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甲子背诵方法(60花甲子口诀背诵技巧)

0甲子背诵方法(60花甲子口诀背诵技巧)"

六十花甲口诀表是十天干与十二地支按顺序两两相配,从甲子到癸亥,共六十个的组合,称六十甲子。初学者要记住六十甲子不太容易,建议先记住十个天干,十二个地支,这样对应,掌握第一组甲子、甲戌、甲申、甲午。。。以后的以此类推,网络上有掌上排干支的方法,有兴趣的可以查询。

六十年甲子(干支)表 :甲子、乙丑、丙寅、丁卯、戊辰、已巳、庚午、辛未、壬申、癸酉甲戌、乙亥、丙子、丁丑、戊寅、已卯、庚辰、辛巳、壬午、癸未甲申、乙酉、丙戌、丁亥、戊子、已丑、庚寅、辛卯、壬辰、癸巳甲午、乙未、丙申、丁酉、戊戌、已亥、庚子、辛丑、壬寅、癸卯甲辰、乙巳、丙午、丁未、戊申、已酉、庚戌、辛亥、壬子、癸丑甲寅、乙卯、丙辰、丁巳、戊午、已未、庚申、辛酉、壬戌、癸亥

一、口诀:

甲子乙丑海中金,丙寅丁卯炉中火。

戊辰己巳大林木,庚午辛未路旁土。

壬申癸酉剑锋金,甲戌乙亥山头火。

丙子丁丑涧下水,戊寅己卯墙头土。

庚辰辛巳白蜡金,壬午癸未杨柳木。

甲申乙酉泉中水,丙戌丁亥屋上土。

戊子己丑霹雳火,庚寅辛卯松柏木。

壬辰癸巳长流水,甲午乙未沙中金。

丙申丁酉山下火,戊戌己亥平地木。

庚子辛丑壁上土,壬寅癸卯金箔金。

甲辰乙巳佛灯火,丙午丁未天河水。

戊申己酉大驿土,庚戌辛亥插环金。

壬子癸丑桑枝木,甲寅乙卯大溪水。

丙辰丁巳沙中土,戊午己未天上火。

庚申辛酉石榴木,壬戌癸亥大海水

0甲子背诵方法(60花甲子口诀背诵技巧)"

二、略解

甲子乙丑海中金:以子属水,又为湖,又为水旺之地。兼金死于子,墓于丑,水旺而金死墓,故曰“海中金”也。又曰:“气在包藏,使极则沉潜。”

丙寅丁卯炉中火:以寅为三阳,卯为四阳。火既得位,又得寅卯之木以生之。此时天地开炉,万物始生,故曰“炉中火”也。天地为炉,阴阳为碳。

戊辰己巳大林木:以辰为原野,巳为六阳。木至六阳,则枝荣叶茂。以茂盛之木,而在原野之间,故曰“大林木”也。声播九天,阴生万顷。

庚午辛未路旁土:以未中之木,生午位之旺火,火旺则土于斯百受刑。土之所生,未能育物,犹路旁土也。壮以及时,重厚载木,多不虑水。

壬申癸酉剑锋金:以申酉金之正位,兼临官申,帝旺酉,金既生旺,则诚刚矣,刚则无逾于剑锋,故曰“剑锋金”也。红光射斗牛,白刃凝霜雪。

甲戌乙亥山头火:以戌亥为天门,火照天门,其光至高,故曰“山头火”也。天际斜飞,山头落日。散绮因于返照,舒霞本自余光。

丙子丁丑涧下水:以水旺于子,衰于丑,旺而反衰,则不能为江河,故曰“涧下水”也。山环细浪,雪涌飞湍。源流三峡之倾,涧壑千寻之倒。

戊寅己卯城头土:以天干戊己属土,寅为艮山,土积而为山,故曰“城头土”也。天京玉叠,帝里金城。龙蟠千里之形,虎踞四维之势。

庚辰辛巳白腊金:以金养于辰,生于巳。形质初成,未能坚利,故曰“白腊金”也。气渐发生,金尚在矿。交聚日月之光,凝聚阴阳之气。

壬午癸未杨柳木:以木死于午,墓于未。木既死墓,虽得天干壬癸之水以生之,终是为木,故曰“杨柳木”。万缕不蚕之丝,千条不针之线。

甲申乙酉泉中水:金临官在申,帝旺在酉。金既生旺,则水由以生,然方生之际,力量未洪,故曰“井泉水”也。气息而静,遇而不竭,出而不穷。

丙戌丁亥屋上土:以丙丁属火,戌亥为天门。火既炎上,则土非在下而生,故曰“屋上土”也。以火水而生旺,是徒增其势,至于死绝,喜以安。

戊子己丑霹雳火:丑属土,子属水。水居正位,而纳音乃火,水中之火,非龙神则无,故曰“霹雳火”也。电掣金蛇之势,去驰铁骑之奔,变化之象也。

庚寅辛卯松柏木:以木临官在寅,帝旺在卯。木既生旺,则非柔弱之比,故曰“松柏木”也。傲雪凌霜,参天覆地,风撼奏笙簧,雨余张旌旗。

壬辰癸巳长流水:辰为水库,巳为金长生之地。金则生水,水旺已存,以库水而逢生金,则泉源终不竭,故曰“长流水”也。势极东南,贵安静。

甲午乙未沙中金:午为火旺之地,火旺则金败。未为火衰之地,火衰则金冠带带败,而方冠带未能斫伐,故曰“沙中金”也。

丙申丁酉山下火:申为地户,酉为日入之门,日至此时而藏光也,故曰“山下火”。西沉兑位,复喜东南。出震明离,其光愈晔。暗恶水,明喜济。

戊戌己亥平地木:戌为原野,亥为生木之地。夫木生于原野,则非一根一株之比,故曰“平地木”也。惟资雨露之功,不喜霜雪之积。

庚子辛丑璧上土:丑虽土家正位,而子则水旺之地。土见水多,则为泥也,故曰“璧上土”也。气居闭塞,物尚包藏,掩形遮体,内外不交,故云。

壬寅癸卯金箔金:寅卯为木旺之地,木旺则金衰,又金绝于寅,胎于卯,金既无力,故曰“金箔金”。气尚柔弱,金形绝地,薄若缯缟,乃云。

甲辰乙巳覆灯火:辰为食时,巳为隅中,日之将午,艳阳之势,光地天下,故曰“覆灯火”。金盏卸光,玉台吐艳,照日月不照处,明天地未明时。

丙午丁未天河水:丙丁属火,午为火旺之地,而纳乃水,水自火出,非河汉不能有也,故曰“天河水”。气当升降,沛然作霖,生旺有济物之功。

戊申己酉大驿土:申为坤,酉为兑,兑为泽。戊己之土,加为坤泽之土,非其他浮薄之土,故曰“大驿土”。气以归息,物当收敛,故云。

庚戌辛亥钗钏金:金到戌而衰,至亥而病。金既衰病,则诚柔矣,故曰“钗钏金”。形已成器,华饰光灿,厌乎生旺,贵乎藏体,火盛伤形,终不喜。

壬子癸丑桑柘木:子属水,丑属金,水方生木,金则伐之,犹桑柘方生,人便以畏蚕,故曰“桑柘木”也。气居盘屈,居于水地,未施刀斧之劳。

甲寅乙卯大溪水:寅为东北维,卯为正东,水流正东,则其性顺,而川涧池沼俱舍而归,故曰“大溪水”。气出阳明,水势恃源,东流滔注,故云。

丙辰丁巳沙中土:土库在辰,而绝在巳,而天干丙丁之火至辰冠带,临官在巳,土既库绝,旺火复与生之,故曰“沙中土”。土疏气散不宜。

戊午己未天上火:午为火旺之地,未中之木,又复生之,火性炎上,及逢生地,故曰“天上火”。气过阳宫,重离相会。炳灵交光,发辉炎上,故云。

庚申辛酉石榴木:申为七月,酉为八月,此时木则绝矣,惟石榴之木反实,故曰“石榴木”。气归静肃,木渐成实,木居金上,其味秋果成实,故云。

壬戌癸亥大海水:水冠带在戌,临官在亥,水则力厚矣。兼亥为江,非他水之比,故曰“大海水”。势趋天门,历事已毕,生旺不泛,死绝不涸,故云。

三、详解

甲子乙丑海中金  以子为水,又为湖,又为水旺之地,兼金死于子、墓于丑,水旺而金死、墓,故曰海中之金,又曰气在包藏,使极则沉潜。  子,五行是水,是湖泊之水,是水势旺盛的地方,在五行中金死在子而墓在丑,水旺金死、墓,尤如大海中之金子故曰大海金。另一种说法:甲乙和子丑都是阴阳刚萌发,这样追朔到极点,就下沉潜藏仿佛象海中的金子一样。《三命通会》云:海中金者,宝藏龙宫,珠孕蛟宝,出现虽假于空冲,成器无借乎火力,故东方朔以蚌蛤名之,良有理也,妙选有珠藏渊海格以甲子见癸亥,是不用火,逢空有蚌珠照月格,以甲子见己未,是欲合化互贵。盖以海金无形,非空冲则不能出现,而乙丑金库,非旺火则不能陶铸故也。如甲子见戊寅、庚午,是土生金,乙丑见丙寅丁卯是火制金。又天干逢三奇,此等贵格,无有不贵。  丙寅丁卯炉中火  以寅为三阳,卯为四阴,火既得位,又得寅卯之木以生之,此时天地开炉,万物始生,故曰炉中火,天地为炉,阴阳为炭。  戊辰己巳大林木  以辰为原野,巳为六阴,木至六阴则枝藏叶茂,以茂盛之大林木而生原野之间,故曰大林木,声播九天,阴生万顷。  庚午辛未路旁土  以未中之土,生午木①之旺火,则土旺于斯而受刑。土之所生未能自物,犹路旁土也,壮以及时乘原②哉,木多不虑木。  提示:五行中土生木,木生火,可火反过来把土烧焦,这就是土所生之物,非但无用反而害己,所以用路旁土比喻,但此命未必不好,路旁土得水滋润灌溉,可以回归大地,滋生万物,如果得金资助,也可以建宫修殿,富贵一时。  注:①.生午木:恐为午火之误。原书注:午木,午在  五行对应的是火。  ②.乘原:原书注:此处恐有误,无此语,应是乘  车马之误。  壬申癸酉剑峰  以申酉金之正位,兼临官申,帝旺酉,金既生旺,旺则诚刚,刚则无逾于剑峰,故曰剑峰金。虹光射斗牛,白刃凝霜雪。  甲戍乙亥山头火  以戍亥为天门,火照天门,其光至高,故曰山头火也,天际斜晖,山头落日散绮,因此返照舒霞,木白金光。提示:山头火可以通天,此命可贵可显,但要有山(土)有木有火,否则火光难以照亮天门了,另外,山头火怕水,微雨稍可,如遇大海水(见壬戍、癸亥)相克,那么凶神就到了。  丙子丁丑涧下水  以水旺于子衰于丑,旺而反衰则不能成江河,故曰涧下水,出环细浪,雪涌飞淌,汇流三峡之倾澜,望下寻之倒。  提示:涧下为澄水清流,命书曰,此水若得金,尤其以砂中、剑锋为佳(甲午乙未砂中金、壬申癸酉剑锋金),但不能掺杂有火、土之命,水火不容,土来水不清。最后若有大溪水(甲寅乙卯)相合,就象征细流汇成江河,源远流长无忧无虑了。戊寅己卯城头?/FONT>  以天干戊、己属土,寅为艮山,土积为山,故曰城土也,天京玉垒,帝里金城,龙蟠千时之形,虎踞四维之势也。  提示:城中见山见水,必是假山秀水,非显贵人家不能营造,但忌大海之水和霹雳火。  庚辰辛巳白蜡金  以金养于辰而生于巳,形质初成,未能坚利,故曰白蜡金,气渐发生,交栖日月之光,凝阴阳之气。  提示:白蜡金质初成,喜遇火、水;如庚辰遇辛巳或水,喜见乙巳,命书称为《啸风猛虎格》,学业仕途多有成就,再加遇水喜见乙酉、乙卯、癸巳等,命书都认为有富贵命,但因白蜡金性弱,所以怕木反悔,除非他遇到弱火,需要有木来助了。  壬午癸未杨柳木  以木死于午墓于未,木既死墓,唯得天干壬癸之水以生之,终是柔木,故曰杨柳木,万缕不蚕之丝,千条不了之线。  提示:杨柳木植根于土中,所以喜见土,唯丙戍丁亥屋上土不喜,可为杨柳不能生在屋上,杨柳木又喜遇水,除大海水外皆吉;加外还有〈杨柳拖金〉之说,即以此为日柱,时柱中有金相配,以此为富贵之命,杨柳木性弱,遇火易夭折;同时他外庚申辛酉石榴木,有旺盛的石榴木相压,杨柳木一生卑*。  甲申乙酉泉中水  金既临官在申,帝旺在酉,旺则生自以火①,然方生之际方量未兴,故曰井泉水也。气息在静,过而不竭,出而不穷。  注①.旺则生自以火:此指水的来源,五行论认为金生水,金要变成水需要有火,就如金属用火熔成水一样。  提示:有金则水源不断,以砂中、钗钏为上吉。遇水、遇木也吉。如有一人四柱,年时两柱有水;日时两柱有木,就叫〈水绕花堤〉大富大贵。  丙戍丁亥屋上土  以丙丁属火,戍亥为天门,火既炎上则土非在下,故曰屋上土。  提示:屋上土实际上应是砖瓦,戍亥一水一土,和而成泥,再加上火以烧烤,就成为砖瓦。修屋造房各有所用,既是屋上土,则需要有木的支撑和金的刻削装点,屋上土方显金碧辉煌,大富大贵之象。大怕火灾,遇火则凶,但天上火(即太阳之火)除外。  戊子己丑霹雳火  丑属土,子属水,水居正位而纳音乃火,水中之火非龙神则无,故曰霹雳火,电击金蛇之势,云驰铁骑之奔,变化之象。  提示:此火是神龙之火,神龙所到之处,无非是风雨雷电之类,因此,此火与水、土、木相遇,或吉或无在。所忌即火,二火相遇性燥而凶。  庚寅辛卯松柏木  以木临官在寅,帝旺在卯,木既生旺,则非柔弱之比,故曰松柏木也。积雪凝霜参天覆地,风撼笙簧,再余张旌施。  提示:松柏木是一种坚强的树木,所以火中唯炉中火、水中唯大海水能伤害他,其他相遇无害。松柏木外遇大林木、杨柳木,同为木种而质不如松柏木,必生妒心。松柏木喜见金,遇上将预示大贵。另外还有一种被称作〈冬季苍松〉的命格,即月日时三柱同属冬,(壬、癸、亥、子)。此格为富贵之命。  壬辰癸巳长流水  辰为水库,巳为金的长生之地,金则生水,水性已存,以库水而逢生金,泉源终不竭,故曰长流水也。势居东南,贵安静。  提示:金可生水,所以遇金则吉,怕遇水,因为水多易泛滥;同时水土相克,遇丙戍、丁亥、庚子、辛丑等土,难免凶祸夭折;必须要有能生水的金来相救。另外,水火也相克,相克则凶。但如与甲辰相遇,辰为龙,龙见水则龙归大海之意,反而为吉。  甲午乙未砂中金  午为火旺之地,火旺则金败,未为火衰之地,火衰败而金冠带,败而方冠带,未能作伐,故曰砂中金也。  提示:砂中金初形成而未能有用,所以需火炼,但火过盛则〈火旺金败〉了,同时要有木制,使不随心所欲的盛衰,同时以火炼之,如山头火、山下火、覆灯火等性温和的火与它相遇,命书认为是少年荣华富贵的命局,加外,沙中陶金也是一种采金的方法,但水要净水如长流水、大海水则则把金沙一起淹没了,用井泉、涧下、天河等水也吉。沙中金怕遇见沙中土、路旁土、大驿土,恐被土覆盖的缘故。  丙申丁酉山下火  申为地户,酉为日入之门,日至此时而无光亮,故曰山下火。  提示:山下火实际夜晚的太阳,古人认为在夜晚太阳也和人一样,在一个地方休息,因此遇土、遇木则吉,既是夜晚的阳光,自然不喜再见阳火,山头火等。  戊戍己亥平地木  戊为原野,亥为生木之地,夫木生于原野,则非一根一林之比,故曰平地木,惟贵雨露之功,不喜霜雪之积。  提示:平地木较之大林木,林不丰而地不广,多为可被人们采伐痄树木,因此怕遇金,遇金则不吉,喜水、土、木;另外还有一种贵命叫〈寒谷回春〉格,即生于冬季的人,柱中又遇到寅、卯这两个属木的地支,这就是寒冬中树木的生长,也是一种贵命。  庚子辛丑壁上土  丑虽是土家正位,而子则水旺之地,土见水多则为泥也,故曰壁上土也,气屋开塞,物尚包藏,掩形遮体,内外不及故也。  提示:壁上土既为人建屋之用,但建屋离不开木,是故遇木则吉,遇火则凶,遇水也属吉命。但大海水除外,金中只喜与金箔金相遇。  壬寅癸卯金箔金  寅卯为木旺之地,木旺则金赢①,且金绝于寅,胎于卯,金既无力,故曰金箔金。  提示:古代用金箔装饰屋宇,以显示金碧辉煌,金箔来源于其他金,故遇金则有源,遇屋上、城头之土则是大有作为之地,命书上说,此金遇到城头土中的戊寅,就叫做〈昆山片玉〉,金箔金中的癸卯遇到己卯,就叫做〈玉兔东升〉,都是贵命。  甲辰乙巳覆灯火  辰为日时①,巳为日之将午,艳阳之势光于天下,故曰覆灯火,金盏摇光,玉台吐艳,照日月不照处,明天下未明时。  注①:辰为日时:此处恐为日早之误(早上7~9点)  提示:覆灯火是夜间照明之用,但离不开木和油(油也属水),故遇木水则吉,黑夜则属阴故而不宜遇阳,如遇长流水、井泉水、涧下水曰〈暗灯添油〉;如遇到剑锋金曰〈灯火拂剑〉,都是贵命。但怕遇土(屋上土除外)、喜同类但霹雳火除外,因霹雳火是神龙之火,来时必有风,有风则灯灭故凶。  丙午丁未天河水  丙丁属火,午为火旺之地,而纳音乃水,水自火出,非银汉而不能有也,故曰天河水,气当升齐,沛然作霖,生旺有济物之功。  提示:天河水在天上,所以地上金水木火土都无法克制他,或者相得益彰,或者天河水滋润有益,命书上说唯有壁上土与他相冲,有损造化之功。  戊申己酉大驿土  申为坤,坤为地,酉为兑,兑为泽,戊己之土加于坤泽之上,非比他浮沉之土,故曰大驿土,气以归息,物当收敛,故云。  提示:古人讲究返璞归真,大驿土回归土地,也代表了回归本性的倾向,因此他属于比较尊贵的命格。大驿土喜比较清静的水,如井泉水、长流水、涧下水之类,也短清秀的金,如钗钏金、金箔金等,与水则多数为吉,而那些比较旺盛的干支如大海水、山头火、山下火、覆灯火等等,多数为凶,如遇到霹雳火时需有水来化解。但物极必返,此刻命格反而显贵了。  未必尽然笔者  庚戍辛亥钗钏金  金至戍而衰,至亥而病,全既衰病则诚柔矣,故曰钗钏金,形已成器,华饰光艳乎?生旺者乎?戳体火盛①,伤形终不喜。  注①:戳体火盛的盛,这里指器皿,即盛金之模。  提示:钗钏金也是金,黄金则富贵无比了吧?未必尽然,万物贵求得其本性,自然为最佳,钗钏金是首饰之最,但作为人命,自然是有益有害,钗钏金怕遇火,遇火就光色全无,遇井泉水、涧下水、大溪水、长流水则吉,如遇大海水就如石沉大海,人难免贫困夭折;但他也喜见沙中土,因为土可以生金。  壬子癸丑桑柘木  子属水而丑属金,水刚生木而金则伐之,犹桑柘方生而人便以戕伐。故曰桑柘木。  提示:沙中土、大驿土、路旁土等是桑柘木的生长之地,而井泉水、涧下水、长流水可以给他带来滋润之泽,遇此等自然为吉,另外,遇松柏木为强弱相济亦吉,遇杨柳木命书上称〈桑柳成林〉,是小康安乐业的景象,也吉;遇大林木是支流遇主流,仍吉;惟遇平地木、石榴木,同类相残者凶。  甲寅乙卯大溪水  寅为东旺维①,卯为正东,水流正东,则其性顺而川澜池沼俱合而归,故曰大溪水。  注①:维:方向。东旺维恐为东北维之误  提示:命书认为,大溪水是要东归大海的,最重要的是他有源源不断的水源,因此,大溪水遇水和能生水的金,则吉;遇到各类克水的土和耗水的木都不妙,惟壬子癸丑桑柘木除外,因为壬子是水,癸丑是山,再遇水,命书上称为〈水绕山环〉,是贵局。  丙辰丁巳沙中土  土库在辰,而绝在巳,而天本丙丁之火至辰为冠带,而临官在巳,土既张绝,得旺火生之而复兴,故曰沙中土。  提示:沙土在中央本不值钱,沙中含金则贵,并且需要清水陶出金来,所以遇水遇金则吉,喜见天上火,仿佛阳光、沙滩美景,又短见柘、杨柳之木,因为此二木在沙中可以栽活,其他木、火则不吉。沙中土遇其他木往往相冲相克。  戊午己未天上火  午为火旺之地,未、己之木①又复生之,火性炎上故曰天上火。  注①:未、己本为土,木因土生,故曰木-原注  提示:天上火就是太阳,喜遇火、土、金与之协调相配,变化极多,分析原则是有水滋木,有木助火为吉,喜见覆灯其他火相克,如遇炉中火,命书称之为〈犯罪身死〉,又喜见土,如遇金木,则能形成许多贵命,天上火如单独与水,则容易形成水火相克。  庚申辛酉石榴木  申为七月,酉为八月,此时木则绝矣,惟石榴之木复实,故曰石榴木;气归静肃,物渐成实,木居金生其味,秋果成实矣。  提示:庚、辛、申、酉皆为金,但纳音为石榴木,这就是五行的通变。  此木深秋得果实,所以本性坚强,与、土、木、水、金往往能化合成吉,惟大海水水势汪洋,相与主贫困病痛;遇天上火、霹雳火或炉中火亦吉;其他火则预示凶兆。石榴木常常含贵命,如五月生人,日时再带一火,则名为〈石榴喷火〉;如遇杨柳木,称为〈花红柳绿〉,都是贵命。  壬戍癸亥大海水  水冠带在戍,临官在亥,水则力厚矣。兼亥为江,非他水之比,故曰大海水。  提示:大海水汪洋一片,无人能知,就其汹涌澎拜则无人能抵,因此以大海水为命的人,则有吉有凶。万河归海,所以天河、长流、大溪等水遇之则吉,如是壬辰与大海水相配则称为〈龙归大海〉,如阴阳各支相配得当,则一生富贵无比,喜与见上火,因为日出东海;金中喜海中金;木中喜见桑柘木、杨柳木,土中喜见路旁土、大驿土,吉;明者皆承受不了大海水,相遇则凶。如遇霹雳火相遇,海水汹涌,电闪雷鸣,这就是海上风暴的景象,人命如此,自然意味着其人一生颠簸。

 

道藏《六十甲子歌》:录自《正统道藏》本杜光庭《太上洞渊神咒经》卷十八

甲子秋,耕民怀苦忧。禾苗不成实,灾厄害田畴。但看入秋后,高田不可守。辛苦临冬春,父子离乡走。兄弟成路人,妻子单糊口。万姓愁灾迍,民随千里走。

乙丑春,瘟灾害万民。夏首灾疫起,偏伤楚鲁人。家类悉糊口,吴地又分张。民奔千里外,六畜悉逢殃。高田但种植,低处伤苗秀。灾疫如去年,不得归家守。

丙寅首,猛兽成群走。四海悉扬波,源野连山阜。高田宜种植,领畔并山阜。但看四五月,众鱼庭前走。

丁卯中,未可逐时风。春初无猛雨,秋中有大洪。低田灾弥起,山际好施功。岁中虽薄熟,仓储不免空。

戊辰里,虫蝗皆竞起。人民遭灾疫,妇女悲生死。灾害是秋中,稻出山腰里。低处定难收,必是遭洪水。

己巳初,阶前观戏鱼。湖里蛟龙出,乘舟在陆衢。平路遭淹浸,禾稻涝皆无。欲求干净处,须早竖楼居。

庚午首,水旱俱应有。船行陆路中,牵马湖中走。夏旱忧百日,秋遭三六九。禾定出高田,秋收早冬首。晚刈必逢灾,兵革起非久。

辛未年,种植近山边。初春有大水,夏中必旱然。吴地应无事,荆楚被灾缠。夏首虽微旱,秋泉遍满源。不免病灾起,家家被率牵。

壬申候,高田难保守。乘车行渎中,不见吴兴部。仓储多偏促,家家无升斗。北地遭连厄,九离皆并受。兼疫发登莱,平复吴江口。

癸酉年,高低不可怜。春初先作旱,夏首水连连。末秋风火急,禾稻不丰鲜。但看齐鲁地,此处是荒年。

甲戌中,春首被灾虫。夏景逢灾旱,秋冬又被洪。高田虚种植,必定见蒿蓬。欲知灾厄地,燕魏及山东。

乙亥初,水旱遍通渠。灾厄由此起,大鬼镇城居。远应定九五,得失未年初。种得禾苗处,高低然可居。

丙子过,种田出江河。作植民忧苦,种苗被害多。灾鼠成群队,十儿同一窠。虔诣神衹佑,保护上期禾。

丁丑改,田夫难自在。春初虽种植,秋首成河海。牛马被灾伤,京兆最惊忙。欲知苗秀处,稻出去年场。

戊寅年,山头好作田。陆路成江涧,饥民死道边。鱼鳖同兔走,高岸称栽莲。但看孟夏末,庭前好斗船。

己卯到,高处田苗好。春初虽乏水,秋夏连江浩。楚鲁受其灾,吴会蒙恩造。其年皆丰稔,种作偏宜早。

庚辰至,燕魏人灾起。畜类亦如然,田苗被虫死。山际好施功,吴地耕民喜。低处遭淹浸,中高甚丰美。

辛巳赪,尾戏庭溜。鱼行衢巷间,稻苗秀山阜。种植但向前,施功莫在后。低处有灾殃,中高甚丰厚。

壬午春,水旱不调均。旱处忧千里,低处戏游鳞。非但只饥荒,亦惧兵灾频。疫瘴连年起,饥饿亦多迍。

癸未中,一井五家同。春夏逢兹瘴,秋来又被洪。但看吴楚地,并及在山东。向西荒灾起,田父但施工。

甲申凑,忧惧应非久。车行湖渎中,骤马三河口。移居定不回,此是灾中咎。稻出五湖边,不用耕山阜。

乙酉迁,春旱必应然。三家同一井,灾从吴会连。种作生涯处,皆慕五湖边。不用耕山阜,高处是荒田。

丙戌年,秋来枯井泉。夏首虽然水,向后地焦然。此岁云龙起,稻出五湖边。中高徒种植,必定被灾缠。

丁亥余,吴分好安居。高低通见熟,荒歉在洪庐。泗城皆厄难,燕楚最荒虚。岁中虽薄稔,灾水在春初。

戊子过,田父好耕坡。灾虫夏末有,秋中灾害多。水旱数相寻,虫鼠不偏颇。低田不须种,高处有微禾。

己丑者,灾殃遍天下。瘟黄害郑地,田夫船作马。六畜悉逢殃,种植中高野。鬼行诸般病,着者难解谢。

庚寅中,高地好施功。虽复有微旱,水与去年同。低地得微熟,中高最是丰。野兽连群走,高低路并通。

辛卯禾,早种不须多。秋洪作祸故,山际水成波。早种又复旱,晚植那应好。但看秋景后,鱼戏于人道。

壬辰祀,禾被虫灾死。并及害万民,六畜亦如是。低禾不用耕,种植山腰里。早作劣堪收,晚种难准拟。

癸巳纪,高低无准拟。中田又被殃,粟麦归山里。此岁有灾伤,低处多逢水。旧有书吃除,新又多无备。

甲午初,水旱定难除。车马行湖底,船则纳山居。低田纵耕植,冬藏定是无。欲知成家处,山际但耕锄。

乙未首,田种三江口。吴地养民邦,京兆多灾咎。非但是炎灾,妖灾争来凑。流浪逐风波,值死宁非久。

丙申年,高低未可迁。五湖堪种棘,来去并皆然。若见当灾处,斗米值千钱。欲知安乐处,江南最可怜。

丁酉侧,高低徒种植。三家共一井,湖底生荆棘。江东并出乡,齐鲁皆逐食。西陇濠楚忧,东南未休息。

戊戌木,江南丰稻谷。燕魏定饥荒,三载留空屋。男子被兵牵,亦有归门哭。妻子见分张,各自相追逐。

己亥间,江南最可怜。不必看高下,通熟满山川。灾临西部地,饥荒似去年。边隅多扰扰,后更见忧煎。

庚子末,居家无定活。禾苗被害多,亲戚相欺夺。糊口并无余,妻子单眠活。江南虽得熟,向后亦号哭。灾殃则应逢,处处唯空屋。

辛丑于,灾临定不虚。吴越炎千里,当之是夏初。但看入秋首,虫蝗处处有。饥殍死他乡,畜类多灾咎。

壬寅金,猛兽结群侵。种植依山阜,庭户阙过寻。稻出高田里,逢灾是魏秦。乘船于陆地,高城浪涌溟。

癸卯岁,晋魏逢灾害。值旱隔三秋,向应成两载。田畴多乏水,高低失准拟。人物竟喧争,厄据中城里。

甲辰候,灾虫处处有。其岁足灾殃,偏苦三江口。粟麦最为佳,春夏耕山阜。江南虽薄熟,不免遭兵寇。

乙巳至,地底蛟龙起。此岁主饥荒,乘船于陆地。苏湖被波涛,吴地得全刈。禾稻出高田,向去多宜利。

丙午余,水旱无定图。忽来即时没,若旱井泉枯。水族成兔鹿,鸡犬变成鱼。稻出低田内,高处不须锄。

丁未纪,种植山腰里。低处不须耕,堕民遭饿死。非但逢灾水,亦乃干戈举。吴地是平邦,厄在燕齐楚。

戊申末,江南民独活。高低总得收,灾虫俱自灭。此岁八谷丰,人畜皆欢悦。官吏逐阶迁,诸道咸通彻。

己酉年,耕民但作田。虫灾此旦有,瘟灾亦易痊。山坡堪种植,斗米直三钱。低处微伤水,中高甚可怜。

庚戌秋,人民不可愁。江南虽小旱,亦未外方求。仓储皆得满,禾稻美秋收。田夫俱喜悦,四海尽风流。

辛亥凑,灾疫当处受。悖党害平邦,发在沧陵口。分野有凶灾,时应归陇右。江南微薄熟,不利吴丘阜。

壬子直,谷米无人食。江南足可居,东道征无息。泗城归御道,驿路生荆棘。诸处并荒忙,吴邦堪种植。

癸丑来,人民定受灾。蓬瀛疫病起,齐鲁厄殃摧。瘟黄灾竞起,门户乏人开。迍蹇仍斯地,桑田又更回。

甲寅候,江东足糊口。仓储处处空,民户离乡走。又乃发瘟灾,遇厄难脱手。低处必水伤,中高又无有。

乙卯中,四海并交通。无殃皆得熟,田父美施功。粟麦最为首,偏益在山东。其年多有福,岁内足狂风。种植宜须早,高处莫施功。中低耕最好,高处出蒿蓬。

丙辰于,禾苗种陆衢。安泰在濠楚,齐晋受殃殂。亦复多灾水,鹿兔杂群鱼。是处民乏食,仓库悉空虚。

丁巳周,吴地足风流。仓库皆盈满,沧茫人并游。但令逢圣主,迁官不在求。高低俱得熟,耕民忘却愁。

戊午扣,家家有三口。逢患在秋中,少皈多咨咎。高低皆得收,荒灾近末后。此岁是丰年,人民得自守。

己未里,畜养逢灾厄。五马博一牛,定知其岁后。粮储可散求,田中得薄熟。虽乃逢斯难,不至怀苦忧。

庚申年,稻谷出高田。夏中有大水,低潜被虫煎。莫夸苗艳秀,濠楚亦如然。低源劳种植,中高甚可怜。

辛酉后,中田将可守。有旱损高源,大水淹湖部。早稻被风灾,偏苦吴门口。高低未可安,中平的应有。

壬戌中,高低尽不同。春夏应遭旱,江南船不通。秋冬定有旱,低地好施功。高田徒种植,终是见蒿蓬。欲知受灾处,扬楚及江东。

癸亥周,吴分坐无忧。中田最可托,低处不须求。岁后青龙伏,中平并可求。秋冬虽有旱,还是得全收。

(录自《正统道藏》本杜光庭《太上洞渊神咒经》卷十八。)

本文来自作者:营销人,不代表一阔营销立场!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53337800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