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窄平安是福香烟价格(宽窄平安是福香烟价格表图大全 平安)

大约中国从来没有一个酒吧

可以装得下这么多抽象和具象的东西

诗酒,胶片,光影

岁月,黑发,轻狂

裙裾,香烟,夏天

还有

一代又一代的男青年。

20岁的白夜装下了。

一、1998年,何小竹

二、1999年,贾樟柯

20年来,进入白夜的10个男青年

玉林西路最初的白夜

1999年,何小竹和贾樟柯在白夜喝酒。那时,未入而立的贾樟柯还只拍过一部《小武》;而前黔江文化局干部何小竹在成都定居到了第七个年头,刚接受诗人杨黎的邀约,和翟永明、石光华一起加盟了一本电影杂志。翟永明觉得《小武》特别棒,所以邀请贾樟柯来参加“世纪之交:电影与文学研讨会”。那天晚上何小竹与贾樟柯在白夜喝酒,具体谈些什么何小竹忘了,但有一个关键词他至今印象深刻,那就是“当下性”。这个词后来被贾樟柯频繁地在谈话中使用。

20年来,进入白夜的10个男青年

导演贾樟柯在白夜拍纪录片

白夜在1998年5月8日开业。那天也正好是何小竹的生日。所以,十多年来他的生日几乎都在白夜度过。他家离老白夜不远,只要有朋友在白夜坐下,就会给他打电话。晚上喝得两眼一抹黑,他也可以坚持走回到家。八年后,贾樟柯在成都拍《二十四城记》。他请翟永明为他虚构了四个故事,并为电影选诗。在结尾,翟姐选了万夏的《本质》。

成都

仅你消逝的一面

已经足以让我荣耀一生

戛纳公映那天,距离汶川地震仅十日。这诗叫人泪流满面。

三、2001年,六回

2001年,来自浙江的男青年六回19岁。

他在老白夜卖盗版碟。留一张片单,《小武》《索多玛120天》,什么先锋卖什么。然后留个传呼机。进价几块钱,卖20几块。他说简直是暴利。

但是六回还是没钱在白夜喝酒。何小竹和杨黎这些老大哥有时会叫上他一起,假如有客人从外地来,就在白夜喝。

20年来,进入白夜的10个男青年

2001年白夜影音周

直到2013年离开成都,六回的记忆中,最多的场景就是,和石光华一起,在白夜。频率高的时候,一周去两三次很正常。他们喝最便宜的“虎牌”,一般是石老买单。后来六回在杂志社工作,一个月能挣几千块的时候,也会偶尔买单。他们喝到凌晨三点,然后叫醒守门的老头,为白夜关门。四 2006年,马松2006年,白夜开到第八年,诗人马松已经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快要醉到无法打理自己了。于是,他会在这个时候起身回家。“白夜开张的头一两年,马松是一个不愿回家的人。他最怕的是深夜与众朋友分手,那时,他必被一个朋友押解而去。”马松是许多人的回忆。

20年来,进入白夜的10个男青年

老白夜 夜晚的外观

石光华说马松有一次喝醉了,抱着门口的电线杆死活不走,坚决不走,很多人拉不动他。人们聊起来,会问,“那些年,马松抱过的电线杆,还在吗?哦,还在!”翟永明也写过拉不动的马松。

当时白夜的吧台旁,还有一根刘家琨设计的柱子,那是为了支撑吧台上方一小块储藏室用的。马松即便在醉得不省人事时,也知道从这儿经过时,一把抱住它,任别人怎样推拉也绝不松手。后来随着白夜装修,这根柱子被拆掉了,马松改为抓住白夜的门框不放。更多的时候,马松是抓住出租车门不放,别的朋友根本无法把他塞进车里。

就这样,诗人马松抱着白夜的柱子,门框,白夜门口的电线杆,以及停在门口等客的出租车车门,抱着白夜,抱着他李白式的,写诗的方式,一抱就是好多年。

五、2008年,凹凸

刚从窄巷子回来。

晚饭后,七点一刻出发,我从龙泉驿向成都市区驶去。在窄巷子32号门口,看见了人高马大的王敏,打过招呼,他递了一张请柬给我。凭请柬,白夜酒吧的服务生给我拿了三瓶啤酒,他说除啤酒外,红酒、洋酒任喝。

20年来,进入白夜的10个男青年

在白夜,我先看见了翟永明、杨然、秦风,之后陆陆续续看见了杨黎、石光华、钟鸣、竖、王镜、欧阳江河、贾樟柯、周瓒、李陀、小安、刘涛、柏桦、蒋荣、吉木狼格、文迪、胡应鹏、罗铖、雨田、文康、华秋、吴克勤、李亚伟、杨晓芸、龚静染、张义先、洁尘等。到场人数据我目测有近200人。

那里在举行一个活动,有讲话、朗诵、演奏、喝酒、海吹等。

这个活动是为白夜酒吧位于窄巷子32号的新店开张暨白夜延生十周年而举行的。

——凹凸,2008.8.5,23时记

六、2010年,朱成

雕塑家朱成在白夜是另外一个样子。马松是不动,朱成是动。

2010年的平安夜,何小竹和洁尘、中茂两口子从双流县高饭店村的“高地”艺术基地,跟何工等一帮艺术家聚餐完毕,转场到宽窄巷子的新白夜——通常,白夜是许多人的第二场。

20年来,进入白夜的10个男青年

何多苓、郭伟、朱成等艺术家在白夜

他们到时午夜还未至,朱成已经高兴得“四仰八叉”,头上裹着不知道谁的枣红围巾。何小竹说,看朱成跳舞人人都会乐,觉得这个晚上特别值。何小竹拍下了糊成一团的朱成。第二年平安夜朱成还是在白夜跳舞。摄影师张骏拍下了他自唱自跳的场景。由于载歌载舞,朱成在白夜留下的影像总是糊成一团。翟永明说他的舞还“真有点儿意思”,“无法归类的那种舞姿,是他独创的,有现代舞的成份,也有上世纪70年代的风格。可以达到‘灵魂出窍’的感觉。”

翟永明在上个世纪80年代的时候在朱成的工作室工作过一段时间,给他当助手。“他那儿就像一个小小的艺术收容所”。后来,翟永明开了白夜,开始“收容”这些艺术家,诗人。

20年来,进入白夜的10个男青年

翟永明、洁尘、柏桦等诗人在白夜

一开始白夜更像是一个客厅。“那时大家的房子都很小,需要一个公共空间,一个大一点儿的客厅”。于是有了白夜,60平米,喝点威士忌,穷开心。

七、2013年,北岛

29年前,北岛来到成都,与顾城,舒婷一起参加星星诗歌节。29年后,北岛出现在白夜,参加香港国际诗歌之夜。

肖全记录下了这样的夜晚。

北岛的出现引起了一阵骚动,索要签名更是一片混乱。酒吧老板小翟非常紧张,北岛被安排在中央位置。他的周围是各个时代的文学青年,他们手里拿着照相机手机,尽可能拍到他们要拍的那个人,哪怕只是个背影。

……北岛在小翟的陪伴下,从人群里往外挤,北岛不断被强行合影。

20年来,进入白夜的10个男青年

肖全说,当晚,不少人觉得像回到了80年代。

八、2014年,叶叔

2014年,文化记者谢礼恒在白夜采访翟永明。

采访间歇,在白夜角落默默喝茶的一个人走过来,给翟永明递上一枚便签:

今天我第一次到白夜,有幸目睹您的风采。请允许我向您致意。

——叶叔 2014.秋。

谢礼恒把这个场景写进了他的文集《何时再见梦中人》。

多少年来,翟永明在白夜,不知道收到多少张这样的便条。吉木狼格说,见过小翟的人都说她漂亮,非常漂亮,尤其是男人。说她漂亮的同时,总要加上些仰慕、暗恋之类的戏语。“这些话小翟听得太多了,多得都不想听了,当又一次重复时,她笑着回击:光说不练有什么用?”

吉木狼格说,朋友们知道,晚上没有其他事,她都会到酒吧来。大家喝酒聊天,虽没有打电话,但都在等她,等到该来的时候,她就像一阵风似的飘进门来。

小翟和翟姐,这是朋友们对翟永明的称呼。当然,也有直接喊翟永明的(用普通话),在白夜酒吧,慕名而来的人都这么喊。

2013年,有个叫“曾经楼兰”的人到了白夜。去之前他将翟永明的《新作三首》摘录下来,装进行李箱,带到了成都。

服务生告诉他翟永明近期不在成都。他就在院落里要了一杯黑啤,静静地呆了一个多小时。后来,感觉冷了,酒剩半杯,也就走了。

他回去在博客上写:

白夜的白天,是一个空泛寂寞的院落。而夜晚,白夜就是一个情调浓郁的场所。作为一个游客,我只能用镜头,远远的,隔着玻璃和成都暧昧的空气,拍下几张属于我的白夜。

第二天,翟永明来了。她这篇博客下面回复:抱歉不在,但你的照片拍得很有味道!

九、2009年,韩东

十、2017年,张丰

2017年,杂志编辑张丰终于有机会跟偶像翟永明见面吃饭,在新会展的顺兴老茶馆。

那之前他当然也去过白夜,参加一个文化活动。那次,翟永明是中途才从外面赶回来,她向台上诸位致意后坐在旁边,没有说话。

张丰很激动。但是表面上没什么反应,也没去打招呼,也没去要电话。

两年后,因为做杂志,认识了翟姐,加了微信。他带了两本书去顺兴,请翟姐签名。一本是《随黄公望游富春山》,另一本是早年的诗集。

那天他们在二楼吃饭。翟姐走在前面,走得很快,很有气势。席间谈话,说起翟姐的老家是河南的。河南人张丰很吃惊,问她:河南怎么能有这么美的人?

翟永明没有太在意,轻描淡写说了句什么,意思大概是,不好看。

张丰对翟永明的美,用了一个词,崇敬。他后来跟我聊天,谈到翟姐的美。我问这种美是否对一切男青年都具有性魅力。张丰说当然有啊,不过因为他是读现当代文学的,专业上的崇敬占主导地位。

他觉得翟永明这样美的女人穿透了时间。偶尔想到她简历上的年龄,真是伤感而且气愤。

诗人韩东替我们解释了这种独特的美。

她是否被宠坏了?如果换一个女人,那是一定的。可我从未见翟姐有过一丝一毫的得意之色,故作低调的谦逊更是没有。她还是那样子,一成不变。处于虚荣的风口浪尖而毫无虚荣,这就是翟姐。

这里,已经快接近翟姐魅力的核心了。在我看来,就是消极、被动。而消极、被动正如韦伊所言,是善的特征 。翟姐本质的朴素、待人的亲切以及幽深的忧伤皆出于此吧?

2009年,他把这些话写下来,题目叫,《永远的翟永明》。

部分文字、资料来源:

《白夜往事:马松》(翟永明)

《白夜 玉林西路的左岸生活》(华西都市报2014年1月4日)

《翟永明:白夜这些年》(谢礼恒,《时再见梦中人》)

《翟永明与她的白夜酒吧》(何小竹)

《翟永明和她的白夜酒吧》(吉木狼格)

《永远的翟永明》 (韩东)

《致翟永明,或新白夜酒吧开张志庆》(凹凸博客)

《我们这一代 我的朋友北岛》(肖全)

白夜是成都著名的文化沙龙,成都的文化地标之一。

白夜老店于1998年5月8日在成都玉林西路落户,最早由著名建筑师刘家琨设计,是成都市最早的书吧。

白夜的创始人翟永明是当代诗人,因此白夜逐渐成为了作家、诗人、艺术家、媒体从业人员、文学艺术爱好者 欢聚的大家庭。

白夜新店移至最具老成都特色的宽窄巷子,于2008年8月5日正式开业。新白夜保留了民国时期建筑风格,院中有两棵枇杷树及一棵枯树。

20年来,白夜因其特别的文化艺术背景,举办过大量跨界文化艺术活动,包括诗歌、文学、艺术、电影、戏剧 、音乐等各种类别,成为中国最具影响力、最活跃的文化空间之一。

2018年5月8日,白夜20岁。

一系列纪念活动即将展开。

方寸白夜子疏狂 ——白夜20周年(1998-2018)海报文献影像展

20年来,进入白夜的10个男青年

地址 | 成都蓝顶当代艺术基地3期75栋 何多苓美术馆 时间 | 2018年5月4日

白夜20周年庆 the 20th Anniversary of White Night

20年来,进入白夜的10个男青年

地址 | 成都市青羊区窄巷子32号 白夜 时间 | 2018年5月8日

本文来自虎爸投稿,不代表一阔营销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kuo.com/188390.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联系我们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