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五里坡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景象介绍

夏日清晨,重庆五里坡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云雾缭绕,声声鸟鸣打破山林的静谧。待朝阳驱散云雾,斜照在峡谷的崖壁上,记者一行便开启徒步探访之旅,探寻长江边为何能多出一片世界自然遗产地。

重庆五里坡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景象介绍

这是7月6日拍摄的重庆五里坡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景象。新华社记者李安 摄

地处重庆市巫山县东北部的五里坡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占地352平方公里,与湖北神农架林区相接,保护区内沟壑密布,山峦起伏,有着丰富的野生动植物资源。但因神农架太过出名,五里坡曾经“藏在深闺人不识”。

2021年7月28日,重庆五里坡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通过边界微调程序,正式成为世界自然遗产“湖北神农架”的组成部分,神农架遗产地的生态系统和生物多样性得到进一步延伸和补充。五里坡的神秘面纱也渐渐揭开。

“成为世界自然遗产地并非易事,政府、保护区、村民都做了大量事情。”已在保护区工作20年的工作人员张克太说,10余年前,“无人区”里还设立着一个国有林场和2000多人口的庙堂乡。随着长江生态保护力度加大,国有林场后撤,林场职工由伐木种地转为管护森林,庙堂乡也实施整乡生态搬迁。此后,其他乡镇散布在五里坡范围内的山村渐次退出,这里逐渐成为人迹罕至的地方。

重庆五里坡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景象介绍

7月6日,新华社记者行进在重庆五里坡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新华社记者李安 摄

记者沿崖壁、顺峡谷所走的崎岖小道,是当地村民世世代代踩出来的“羊肠道”,部分路段仍隐隐可见“刀削斧凿”的痕迹,但更多路段已被草木遮蔽,隐没“身形”。张克太告诉记者,沿“羊肠道”巡护时,时常在山道上看到野猪等动物留下的痕迹,峡谷两侧的山林里还有大灵猫、黑熊、金丝猴出没。

50岁的“向导员”罗佑雄是巫山县当阳乡里河村人。“以前进出村庄全靠这条‘羊肠道’,我对这条路又爱又恨。”罗佑雄说,“爱的是这条路牵着故乡情,恨的是深山村日子苦,‘羊肠道’路难行。”

重庆五里坡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景象介绍

这是7月6日拍摄的重庆五里坡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景象。新华社记者王全超 摄

“大山困住了人,人也扰了青山,但限于历史条件,无力破解困局。”当阳乡党委书记赵岗说,5年前,借着扶贫搬迁和生态保护的东风,里河村200多位村民搬出了大山,“人退‘绿’进,村民生活改善,大山生态修复,实现双赢。”

行至中途,在山溪边歇脚,记者掬起一捧溪水喝上一口,清凉甘甜。“环境比以前好太多了。”罗佑雄说,虽然昨晚下过雨,但河水依然清澈见底,以前溪水在雨后可浑得厉害。

走走停停,记者沿途看到,峡谷里林木郁郁葱葱,山涧中溪流水声潺潺,小道旁退耕还林的坡地满是绿意。

“此前,保护区一直面临着人与自然如何相处的难题,可喜的是,随着生态理念深入人心,易地搬迁稳步推进,人与自然的关系越来越和谐。”张克太说,遍布保护区的200多个红外摄像头,还捕捉到金猫、云豹等濒危野生动物的身影。

重庆五里坡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景象介绍

这是7月6日拍摄的重庆五里坡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景象(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王全超 摄

受益于秦岭、大巴山和巫山山脉的屏障作用,许多珍稀动植物“隐居”于这片生态秘境,五里坡也成为我国西南地区不可多得的天然生物物种基因库。目前,已发现维管植物3001种、陆生脊椎动物447种,其中包括斑羚、林麝和金丝猴等珍稀濒危或特有野生动物。

近年来,巫山各类生态移民达3万多人,越来越多不适宜人居住的地方变成了“无人区”,在长江上游发挥保护涵养水土、维护物种多样性的作用。

本文来自作者:xz1080,不代表一阔营销立场!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53337800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