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书霍光传(汉书霍光传翻译)

《汉书》又称《前汉书》,由我国东汉时期的历史学家班固编撰,是中国第一部纪传体断代史,“二十四史”之一。《汉书》是继《史记》之后我国古代又一部重要史书,与《史记》、《后汉书》、《三国志》并称为“前四史”。 《汉书》全书主要记述了上起西汉的汉高祖元年,下至新朝的王莽地皇四年,共230年的史事。《汉书》包括纪十二篇,表八篇,志十篇,传七十篇,共一百篇,后人划分为一百二十卷,共八十万字。#历史#

汉书霍光传(汉书霍光传翻译)

霍光字子孟,票骑将军去病弟也。父中孺,河东平阳人也,以县吏给事平阳侯家,与侍者卫少皃私通而生去病。中孺吏毕归家,娶妇生光,因绝不相闻。久之,少皃女弟子夫得幸于武帝,立为皇后,去病以皇后姊子贵幸。既壮大,乃自知父为霍中孺,未及求问。会为票骑将军击匈奴,道出河东,河东太守郊迎,负弩矢先驱,至平阳传舍,遣吏迎霍中孺。中孺趋入拜谒,将军迎拜,因跪曰:“去病不早自知为大人遗体也。”中孺扶报叩头,曰:“老臣得托命将军,此天力也。”去病大为中孺买田宅、奴婢而去。还,复过焉,乃将光西至长安,时年十余岁,任光为郎,稍迁诸曹、侍中。去病死后,光为奉车都尉、光禄大夫,出则奉车,入侍左右,出入禁闼二十余年,小心谨慎,未尝有过,甚见亲信。征和二年,卫太子为江充所败,而燕王旦、广陵王胥皆多过失。是时,上年老,宠姬钩弋赵婕妤有男,上心欲以为嗣,命大臣辅之。察群臣唯光任大重,可属社稷。上乃使黄门画者画周公负成王朝诸侯以赐光。后元二年春,上游五柞宫,病笃,光涕泣问曰:“如有不讳,谁当嗣者?”上曰:“君未谕前画意邪?立少子,君行周公之事。”光顿首让曰:“臣不如金日磾。”日磾亦曰:“臣外国人,不如光。”上以光为大司马大将军,日磾为车骑将军,及太仆上官桀为左将军,搜粟都尉桑弘羊为御史大夫,皆拜卧内床下,受遗诏辅少主。明日,武帝崩,太子袭尊号,是为孝昭皇帝。帝年八岁,政事一决于光。

【译】霍光字子孟,是骠骑将军霍去病的弟弟。他的父亲中孺,是河东平阳人,以县吏的身份在平阳侯家供事,同侍女卫少儿私通而生下霍去病。中孺差事完成后回到家中又娶妻生下霍光,与卫少儿断了关系不通音信。过了一段时间,少儿的妹妹子夫得宠于汉武帝,被立为皇后,霍去病由于是皇后姐姐的儿子而地位尊贵并受到皇帝的宠幸。霍去病长大成人后,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霍中孺,但一直未来得及探访。恰好霍去病被封为骠骑将军去攻打匈奴,路过河东,河东太守到城郊去迎接,背着弓箭在前面带路,到平阳侯家裹的接待处休息。霍去病就派小吏去请霍中孺来相见。中孺急忙赶来很恭敬地晋见,霍去病上前迎接揖拜,跪下说:“去病早先不知道自己是您的骨肉。”中孺伏地叩头说:“老臣能把命运寄托给将军,这是上天所助啊。”去病为中孺买了大量的田地、房宅、奴婢后离开。还军的时候,霍去病又经过河东,于是就把霍光带到了长安,当时霍光才十几岁,就任命霍光为郎,不久就迁升为诸曹侍中。去病死后,霍光被封为奉车都尉光禄大夫,皇帝出行则以奉车身份随驾,在宫内就侍奉左右,进出禁宫有二十多年,一直小心谨慎,未曾有遇差错,很受皇帝的亲近信赖。征和二年,卫太子被江充陷害所败,燕王刘旦、广陵王刘胥又都有很多过失。这时候皇上年老,宠姬钩弋趟侄伃生了一个男孩,皇上心中打算把皇位传给他,并命大臣来辅佐他。皇上观察群臣中衹有霍光才可担当重任,辅助社稷。皇上于是就叫宫廷画师画了一张周公背着成王接受诸侯朝贺的画赐给霍光。后元二年的春天,皇上出游五柞宫,病得很厉害,霍光流泪问道:“如果皇上有不测,那当由谁来继位?”皇上说道:“难道您还不明白上次送给您的画的意思吗?立少子为帝,您当照周公辅佐成王那样行事。”霍光叩头,谦让说:“我比不上金日磾。”金日磾也说:“我是外国人,不如霍光。”皇上于是就任命霍光为大司马大将军,金日磾为车骑将军,以及太仆上官桀为左将军,搜粟都尉桑弘羊为御史大夫。他们都在天子卧室内的床前叩拜受职,接受遣诏辅佐年幼的君主。第二天,武帝驾崩,太子承袭皇位,称为孝昭皇帝。皇帝年仅八岁,政事全由霍光来决定。 

汉书霍光传(汉书霍光传翻译)

【译】在这以前,后元年时,侍中仆射莽何罗同他的弟弟重合侯莽通合谋反叛,当时霍光同金日磾、上官桀等人一起诛杀了这些叛逆,其功没有被记录颁赏。武帝病后,密封玺书说:“我死以后打开玺书遵照从事。”遣诏封金日磾为诧侯,上官桀为安阳侯,霍光为博陆侯,都是按照以前捕杀叛逆的功劳来分封的。当时卫尉王莽的儿子王忽为侍中,在外面扬言道:“帝崩的时候,我经常在他的身边,哪裹会有遣韶封他们的事!这帮人是在自己抬高自己。”霍光听到这些话后,严厉责备王莽,王莽用毒酒杀死了王忽。霍光性格沉静,思虑周到,身高衹有七尺三寸,皮肤白皙,疏眉朗目,须髯很美。每当他出入殿门的时候,前进、停止的时候都有固定的位置。郎仆射暗中做记号来观察,发现不差分毫,他的资质就像这样端正。霍光辅佐幼主的时候,政令由自己发布,天下人都仰慕他的风采。宫殿中曾经有过鬼怪之事,整夜群臣都很惊慌,霍光召见掌管符玺的郎官,郎官不肯把玺给霍光。霍光想夺取符玺,郎官按剑说道:“我的头可以得到,但玺却不可为你所得!”霍光很敬佩郎官的行为。第二天,就下韶把这个郎官的官秩升了两级。众人没有不赞许霍光的这种行为的。霍光与左将军上官桀是儿女亲家,关系亲密,霍光的大女儿嫁给上官桀的儿子上官安为妻。上官安有个女儿年龄同昭帝相当,上官桀就通过!眯的姐姐鄂邑盖主把上宣室的女儿纳进后宫当婕妤,几个月后就被立为皇后。皇后的父亲上宣昼就被任命为骠骑将军,封为桑乐侯。霍光有时休假出宫,上官桀就进宫代替霍光处理政事。上官桀父子位尊势盛之后,很感激长公。长公主没有操心,亲近宠幸河问的丁外人。上官继、上官安打算替丁外人请求封侯,希望按照国家以前衹有列侯与公主配婚的惯例封侯,但霍光没有同意。他们又为丁外人求取光禄大夫之职,以期得到昭帝的召见,再次被霍光拒绝。长公主因此就对霍光非常怨恨。而上官桀、上官安因为几次为丁外人求取官爵没有成功,也感到很惭愧。在汉武帝的时候,上官桀已在九卿之列,官位在霍光之上,等到上官父子同为将军的时候,又有了宫中皇后的重要关系,皇后是上官安的亲生女儿,霍光衹不过是她的外祖父,却反而独自专揽朝政,上官父子因此就与霍光争夺权力。燕王刘旦自以为是昭帝的哥哥,却没有继承帝位,就常抱有怨恨之心。还有御史大夫桑弘羊建议设立酒类专卖、盐铁官营的制度,为国家增加了财富,桑弘羊便居功自傲,打算为自己的子弟谋得官职,没有如愿,因此也怨恨霍光。于是鄂邑盖主、上官桀、上官安以及桑弘羊这些人就与燕王刘旦一同设谋,假装让人替燕王来上书,说:“霍光出城演练郎官、羽林,行进在路上像皇帝出行那样设置威仪,而且还让太官提前准备饭菜。还有苏武以前出使匈奴,被拘留二十年没有投降,回来后衹当了典属国,而大将军的长史杨敞没有功劳,却当了搜粟都尉。霍光又擅自调入来增加自己幕府的校尉。霍光专权放肆,恐怕他有不良的企图。臣刘旦愿交还燕王的符节玺印,入朝值宿守卫,审察奸臣的阴谋。”等霍光出宫休假的时候乘机上奏了此书。上官桀打算从宫内直接发下其事,桑弘羊就和其他大臣一起将霍光拘捕并解除他的职务。奏书交上去后,昭帝留住奏书不肯颁下。

汉书霍光传(汉书霍光传翻译)

贺者,武帝孙,昌邑哀王子也。既至,即位,行淫乱。光忧懑,独以问所亲故吏大司农田延年。延年曰:“将军为国柱石,审此人不可,何不建白太后,更选贤而立之?”光曰:“今欲如是,于古尝有此不?”延年曰:“伊尹相殷,废太甲以安宗庙,后世称其忠。将军若能行此,亦汉之伊尹也。”光乃引延年给事中,阴与车骑将军张安世图计,遂召丞相、御史、将军、列侯、中二千石、大夫、博士会议未央宫。光曰:“昌邑王行昏乱,恐危社稷,如何?”群臣皆惊鄂失色,莫敢发言,但唯唯而已。田延年前,离席按剑,曰:“先帝属将军以幼孤,寄将军以天下,以将军忠贤能安刘氏也。今群下鼎沸,社稷将倾,且汉之传谥常为孝者,以长有天下,令宗庙血食也。如令汉家绝祀,将军虽死,何面目见先帝于地下乎?今日之议,不得旋踵。群臣后应者,臣请剑斩之。”光谢曰:“九卿责光是也。天下匈匈不安,光当受难。”于是议者皆叩头,曰:“万姓之命在于将军,唯大将军令。”光即与群臣俱见白太后,具陈昌邑王不可以承宗庙状。皇太后乃车驾幸未央承明殿,诏诸禁门毋内昌邑群臣。王入朝太后还,乘辇欲归温室,中黄门宦者各持门扇,王入,门闭,昌邑群臣不得入。王曰:“何为?”大将军跪曰:“有皇太后诏,毋内昌邑群臣。”王曰:“徐之,何乃惊人如是!”光使尽驱出昌邑群臣,置金马门外。车骑将军安世将羽林骑收缚二百余人,皆送廷尉诏狱。令故昭帝侍中中臣侍守王。光敕左右:“谨宿卫,卒有物故自裁,令我负天下,有杀主名。”王尚未自知当废,谓左右:“我故群臣从官安得罪,而大将军尽系之乎?”顷之,有太后诏召王,王闻召,意恐,乃曰:“我安得罪而召我哉!”太后被珠襦,盛服坐武帐中,侍御数百人皆持兵,其门武士陛戟,陈列殿下。群臣以次上殿,召昌邑王伏前听诏。光与群臣连名奏王,尚书令读奏曰:

【译】刘贺是漠武帝的孙子,昌邑哀王的儿子。他到宫中后,登上帝位,不久就行为淫乱。霍光忧虑气愤,独自以此事去问亲信的旧臣大司农田延年。田延年说:“将军作为国家的柱石,既然发觉这个人不可委以社稷,为什么不向太后建议禀报,另外选一个贤能之人立他为帝呢?”霍光说道:“我也想这么办,不知在古代有没有这样的先例?”田延年答道:“伊尹任殷朝丞相的时候,就废黜了太甲用来安定国家,后代的人都称赞他的忠诚。将军如果也能这样做,就是汉朝的伊尹了。”霍光就把田延年引荐为给事中,暗中同车骑将军张安世谋划,于是就在未央宫召集丞相、御史、将军、列侯、中二千石、大夫、博士等一同商议。霍光说道:“昌邑王行为昏聩淫乱,恐怕会危及国家,你们看怎么办?”众大臣大惊失色,不敢发言,衹是唯唯诺诺而已。田延年离开座席走上前来,手按住长剑说道:“先帝把年幼的孤儿托给将军,把天下交付给将军,是因为将军忠诚贤能,能够稳固刘氏的天下。如今群臣百姓鼎沸,国家将要倾覆。而且汉朝皇帝相传的谧号常用“孝”字,是为了长久地拥有天下,让宗庙永久享受祭祀。如今汉家将要断绝香火,将军即使以死谢罪,又有什么脸面到九泉之下去见先帝呢?今天的议事,应当即刻解决。群臣中如果有拖延回答的,臣下请求用这把剑斩了他。”霍光告罪说:“九卿责备我是对的。天下骚动不安,我应当受到责罚。”于是参加议事的大臣都叩头说道:“万民的性命都系在将军一人的身上,我们愿听将军的指示。”霍光立刻同群臣一起谒见禀告太后,详细陈述昌邑王不能继承皇位的情况。皇太后于是乘车来到未央承明殿,诏令各个宫禁门卫不要放昌邑王的群臣进宫。昌邑王进宫朝见太后返回,准备坐辇车回到温室,宫中的黄门宦官各自手持门扇,等昌邑王进去后,就把宫门关上,昌邑王的群臣就进不来了。昌邑王问道:“这是干什么?”大将军跪下说:“皇太后有诏令,不让昌邑王的群臣进来。”昌邑王说:“慢点来,为什么要弄得这么吓人!”霍光派人将昌邑王的群臣全部驱逐出宫,集中在金马门外。车骑将军张安世率领羽林骑士拘捕捆绑了二百多人,都交给廷尉关在诏令所规定的监狱内。并命令原昭帝的侍中、中常侍看守昌邑王。霍光告诫他们说:“你们要小心值班守卫,昌邑王如果突然死了或自杀,就会让我对不起天下人,背上杀害君王的罪名。”昌邑王这时还不知道自己要被罢黜,对身边的人说:“我原来的群臣随员有什么罪,而大将军全把他们关押起来了。”不久,太后下诏召见昌邑王。昌邑王听到要召见自己,心中开始害怕起来,于是说:“我犯了什么罪要召见我厂太后披着珍珠缀成的短袄,穿着盛装坐在布置兵器的帷帐中,几百名宫廷卫士都拿着武器,期门武士持戟守卫台阶,他们都排列在殿下。群臣按顺序走进殿来,叫昌邑王伏在前面听诏令。霍光同各位大臣一起联名奏劾昌邑王,尚书令宣读奏章道:  

汉书霍光传(汉书霍光传翻译)

本文来自酷酷来了投稿,不代表一阔营销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kuo.com/184399.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联系我们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