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骏语录,唐迟经典语录

“打工皇帝”唐骏重出江湖。

唐骏语录,唐迟经典语录

“打工皇帝”携手桃李面包股东拍下股权

由于上海飒哟港和上海兹果组成了一致行动人,其合计持有迪威迅股票,超过北京安策持股比例,成为迪威讯第一大股东。不过,目前迪威讯董事会的六位董事全部为北京安策提名,上海兹果和上海飒哟港暂未有调整上市公司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的明确计划,因此,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未发生变更。

值得一提的是,上海飒哟港和上海兹果背后的股东来头都不小。上海兹果的实控人是在市场上有着“打工皇帝”名号的唐骏。

唐骏语录,唐迟经典语录

唐骏同样是上海飒哟港的股东之一。另外,分别持有上海飒哟港股权的吴志刚、盛雅莉也大有背景,他们是桃李面包的原始股东。

唐骏语录,唐迟经典语录

桃李面包招股说明书显示,吴志刚2013年6月13日至2016年6月12日担任公司董事,直接持股万股;盛雅莉持股万股。桃李面包公告显示,截至2021年半年报,吴志刚、盛雅莉持股数量分别为万股、万股,持股比例分别为、。按照8月20日收盘价29.7元/股来计算,对应市值分别为亿元、亿元。其中,盛雅莉为桃李面包董事、石家庄桃李食品有限公司监事。

另外,公告显示,本次权益变动完成后,除上海兹果未来12个月将其持有部分或全部股份转让给其一致行动人上海飒哟港外,双方在未来12个月内不会减持上市公司股份;如发生因上市公司业务发展和战略需要,或者进行必要的业务整合或资本运作,上海飒哟港及其一致行动人不排除在未来12个月内增持股份。

这意味着,唐骏和桃李面包两股东此次投资迪威讯并非财务投资这般简单。

值得注意的是,唐骏所掌控的企业以信息软件类为主,与迪威迅的主业或有协同之处。此前,唐骏旗下微创网络曾在2019年申报科创板IPO,后来撤回了申请。

昔日市值百亿如今诉讼缠身

彼时,迪威迅也曾有过高光时刻。公司股价曾于2015年冲至高点元/股,市值超150亿元。但随着公司业绩年年走下坡路,股价也一路下行。截至8月20日收盘,公司股价报元/股,市值仅剩18.4亿元。

唐骏语录,唐迟经典语录

公司财报显示,2017年,迪威迅净利润出现首亏,当年亏损万元;2018年,公司亏损扩大至亿元。2019年,公司虽然实现了扭亏,但2020年公司再次陷入亏损境地,当年亏损亿元。

根据公司最新财务数据,2021年一季度,公司仍处于亏损状态。一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089,11万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793.9万元。

除了下滑的股价以及亏损的业绩,迪威迅还诉讼缠身。天眼查数据显示,公司涉及诉讼有55起,其中作为上诉人涉及资金为万元;身为被告涉及金额为万元。与此同时,公司作为被执行人的执行总金额为万元。另外,公司还收到了两个限制消费令,最新一个的发布日期为2021年6月。

唐骏语录,唐迟经典语录

编辑:王寅

唐骏语录,唐迟经典语录

唐某1实际控制微创(上海)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微创网络”),计划与上市公司天津鑫茂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鑫茂科技”或“富通信息”)董事长、实际控制人徐洪谈收购事宜。2016年9月,徐洪开始与唐某1接触讨论鑫茂科技与微创网络重组,初步拟定唐某1和徐洪成立并购基金收购微创网络股权后再装入鑫茂科技的方案。

徐洪联系时任广州证券员工唐云帮忙对接资金,唐云介绍徐洪与浙银俊诚(杭州)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银俊诚”)股东刘某军、总经理王某、副总经理袁某见面,由浙银俊诚提供并购方案。

2017年8月8日,鑫茂科技发布《召开股东大会审议继续停牌相关事项》公告,称重大资产重组标的为微创网络,公司以自有或自筹资金收购标的公司10%股权,同时通过发行股份收购标的公司90%股权,并募集配套资金。2017年11月24日,鑫茂科技公告复牌,以1000万元保证金收购微创网络10%的股权,并称将继续推进本次重大重组事项。微创网络100%股权作价亿元,占鑫茂科技最近一期经审计的净资产亿元的。

尤立峰使用“刘某”证券账户5月9日买入“鑫茂科技”万股,买入金额万元。2017年11月29日卖出万股,卖出金额万元,无获利。“刘某”证券账户交易的万元资金系按1:4的比例配资存入,其中尤立峰提供保证金80万元,刘某提供借款320万元。

此外,唐云控制使用24个账户于2016年11月至2017年5月间向账户组相关人转入资金,账户组交易“鑫茂科技”股票的资金按1:3至1:5的比例配资。账户组于2016年11月7日至2017年5月24日期间累计买入“鑫茂科技”亿股,买入金额约亿元,后于鑫茂科技股票复牌以后全部卖出,卖出金额约亿元,无获利。

微创(上海)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第一大股东为上海微创软件股份有限公司,持股比例,富通信息为第四大股东,持股比例10%。

鑫茂科技于2017年8月8日发布的《关于召开股东大会审议继续停牌相关事项的公告》显示,公司筹划的重大资产重组标的资产为微创(上海)网络技术有限公司90%股权。微创网络目前控股股东为上海微创软件股份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为唐骏。

鑫茂科技于2018年5月21日发布的《关于终止筹划发行股份购买资产事项的公告》显示,由于公司实际控制人拟发生变更,考虑到公司业务经营思路及公司战略安排可能随之调整,同时公司本次交易历时较长,期间市场环境也发生了一定变化,为保护上市公司和广大投资者利益,经公司与交易对方友好协商,各方决定终止本次发行股份购买资产事项。

下列情况为前款所称重大事件:

(一)公司的经营方针和经营范围的重大变化;

(二)公司的重大投资行为和重大的购置财产的决定;

(三)公司订立重要合同,可能对公司的资产、负债、权益和经营成果产生重要影响;

(四)公司发生重大债务和未能清偿到期重大债务的违约情况;

(五)公司发生重大亏损或者重大损失;

(六)公司生产经营的外部条件发生的重大变化;

(七)公司的董事、三分之一以上监事或者经理发生变动;

(八)持有公司百分之五以上股份的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其持有股份或者控制公司的情况发生较大变化;

(九)公司减资、合并、分立、解散及申请破产的决定;

(十)涉及公司的重大诉讼,股东大会、董事会决议被依法撤销或者宣告无效;

2005年《证券法》第七十五条规定:证券交易活动中,涉及公司的经营、财务或者对该公司证券的市场价格有重大影响的尚未公开的信息,为内幕信息。

下列信息皆属内幕信息:

(一)本法第六十七条第二款所列重大事件;

(二)公司分配股利或者增资的计划;

(三)公司股权结构的重大变化;

(四)公司债务担保的重大变更;

(五)公司营业用主要资产的抵押、出售或者报废一次超过该资产的百分之三十;

(六)公司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的行为可能依法承担重大损害赔偿责任;

(七)上市公司收购的有关方案;

(二)证券公司及其依法设立的子公司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及工作人员,证券公司的股东、实际控制人或者股东、实际控制人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

(三)证券服务机构、债券受托管理人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合伙人、负责人及工作人员,证券服务机构、债券受托管理人的股东、实际控制人或者股东、实际控制人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

(四)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以下简称基金)管理公司及其依法设立的子公司、其他公募基金管理人、基金托管人及其设立的基金托管部门、基金服务机构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及工作人员,基金管理公司、其他公募基金管理人和基金服务机构的股东、实际控制人或者股东、实际控制人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

(五)私募投资基金管理人、私募投资基金托管人、私募投资基金销售机构及其他私募服务机构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工作人员,私募投资基金管理人的股东、实际控制人、合伙人、负责人;

(八)执法单位及相关自律组织的工作人员;

《证券市场禁入规定》(证监会令第115号)第四条规定:执法单位可以采取的市场禁入种类包括:

(一)不得从事证券业务、证券服务业务,不得担任证券发行人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

以下为原文:

〔2022〕23号

当事人:徐洪,男,1966年8月出生,住址:上海市浦东新区。

尤立峰,男,1987年10月出生,住址: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

一、内幕信息形成、发展过程

唐某1实际控制微创(上海)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微创网络),知道徐洪是上市公司天津鑫茂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鑫茂科技)的董事长、实际控制人,想和徐洪谈收购事宜。徐洪认为微创网络是很好的收购标的,鑫茂科技和微创网络的重组可以助力上市公司的发展。2016年9月,徐洪开始与唐某1接触讨论鑫茂科技与微创网络重组。2016年9月6日,徐洪、鑫茂科技时任监事会主席宋某、董事兼副总经理倪某强与唐某1在微创网络办公地见面商谈。初步方案是唐某1和徐洪成立并购基金收购微创网络股权后,再装入鑫茂科技。

徐洪联系时任广州证券员工唐某2帮忙对接资金,唐某2做了初步并购基金方案并安排下属程某寅联系优先级资金。唐某2介绍徐洪与浙银俊诚(杭州)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银俊诚)股东刘某军、总经理王某、副总经理袁某见面,由浙银俊诚提供并购方案,项目组成员包括袁某、章某海、陈某,唐某2安排助理李某萱与陈某对接。2016年10月20日,陈某向王某、袁某邮箱发送邮件,内容包含鑫茂科技并购基金业务时间进度表和资料清单

2016年10月25日至11月7日,曹某桢、倪某强、宋某、邢某梅、唐某2、李某萱、陈某、王某、袁某等人之间邮件发送微创网络资料、企业征信报告及中征码信息等资料。

2016年11月25日,李某萱发送邮件抄送唐某2,内容包含微创网络产业并购基金方案交易结构,交易结构中承担无限连带差额补足义务人为鑫茂科技实际控制人徐洪。12月12日,王某向陈某邮箱发送评估报告。

2016年12月22日,徐洪、倪某强、朱某涛带章某海、陈某、马某伟到微创网络尽职调查。

浙银俊诚设立的微创网络并购基金被否后,徐洪让唐某2联系其他渠道继续推进成立并购基金,唐某2联系了尤立峰,尤立峰介绍了资金中介董某颖。唐某2让程某寅联系董某颖,继续推进鑫茂科技成立并购基金收购微创网络,2017年4月14日,程某寅给董某颖、李某萱、唐某2邮箱发送邮件,董某颖未答复。

2017年5月17日,李某萱给唐某2、程某寅、王某汉发送邮件,内容包含鑫茂科技产业并购基金合作协议、调整后的测算结构。5月19日,唐某1与徐洪见面讨论微创网络估值。

2017年5月24日,鑫茂科技停牌公告称“控股股东正在筹划与公司相关重大事项”。8月8日,鑫茂科技发布《召开股东大会审议继续停牌相关事项》公告,称重大资产重组标的为微创网络,公司以自有或自筹资金收购标的公司10%股权,同时通过发行股份收购标的公司90%股权,并募集配套资金。2017年11月24日,鑫茂科技公告复牌,以1,000万元保证金收购微创网络10%的股权,并称将继续推进本次重大重组事项。

二、徐洪建议他人买卖股票、尤立峰内幕交易情况

(一)徐洪建议他人买卖股票情况

(二)尤立峰配资借用“刘某”证券账户在内幕信息公开前买入“鑫茂科技”情况

2.交易情况。刘某配偶杨某安排“刘某”证券账户开立后出借给尤立峰,由尤立峰实际控制使用。

3.资金来源。“刘某”证券账户交易“鑫茂科技”的万元资金系按1:4的比例配资存入,其中尤立峰提供保证金80万元,刘某提供借款320万元。

2017年11月24日鑫茂科技复牌后,尤立峰于2017年11月29日卖出全部股票。杨某将“刘某”证券账户收回,修改密码后自己使用。

当事人尤立峰及其代理人提出如下申辩意见:

其一,他本人对鑫茂科技收购微创网络股权一事概不知情,买入“鑫茂科技”是因为认识徐洪,在唐某2诱导下买入。

其三,他本人对相关政策认识比较模糊,对证券市场法律意识不太清楚,希望考虑实际情况,可以从轻处罚。

经复核,我会认为尤立峰的申辩理由不能成立,具体理由如下:

其二,尤立峰交易“鑫茂科技”异常。2017年5月8日,尤立峰与徐洪在上海见面。次日,尤立峰按照1:4比例配资,借用“刘某”账户买入“鑫茂科技”万元。涉案交易行为显示出尤立峰对于交易理由的确信,并非所谓的“补仓行为”可以解释。

2022年5月19日

〔2022〕24号

当事人:唐云,男,1976年4月出生,住址:上海市浦东新区。

一、内幕信息形成、发展过程

唐某实际控制微创(上海)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微创网络),知道徐某是上市公司天津鑫茂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鑫茂科技)的董事长、实际控制人,想和徐某谈收购事宜。徐某认为微创网络是很好的收购标的,鑫茂科技和微创网络的重组可以助力上市公司的发展。2016年9月,徐某开始与唐某接触讨论鑫茂科技与微创网络重组。2016年9月6日,徐某、鑫茂科技时任监事会主席宋某、董事兼副总经理倪某强与唐某在微创网络办公地见面商谈。初步方案是唐某和徐某成立并购基金收购微创网络股权后,再装入鑫茂科技。

徐某联系时任广州证券员工唐云帮忙对接资金,唐云做了初步并购基金方案并安排下属程某寅联系优先级资金。唐云介绍徐某与浙银俊诚(杭州)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银俊诚)股东刘某军、总经理王某、副总经理袁某见面,由浙银俊诚提供并购方案,项目组成员包括袁某、章某海、陈某,唐云安排助理李某萱与陈某对接。2016年10月20日,陈某向王某、袁某邮箱发送邮件,内容包含鑫茂科技并购基金业务时间进度表和资料清单。

2016年10月25日至11月7日,曹某桢、倪某强、宋某、邢某梅、唐云、李某萱、陈某、王某、袁某等人之间邮件发送微创网络资料、企业征信报告及中征码信息等资料。

2016年11月25日,李某萱发送邮件抄送唐云,内容包含微创网络产业并购基金方案交易结构,交易结构中承担无限连带差额补足义务人为鑫茂科技实际控制人徐某。12月12日,王某向陈某邮箱发送评估报告。

2016年12月22日,徐某、倪某强、朱某涛带章某海、陈某、马某伟到微创网络尽职调查。

浙银俊诚设立的微创网络并购基金被否后,徐某让唐云联系其他渠道继续推进成立并购基金,唐云联系了尤某峰,尤某峰介绍了资金中介董某颖。唐云让程某寅联系董某颖,继续推进鑫茂科技成立并购基金收购微创网络,2017年4月14日,程某寅给董某颖、李某萱、唐云邮箱发送邮件,董某颖未答复。

2017年5月17日,李某萱给唐云、程某寅、王某汉发送邮件,内容包含鑫茂科技产业并购基金合作协议、调整后的测算结构。5月19日,唐某与徐某见面讨论微创网络估值。

二、唐云内幕交易情况

(一)唐云控制使用“章某驰”等24个账户情况

唐云控制使用“章某驰”“冯某”“方某华”“王某丽”“何某娟”“邓某”“徐某1”(2个账户,分别开立于广州证券和第一创业证券)“钱某娟”“贾某娟”“陈某”“池某华”“潘某平”“叶某达”“贾某平”“金某”“胡某芳”“刘某”“陈某琴”“赵某强”“范某”“付某根”“张某康”“朱某刚”等24个账户(以下简称“唐云”账户组),“唐云”账户组保证金(或补仓款、利息等)来源于唐云方面。根据唐云的安排,蔡某丽使用高某(唐云之妹夫)中信银行账户向各配资账户名义人、资金中介转入保证金、利息、补充保证金等,并详细记录中信银行账户收支明细表。该明细表显示,唐云于2016年11月至2017年5月间,向“唐云”账户组相关人转入资金。“唐云”账户组交易“鑫茂科技”股票的资金按1:3至1:5的比例配资。

此外,唐云承认使用“唐云”账户组中除“何某娟”“贾某平”“陈某琴”以外的21个账户交易“鑫茂科技”。蔡某丽、赵某、王某普、须某春、高某指认,唐云控制使用“陈某琴”等账户交易“鑫茂科技”。

(二)唐云交易情况

“唐云”账户组于2016年11月7日至2017年5月24日期间累计买入“鑫茂科技”12,万股,买入金额约94,万元,后于鑫茂科技股票复牌以后(2017年12月27日之前)全部卖出,卖出金额约89,万元,无获利。

〔2022〕25号

当事人:秦嗣新(香港特别行政区居民),男,1961年11月出生,住址:香港跑马地。

秦奋,男,1988年7月出生,住址:上海市长宁区。

一、内幕信息形成、发展过程

唐某1实际控制微创(上海)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微创网络),知道徐某是上市公司天津鑫茂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鑫茂科技)的董事长、实际控制人,想和徐某谈收购事宜。徐某认为微创网络是很好的收购标的,鑫茂科技和微创网络的重组可以助力上市公司的发展。2016年9月,徐某开始与唐某1接触讨论鑫茂科技与微创网络重组。2016年9月6日,徐某、鑫茂科技时任监事会主席宋某、董事兼副总经理倪某强与唐某1在微创网络办公地见面商谈。初步方案是唐某1和徐某成立并购基金收购微创网络股权后,再装入鑫茂科技。

徐某联系时任广州证券员工唐某2帮忙对接资金,唐某2做了初步并购基金方案并安排下属程某寅联系优先级资金。唐某2介绍徐某与浙银俊诚(杭州)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银俊诚)股东刘某军、总经理王某、副总经理袁某见面,由浙银俊诚提供并购方案,项目组成员包括袁某、章某海、陈某,唐某2安排助理李某萱与陈某对接。2016年10月20日,陈某向王某、袁某邮箱发送邮件,内容包含鑫茂科技并购基金业务时间进度表和资料清单。

2016年11月25日,李某萱发送邮件抄送唐某2,内容包含微创网络产业并购基金方案交易结构,交易结构中承担无限连带差额补足义务人为鑫茂科技实际控制人徐某。12月12日,王某向陈某邮箱发送评估报告

浙银俊诚设立的微创网络并购基金被否后,徐某让唐某2联系其他渠道继续推进成立并购基金,唐某2联系了尤某峰,尤某峰介绍了资金中介董某颖。唐某2让程某寅联系董某颖,继续推进鑫茂科技成立并购基金收购微创网络,2017年4月14日,程某寅给董某颖、李某萱、唐某2邮箱发送邮件,董某颖未答复。

2017年5月17日,李某萱给唐某2、程某寅、王某汉发送邮件,内容包含鑫茂科技产业并购基金合作协议、调整后的测算结构。5月19日,唐某1与徐某见面讨论微创网络估值。

二、秦嗣新与其子秦奋共同内幕交易情况

(一)秦嗣新与徐某在内幕信息公开前见面并交流鑫茂科技运行情况

徐某与秦嗣新认识20余年。2017年3月2日前几天,徐某为借钱和秦嗣新见面,秦嗣新知道徐某是鑫茂科技的实际控制人,向徐某询问鑫茂科技的运作情况,徐某做了介绍。此后,秦嗣新向徐某提供了大额借款。

(二)秦嗣新之子秦奋的证券账户在内幕信息公开前交易“鑫茂科技”情况

2.资金来源。秦奋称其交易股票的资金都来自父亲秦嗣新。2017年3月1日,根据秦嗣新安排从他人账户转入秦奋三方存管账户8,000万元。同日,秦奋三方存管银行账户向“秦奋”证券账户转入5,000万元买入“鑫茂科技”。

〔2022〕8号

当事人:唐云,男,1976年4月出生,住址:上海市浦东新区。

二、唐云嫌内幕交易情况

本文来自默默投稿,不代表一阔营销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kuo.com/57726.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联系我们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