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印尼打工的人为什么不能回国?

“我在肯达里,我要回家。”5名中国男子举着这张纸,试图寻求一条回家之路。

他们均来自河南,今年3月通过江苏某公司前往印尼打工,本想多挣几个钱贴补家用,没想到“演变成一场噩梦”。

到了印尼后他们发现,出国前得到的承诺并没有兑现,他们不仅没能拿到足够的工资,护照还被收走。他们想回家,却被告知每人要交7.5万元的“回国费”。幸而中国驻印尼大使馆干预,这笔钱才退还给他们。

因要不回护照,他们铤而走险偷渡至邻国马来西亚,打算从马来西亚回国,却被马来西亚警方在海边抓获。因违反移民法律,当地法院原定对他们提起诉讼,不过家属称,他们找到一位愿意为他们提供免费帮助的律师,达成了庭外和解,在中国驻马来西亚大使馆的帮助下,这5人将直接进入遣返程序。

11月初,大河报记者致电中国驻马来西亚大使馆,工作人员表示,已接到申请,需要国内核实他们的身份,完成后即可执行遣返回国程序。11月14日,一位家属表示,手续已走完,目前还在马来西亚移民局,买到机票就能回国。

去印尼打工的人为什么不能回国?

● 出国打工,承诺成空

“这是打工十几年以来第一次遇见这种事。我老公平时就舍不得花钱,我们家两个孩子还有老人,他就是想多挣点钱。”

说这话的是河南焦作农民工魏鹏杰的妻子张娅杰。

今年3月,31岁的魏鹏杰通过工友介绍,决定前往印尼打工。对方告诉他们,在印尼肯达里每天工作9个小时,一个月保底27天工,每天的薪水是500元人民币。

此外,每个月会发1万元人民币的生活费。工期是5个月,他们只需要干满6个月,现场结清薪水就可以回国。对方还告诉他们,工地休息日每天会补助200元,回国隔离14天每天也能补助200元。

算算账,出国6个月,除去吃喝,怎么也能带回家大约10万元。

张娅杰担心印尼的疫情,犹豫是否该让他去。魏鹏杰坚持要去。“他觉得去那边稳定,可以一次干半年。在国内经常只能干三四个月,就不好找活儿了。”张娅杰说。

魏鹏杰十几岁就开始干工地,跑过国内二三十个城市,电焊、起重、吊车,他都会。张娅杰在村子周边的电子厂上班,家里有两个儿子,大的10岁,小的3岁。

几年前,魏鹏杰去过迪拜打工,有这出国的经历,张娅杰也没太担心,由着丈夫去了。

这次去印尼,是为江苏“某龙”镍业公司的外包公司完成工期项目。张娅杰说,出国之前,公司没有给他们签订任何合同,几人先是乘坐大巴去了南京,隔离一周后,飞往印尼。

抵达印尼工厂后,他们发现现实和承诺并不对板。“之前说好的一天工作9小时变成了9个半小时,而且没有休息时间。我们在工地抽根烟休息一下都会被拍照作为扣工资的证据。”

去印尼打工的人为什么不能回国?

据张娅杰说,只有第一个月他们收到了约定的生活费1万元,前三个月工作期间多次要求签合同都未能签订。在6月初,项目包工头拿出“工程劳务合同书”,他们发现,本来约定的每个月生活费1万元成了1000元,还要求他们“需要等到项目结束才能回国,不可以中途或者提前回国”。

也就是说,哪怕干满6个月,也无法回家。于是他们决定不签署合同,几人有了回国的念头。

项目甲方某龙镍业11月接受大河报采访时称,这些人员属于外包公司,与其无关。而外包公司荣诚环保工程有限公司一陆姓负责人则称,5名工人在说谎。记者提出可提供相关证据做出具体解释,该负责人表示现在不想具体说,没有提供任何证据。

介绍几人一起去印尼的工友则称,自己也是受害者,来之前并不知道这里的情况,和他们5人一起去印尼的工友还有22个,所承诺的工资的确没有兑现,很多人被降低了工资。但承诺的生活费自己收到了。工期说的6个月现在已经没有期限。大家都想回国。

该工友表示,某龙镍业在当地项目有三期,大约有二三十个外包队,粗略估计有中国工人三四千人。

去印尼打工的人为什么不能回国?

工作环境

多名在印尼工作过的工人说,他们前往印尼该工厂工作,办的都是商务签证,没有合法工作身份,无法获得印尼当地法律的保护。

他们想回国,却需要等公司“安排名额”,有的外包队活儿少,工人就闲着等,等三四个月的也有。如果罢工或者闹事,公司会派他们聘请的保安把人带走控制起来,所以不敢闹事。

工人们称,工地医疗条件很差。“平常感冒都是拿点药片,针剂都没有,外出看病也很麻烦,需要开出门证,找翻译,到医院起码需要三个多小时,如果有疾病早耽误了。”

大河报记者得知,7月底,56岁的江苏劳工张广永在印尼这座工厂里死亡,公司告诉他国内的儿子张超,是由于糖尿病抢救无效死亡,而张超怀疑,父亲是感染了新冠肺炎没有得到及时救助而死。父亲的真实死因和遗体去向成谜,张超至今走在寻找真相的路上。11月初,张超父亲印尼打工死亡的故事被国内多家媒体报道。

去印尼打工的人为什么不能回国?

居住环境

● 铤而走险,偷渡邻国被抓

6月11号,魏鹏杰等人向公司提出辞职申请。

这之前,他们的护照在3月份抵达印尼做核酸检测时被统一收走,之后护照再没回到自己手里。工业园区门口有内保持枪把守,需要相关部门的便条才可以走出工业园区。

他们的家属曾向中国驻印尼大使馆寻求领事协助,家属说,中国驻印尼大使馆立即给该公司发了信函,向其施压。魏鹏杰等人在求助信中说,收到大使馆信函后,老板向他们发火,工人们害怕,只好买了水果和烟向其鞠躬道歉。老板告诉他们,想回国每人需要交7.5万人民币的费用。

场面陷入僵局。这时,某龙镍业公司旗下另一个外包公司的老板找到他们,说5万就可以回国了,还帮助他们联系退护照事宜。

他们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提出愿意支付这5万元。国内的家人们通过借贷凑齐了钱,支付了共计25万的回国款,他们便一直在等护照,做梦都想快点回国。

工人张强的妻子王兰说,当时他们打电话回来时信誓旦旦,家人心中都充满了希望。然而他们在肯达里等了七八天,每天在询问护照在哪里,没有音讯。在等待的时间里,他们每天给家里打电话,精神越来越焦虑,他们每天只能吃方便面,无法走出厂外,不会说任何外语。

随后,他们又被告知需要再交2万元才能回国。回家的希望更渺茫了。于是他们向社会发送了求救信,通过自媒体“印尼那些事儿”发布在微信公众号上。求救信的图片中,5人每人举着一张纸,上面写着“我在肯达里,我想回家”。

求救信发出后,他们迅速得到了中国驻印尼大使馆和其他社会各界的帮助。随后,他们收到了“回国款”的退款,25万元扣除生活费,退了23.5万元。

国内的亲人们曾听他们说,有人告诉他们可以通过蛇头组织(即“偷渡”组织者)将他们送回中国。亲人们极力阻止,劝他们找正规途径回国。

然而,9月19日凌晨,5人中有人向家属发了一个在马来西亚边境的地图截图,随后失联。

家属后来得知,在认为不可能拿到护照的情况下,几人听信了蛇头的话,交了一万多元,选择花钱碰运气偷渡至马来西亚,却不料被守在岸边的马来警方抓捕。

去印尼打工的人为什么不能回国?

所吃食物

● 大使馆已接到申请,买到机票即可回国

除了魏鹏杰外,被马来西亚警方抓住的另外4人是来自安阳和漯河两地的工人田明鑫、张强、郭培阳和张振杰。

据媒体报道,马来西亚步兵第三师总部在一份声明中披露,当地时间9月19日深夜,被捕的偷渡人员共有15人,包括5名中国籍男子、5名印尼籍男子和5名印尼籍妇女。观察人员首先发现可疑船只,于夜里11时30分进行突袭,逮捕了15名据信藏匿在贾兰丹琼巴劳海滩的非法偷渡者。

这个境况让王兰非常震惊,她说,这是丈夫打工十几年里第一次遇见这种事。“有的人会说我们活该,当初为什么要让他们出去。他们出去打工的目的和所有人一样,就是挣点钱回家过日子。而且他们出国时说是熟人介绍的,印尼确实也有这家工厂,还是大企业,他们也不是第一次出国。”

记者注意到,中国劳工已经多次因非法移民身份被印尼执法机构逮捕。在2016年末,印尼移民局拘禁了19名在某龙镍业从事普工工作的中国劳工。最引起轰动的是印尼空军逮捕了5名在雅加达哈林机场修建雅万高铁的中国工人。

事件发生后,有关方面也在斡旋解决。11月初,几名工人在马来西亚的14天隔离期过去,在马来西亚移民局等候回家。中国驻马来西亚大使馆工作人员透露,收到几位工人遣返回国的申请后,国内调查核实身份后即可回国。

11月14日,张娅杰表示,大使馆的手续已经走完,眼下,买到机票就能回国。

来源:大河报 编辑 吕瑞天 施尚景

本文来自作者:默默,不代表一阔营销立场!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53337800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