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难乘客父亲哭诉(遇难乘客父亲哭诉赔偿案例)

遇难乘客父亲哭诉(遇难乘客父亲哭诉赔偿案例)

依稀记得,五岁那年舌头摔断了。舌头摔断没有疼,只是滴血,感觉麻麻的。晚秋的风吹的落叶沙沙作响,正如那年五岁的时光。如今时光不再,母亲已故去,思绪被拉回五岁那年。

淅淅索索连天的秋雨,下的人心都凉了。家里的土房子到处都在漏水,院墙上的青苔在秋雨的浸泡中显得无精打采。地上湿漉漉的,被清晨的阳光照的泛着白气。

遇难乘客父亲哭诉(遇难乘客父亲哭诉赔偿案例)

父亲开始拾掇院中倒塌的院墙,因为要重新垒墙。他背上背篓和铁锨去村外铲土了。母亲在家,给我们几个嗷嗷待哺的小不点烧面糊糊。三姐那会八岁,在院子里和泥玩,母亲见状,一边制止着一边起身给三姐去洗手。我和四姐在炕上拿着围巾玩牵牛牛,二姐像个小大人一样跟在母亲屁股后面也在忙东忙西。大姐因为要去街上贩卖水果,走的早。将近一个小时的光景,母亲才算料理完我们姊妹四个的吃食。父亲一趟又一趟的背土,不一阵院子里已经有了好多干土,此刻的他拖着疲惫的身躯才得以偷个闲。母亲开始为父亲端来吃食,准备着罐罐茶。四目相对,父亲猛地好像发现了什么,起身赶紧跑了出去,母亲看了看父亲放在院中的背篓,貌似想到了什么。

遇难乘客父亲哭诉(遇难乘客父亲哭诉赔偿案例)

原来,父亲把铁锨落到村外了。他再次返还家中的神情可以看到,他这次是无功而返。东西早已不见了,父亲嘴里骂骂咧咧的,要知道三十年前的农村,物资极度匮乏,特别是作为农民,生产工具比命都重要。母亲一边埋怨父亲,一边又在极力劝父亲事已至此,先喝茶。现在想来,母亲当时的表现也在情理之中。看到丢东西的父亲,怨恨他的丢三落四,劝父亲喝茶又是在体谅着丈夫的辛劳,有时人啊,总是在貌似纠结中活着。父亲因为丢了铁锨气恼不已,加之母亲的埋怨,一气之下出了家门,丢下我们和母亲独自在家中。

作为孩子,才不管父母亲的伤神,依旧各自疯玩,三姐吃完早饭打着割猪草的幌子去拔萝卜了,我也和小伙伴去堡门前玩了,只有四姐因为身子骨弱,腿有些软,只能待在家中。

遇难乘客父亲哭诉(遇难乘客父亲哭诉赔偿案例)

说起老家的堡门,那可是大有来历。我们全村60余户就生活在这个堡子里,堡子位于镇子半山腰,居高临下,是个不错的观景台,登上堡子,镇子上的几千户人家错落有致的房屋尽收眼底。堡子与东面的剑龙山中半山腰的魁星阁遥相呼应,堡子的东南方向有著名的万华寺,据说解放战争时期,三马曾在寺庙中杀死好多红军,曾血流成河。儿时的堡子给童年生活留下了美好的回忆。因为堡子上面距地面6米多,母亲时常叮嘱我不要上去玩,可是孩子时候的我们好奇心使然,还是乐此不疲,纵使母亲多般调教,依旧玩性不改。

可是就在那天出事了。

遇难乘客父亲哭诉(遇难乘客父亲哭诉赔偿案例)

就是上面这个碌轴惹的祸。不知怎么的玩着玩着,眼前一黑,下巴就磕到了碌轴上,顿时,血从嘴角留了出来,伴随而来的是被大牙铲断但尚连在一起的舌头,那时也不觉得疼,感觉麻麻的,看到血觉得有些害怕了,便手里掌着半截舌头就往家跑。一进门,母亲吓得脸都绿了,虽然害怕,但一边掉着泪,一边立马吩咐我躺到炕上,用筷子夹起半截舌头慢慢放回嘴里,叫我不要动,又急急忙忙的找了些止疼消炎的药研成粉贴到了断裂处。孩提时的我,看到母亲哭出声,还是觉得事情有些不妙,因为我很少见到母亲哭,在记忆的深处,她总是笑呵呵的,一副被生活打不倒的样子。

傍晚时分,父亲回了家,手里拿着一把铁锹,肩上扛着一袋土豆,原来铁锹和土豆都是朋友给的,母亲向父亲哭诉着我的舌头,父亲又急忙出了门,为我出门寻药。

接近凌晨,父亲带来了好消息,据说从一个农村医生跟前寻了土方子,拿了治舌头的特效药,大象的鼻子。父亲一边说着怎么治疗,一边擦拭着额头上的汗珠。母亲小心翼翼的接过父亲带来的药,按照父亲的方法在锅里烘干了药,又研成粉末,均匀的抹在我的舌头上。我也开始了漫长的喝瓶装牛奶的日子。

记得那段时间,我最煎熬的就是不能吃东西。父亲吃饭喜欢吧唧嘴,母亲时常为此跟父亲吵架,生怕父亲吃饭的动静使我馋虫被勾起。有时深夜会看到母亲在流泪,长大后母亲告诉我,那会她生怕我以后留下后遗症,说话不利索,成为“大舌头”,总是想着用各种法子给我调理舌头。我喜欢唱歌,她就没日没夜的编竹席换钱为我买录音机,让我学着唱,生怕唯一的儿子因为舌头过不好这一生。

现在,母亲已经远去,她担心的儿子没有因为舌头过不好,而生活却依旧艰辛。

本文来自作者:zhanzhan,不代表一阔营销立场!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53337800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