径迄今仍未改变,即便是到了微信互联网时代,仍然如此。新电商平台拼多多创始人黄峥在接受《财经》采访时,用一句大实话做了总结:

投广告是为了告诉消费者,我不是骗子。

行过亏损之地

2018年,传出当当网要卖身海航的消息。一家媒体做的标题是:当当网,死于上市之日。

精打细算,被夫妻俩视为是当当网的成功之道。但夫妻老婆店再会算账,也始终是小本生意。

卖书的当当网似乎忘记了历史。

2005年,当淘宝首次面临“能否盈利”的质疑时,马云用了颇值得玩味的一句话作答,“淘宝三年不盈利”。其潜台词是,不是不能盈利,而是不想盈利。

过于相信自己的预言,就会忘了他人的玩笑里也有朴素的真理。

十四年后,2019年,黄峥在致股东的信里,对这两句话做了进一步解释:

“这个小大人随时具备了赚钱的能力,但是,我们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将不会改变现在的经营策略,而是持续聚焦在企业内生价值上,积极寻找对长期公司价值有利的决定。”

什么是有利的亏损?

马云有过一个比喻,“如果一个两钻的卖家,一个月通过经营淘宝店铺,获得的利润能够达到3000块钱,那么我们向他收取10块钱,他应该会很乐意地缴纳”。

如今要花近三成利润用于淘宝推广的中小卖家,可能对这句话不太满意,但事实上,这其中的确蕴含着一个朴素真理:电商是规模游戏。

有研究认为,互联网企业在发展中存在着两个均衡点。

第一个均衡点,在用户相对规模不大、且特征相对一致的情况下,企业可以就单一项服务直接收费,只要服务价值能够满足价格,就能实现盈利。

现实中,不少企业都踩在了第一个均衡点上。当当网靠卖图书这一个品类,就已经实现了盈利。此后,在单一品类单一人群中深耕的不少电商,也同样很快实现盈利,例如,主打品牌折扣品的唯品会,2008年成立,四年后刚一上市就宣布盈利,如今已经持续24个季度实现盈利。

但在互联网平台经济的江湖里,第一个均衡点事实上是“不稳定均衡”。过早地盈利,也堵死了规模扩大的可能,如今,连续盈利的唯品会,市值已经跌去了68%,用户增长几近停滞。

淘宝、拼多多、京东代表的电商企业,追求的是第二个均衡点。

在经过第一个阶段后,迅速牺牲利润为用户创造价值,获得规模增长。当用户规模达到某个临界点,企业此前投入的亏损部分,将被规模摊平,此时,成本趋于无限降低,而收益会不断扩大。

阿里巴巴刚刚发布的2020财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核心电商仍然是阿里唯一一项盈利的业务,营收为人民币亿元。整个2019财年,阿里巴巴集团收入达亿元,其中,以淘宝天猫为主的核心电商收入占总营收比例为86%。

这正是早年的马云、如今的黄峥敢于宣布“不想赚钱”的真实原因。对于互联网企业来说,如果你在驾驶一辆疾驰的高速列车,你所能做的最正确的事,不是出于恐惧而盲目刹车,而是继续加速,直至闯开新世界的大门。

[1]淘宝苦苦赚钱,第一财经周刊,

[2]淘宝盈利之路,经理人杂志,

[4]京东商城刘强东:10年10亿才能做好电商,新浪科技,2012

[5]崛起,还是失败?淘宝与易趣的战争,联商网,

[6]当当的17年:从40%到1.3%,从上市到退市,从“带头大哥”到“陪跑小弟”,2016,华商韬略

[8]淘宝:再砸20亿求解盈利谜局,经营者,2008.8

[9]电子商务,“烧钱”背后的隐忧,互联天地,

[10]京东刘强东:要扛住亏损,直到烧出真金白银,

[12]阿里巴巴欲围魏救赵,淘宝网被疑成资金黑洞,长江日报,2005

太猖狂!

短短10分钟时间内,

一名戴着棒球帽和口罩的男子

就在东关大街某商场门口

盗窃手机7部!

这位“偷手机大盗”仅仅31岁,

已有26年的盗窃史……

口袋购物是淘宝吗,口袋购物为什么没有了

从历下公安姚家派出所获悉:

日前,历下警方

已将这名盗窃手法娴熟的“老贼”抓获。

2021年2月7日下午5时许,历下公安东关大街派出所接到群众王先生报警:自己在某商场被人盗窃手机一部。10分钟内还有6名受害人也报警称自己的手机被盗。除了时间相近外,这7名受害人都是在某商场购物时遭遇贼手,而且手机被盗前也都是放在上衣口袋内,通过监控,警方发现7七案件均是1名戴棒球帽、口罩的男子所为

口袋购物是淘宝吗,口袋购物为什么没有了

监控显示,

这名男子利用商场门口、人多拥挤的特点,

趁被害人进商场掀门帘时实施盗窃。

通过大量的调查走访等细致工作,

民警很快锁定了嫌疑人王某,

并于2月8日凌晨1时许在历城某地将其抓获。

“我不就是偷手机那点儿事吗?”

面对民警,嫌疑人王某出奇地“淡定”。

更让民警意外的是,

别看王某(男,山东聊城人)不过31岁,

其自称有26年的盗窃史,

自己6岁时就跟别人学习盗窃,

有多次盗窃前科。

口袋购物是淘宝吗,口袋购物为什么没有了

“王某自称,家人从小不管他,流浪街头的他就跟着别人以盗窃手机为生。”经民警深度审查,王某的父母早逝,他唯一的一个亲哥哥也在外地监狱服刑。

王某还表示,自己对济南每个商场属于那个派出所辖区都很熟悉,作案时不仅以口罩、棒球帽遮面,作案后还经常换衣逃避警方追查,“穿套衣服作一次案,监控里就留下了”。

经查,王某近来在济南多个区疯狂作案30余起。“在历下区,王某就在姚家、千佛山、东关大街等多个派出所辖区的商场出入口实施盗窃。”

同时,历下警方也提醒市民:

穿着厚重时,尽量不要将手机放在外套口袋里,若将手机放置包内,背包也要在自己视线范围内。

本文来自最新的寂寞投稿,不代表一阔营销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kuo.com/57964.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联系我们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